《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25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炎炎摇了摇头:“夏侯武抽烟,不过我不抽。”
  欧阳雪琪尴尬的笑了笑:“是吗……”
  范炎炎把心思全都放在了这场法庭审理,根本没有察觉到欧阳雪琪的情绪变化,他在思考着夏侯武的事情,综合欧阳雪琪告诉他的有关辩护工作的常识,他在想着要怎样才能把夏侯武和这个案件以及“610”悬案连接起来。
  哎呀……不行了,要出人命了!欧阳雪琪心非常慌乱,她只感觉心像是有一只柔软的爪子,从体内抓着她的胸口,直至她的喉咙,玻璃烟灰缸在明亮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她好想像往常那样不经意的点燃一支香烟,感受烟雾缭绕席卷全身的感觉,可是偏偏范炎炎又在旁边,她的手无论如何都不敢往口袋里伸去拿烟!
  欧阳雪琪终于忍不住了,她小心的说了句“我去下洗手间”,便丢下范炎炎,一人来到了洗手间,在这里总能让我抽了吧?欧阳雪琪心这样想着,她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将手伸进了口袋。
  “欧阳雪琪啊,你怎么这么怂?不是抽烟吗?范炎炎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何必那么怕呢?再说了,算以后真的要结婚,你的缺点和习惯不也会全都在他面前暴露出来吗?总不能把烟戒了吧……”欧阳雪琪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自言自语,掏出一支烟含在口,却是怎么也找不到打火机了。
  “咦?怪了,打火机呢?我记得在这里啊,怎么会没有?”欧阳雪琪心顿时慌了,她不停的翻找着,却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难道打火机丢了吗?
  找了半天,欧阳雪琪仍然没能找到她心爱的打火机,她喊着香烟不满的嘟囔着:“真是的,好不容易来一趟洗手间,打火机居然丢了!好气啊!”
  正当欧阳雪琪准备把烟收起来回去的时候,却是看到一把手枪闯入了她的视线,她大吃一惊,刚想喊“救命”,听“噌”的一声,一团明亮的火光从枪口喷射出来,她不禁舒了口气,什么啊,原来是一个手枪造型的打火机!
  “哦?谢谢你!”欧阳雪琪心满意足的凑前去,借着火点燃了口的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瞬间缭绕于她的身体周围,让她仿佛置身仙界,仿佛整个人生都美满了!
  然而,当欧阳雪琪顺着拿打火机的手看过去的时候,却是笑不出来了,因为给她点烟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这场法庭审理的对手,检察官毕思敏!
  “欧阳阿姨,好雅兴啊!你在场休息的时候总是会到这里来吗?”毕思敏笑着问。
  欧阳雪琪叼着燃烧的香烟,一时不敢轻易开口说话,她知道毕思敏一向神秘莫测,天知道她的后台有多大,要是她是带着保镖来报法庭一箭之仇的,那完蛋了!
  毕思敏缓缓凑前来,欧阳雪琪也吓得连连后退,毕思敏笑着从欧阳雪琪的口袋拿出了一根香烟,也像模像样的含在嘴里:“欧阳阿姨,你还真是艺高人胆大,居然敢在法庭无理取闹,非要把夏侯武叫过来作证,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吗?没用的,经由我毕思敏……咳咳!咳咳咳!这……这什么啊!呛……咳!呛死我了!”
  欧阳雪琪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情况,刚才毕思敏一边说话一边点燃了香烟,却是被呛得连连咳嗽,泪水直流!她一时很尴尬,这小姑娘是来搞笑的吗?好端端的学什么抽烟啊?怎么办,要趁现在逃跑吗……不行,这样跑出去的话肯定会被别人认为是我在欺负毕思敏的!而且毕思敏现在呛得不轻,要是不留在她身边,要是她出什么意外完蛋了!

  “你没事吧?”欧阳雪琪赶紧从包里拿出卫生纸递到毕思敏面前。
  毕思敏一把拿过卫生纸,擦了擦脸的泪水,狠狠的瞪了欧阳雪琪一眼:“烦死了!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欧阳雪琪心苦笑,她忍不住怀疑自己,我明明没做错什么啊,为什么最后受伤的是我呢……
  怀着不安的心情,欧阳雪琪回到了法庭旁边的休息室,只见范炎炎仍然坐在沙发,微皱着眉头,做冥想状。

  “我回来了……”欧阳雪琪坐在范炎炎的对面,刚一坐下来,心不禁一沉,因为她闻到了自己身扑面而来的烟味!刚才遇到毕思敏的时候太突然了,居然忘了漱口!完了,要是被范炎炎知道我刚才是去抽烟,可怎么办啊……
  看范炎炎仍然闭口缄默,欧阳雪琪心非常不安,她尴尬的笑着说:“刚才洗手间里居然有人抽烟,好讨厌啊,弄得我满身烟味,最讨厌抽烟的人了!”
  范炎炎仍然沉默着,欧阳雪琪内心快要崩塌了,范炎炎是一个法医,一定已经看穿了一切吧?我这样弱智的谎言,一定会被他一眼识破吧?怎么办啊,早知道刚才不去洗手间了……
  然而,范炎炎却是根本没注意到欧阳雪琪的心思,他一直在思考跟这场法庭审理有关的事情,他问:“欧阳律师,你说夏侯武来到法庭之后,会做出怎样的证词?”
  “啊?”欧阳雪琪一愣,原来范炎炎根本没注意到,是我想太多了吗……
  范炎炎继续分析说:“你明明已经找到了肖旅证词里的破绽,可毕思敏还是一口咬定说他看到了杀人的瞬间……如果夏侯武也做出同样的证词,那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的……”
  此时范炎炎心非常担忧,夏侯武对他而言一直都是一个神秘的存在,他不自觉的回想起案发当天在拘留所遇到夏侯武的情景。
  “你的师姐梅飞雪被当成了嫌疑人抓起来了,不过我相信,这件事与她无关,她是无辜的!”
  当时夏侯武是这样说的,这让范炎炎很怪,因为他觉得,这次的案子,真凶是夏侯武,他是为了掩盖他“610”悬案的犯罪事实,才会杀了赵路,但他却又说出了这样的话,而且毕思敏听说要让夏侯武来作证还表现出了慌乱的样子,难道他真的打算证明梅飞雪的无罪?难道这个案子的真凶确有其人?

  范炎炎仍然在认真的思考着,看到范炎炎如此认真的样子,欧阳雪琪心有些惭愧,他明明为了这个案子那么努力,我身为律师,不认真一点怎么行呢?为了未婚夫……不对!为了这个案子的无罪判决,好好思考一下!一定有什么重要的点被我漏掉了!
  欧阳雪琪仔细的想了想,她刚才在法庭的确已经抓到了证人证词里的破绽,可还是被毕思敏一口咬定说证词真实有效……范炎炎说的没错,如果夏侯武也做出同样的证词,那么最后的结果也是一样,必须要从另一个角度入手!一定要找到物证的纰漏!可是……物证是那柄作为凶器的汤匙,面已经被发现有梅飞雪的指纹了,要如何从这面找到突破口呢……
  “欧阳律师,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范炎炎问。
  欧阳雪琪紧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说:“办法……应该是有的,既然我们不能从人证找到突破口,那试试物证吧……还有作案动机,我们必须把这三点全都协同起来,证明梅飞雪没有杀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