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4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喂,你们能不能有点重点,现在重点是董狗怎么让蓝女神开心了。”

  “看蓝女神那娇羞的模样,那红红的小脸,难道在办公室里来了一炮?”
  “滚,不要!别讲!我受不了,我缺氧。”
  “那他们时间也太短了。”
  “妈的,这个也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他们那个了。”
  “不可能。肯定是董狗把蓝女神哄开心了。”
  “好了,你们别这么说董总了。”

  “叛徒,内奸。”
  “随便你们怎么说我,董总是有能力的,不说工作上,就说泡妞。就比你们强,原公司的女老总,漂亮多金,现在公司的女秘书蓝女神,温柔可人,人家能左拥右抱。我服气,我打算跟董总处好关系,我向他学两招,就算交不到蓝女神这样漂亮的女朋友,次一点的我也接受。”
  “靠,滑头。”
  “算了。我也要学。”
  我不听了,越说越乱了。

  找来田哲,说说去上京的事,包括时间上的安排,具体行程,做那趟车,哪一家酒店。
  跟田哲合计了一下,最后确定晚上就走,还有六七个小时准备,准备是想做飞机的,但是上京最近雾霾,航班取消的很霸道,最后决定坐火车,软卧。
  软卧也不便宜的,时间还长,不过晚上上车,睡一觉就好,第二天早上就到了。
  这样安排也行,我们过去也不做什么事,就是进会场了解一下,不用等到闭幕,能早一些回来,不耽误时间。

  安排好了,我们便回去开始准备。
  晚上。公司出车,有司机开车接我们三个,一起送到火车站。
  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就是一些贴身衣物,需要换洗的,一个行李箱就能搞定。田哲带的东西多一些,他还要带着资料,还有,这次去没准还能接到生意,或者找到更好的供货商,比如一些新产品。我们便可以拿来用,给客户定制,提供更好的服务,这些事,就交给田哲了,他辛苦一些,白子惠对人大方,亏待不了他。
  我这个颇有点甩手掌柜的意思。
  整理完毕,我休息一会,起来给白子惠打了个电话。
  我说:“老婆,怎么样,忙吗?”

  打电话的时间虽然没到下班时间,可已经快了,白子惠说:“还好,你要去上京了吧。”
  这事白子惠知道,消息也是从她那边转过来的,我说:“已经决定好了,今天晚上的火车。”
  白子惠说:“好的。你路上小心。”
  我又问了问我爸妈的情况,对了,还有姗姗,白子惠说一切都好。

  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老婆,我不想在东湖呆了,我想回去。”
  白子惠说:“我也想你回来,不过你在那边有重要的事做。”
  这个重要的事,不是公司的事,而是特勤的事,这个才是重中之重,毕竟。为了国家,个人也重要,但适当的时候,还是要奉献一下。
  其实,待遇还是不错的,齐语兰给我打过来一大笔钱,一百万,是我任务的钱,对外可以说是经费,不过我知道这是给我个人的,后续还有其他的钱款打进来,我现在杂七杂八,加上之前从白子惠那里得来了,一百五十万有了,也算是小有财产了,虽然比不上很多人,但我挺满足了,起码正常的开销我可以负担。

  我说:“话这样说没错,只是在这边遇到的事挑战我的原则。”
  白子惠说:“你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了?”
  不是吧,这第六感也太准了。
  我说:“没发生关系,可是却是跟女人有关,你怎么猜到的。”
  白子惠说:“因为我了解你,从说话开始,我便隐约能猜出来,说吧,是不是跟童香有关。”
  我本来就没想隐瞒,因为跟白子惠约定过,要什么都坦白,事实上,我还没有做到,而跟童香之间发生的事情也称不上韵事,感觉自己好像被**。

  这种强来的感觉很不好,如果童香含蓄一点,慢慢的引诱,没准我会陷进去,可是她这样来,反而让我不爽了。
  跟白子惠说这件事挺丢人的,我打算说,可真的要说的时候,又有点犹豫。
  白子惠说:“董宁,你快点说,磨磨唧唧干什么。”
  我感觉白子惠也急了,想想她肯定急啊!我是她爱的人,在意的人。
  我说:“我被**了。”
  白子惠说:“什么?”
  说完了这一句话,她马上声音提高,她说:“混蛋,你不会反抗啊!”
  生气了这是。
  我估计现在白子惠杀了我的心都有。
  我这是策略,先说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让白子惠有了心理准备,再说另外一个,白子惠就不会那么生气了。
  我说:“老婆,别激动,没被强,差点被,那个女人要挟我,让我舔她的脚。”
  白子惠声音还是很大,但是没有刚才那样冲,她说:“所以你就舔了?”
  我说:“舔了。”
  白子惠说:“董宁,你恶心死了,以后别用你舔过别人脚的嘴亲我。”

  完了,这下坏了,这不让我用嘴亲,那我用什么来表达爱意啊!
  这绝对不行,我的嘴还有很多花样呢,用处多多。
  我连忙解释,“老婆,你听我说。”
  白子惠说:“我不听我不听。”
  我说:“其实这件事是这样的。”
  白子惠说:“你别跟我说,我觉得恶心,我不听我不听。”

  哎呀,坏了,白子惠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好说歹说,她才勉强听我解释了一遍,她说:“所以,你是为了我,才低下你的头,然后舔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脚。”
  我说:“我不想把自己说的这么伟大。不过看起来是这么一回事。”
  白子惠说:“不行,你让我缓缓。”
  我说:“老婆,我也受到摧残了,你当我愿意啊!跟被强了一样,真的。”

  白子惠说:“可我还是...”
  我说:“老婆,我真的不容易啊!”
  白子惠沉默了一会。说:“好啦,我知道了,知道你不容易,这事就过去了,下次,不要给她机会。”
  我说:“这个倒是有些困难,毕竟她处在那个位置上,我可以使用的手段很少,还有,她认识人,要是对你不利怎么办。”
  白子惠说:“到时候再说怎么办,我也不能拱手把你让出去,让你做那个老女人的性奴吧。”

  我老婆白子惠生气了,老女人这个词都说出来了。
  我说:“好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我是向你报备了。”
  用蓝希君对付童香的事情我没说,今天已经告诉白子惠这么劲爆的消息了,就别扯蓝希君了。要是让白子惠知道,我要对蓝希君下手,虽然是假的,但我离死不远了。
  日期:2017-02-10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