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5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詹部长说道,“李牧同志,最后的攻击行动需要你的协助。代码是一方面,攻击也是一方面。出于各种考虑,我们的人不能直接出面。因此,组织研究决定,希望你申请休假。”
  李牧眉头猛跳,这个情况不太正常。
  境外作战他搞了不少,再不济也是一个影子部队,直接撇清关系的没有。这说明作战地域比较敏感,起码会比金三角要敏感一些。
  可以执行这项攻击任务的部队不少,但猎人突击队的代码,只有当年猎人突击队的成员才能解读。两个条件之下,李牧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
  “明白,我申请休假。”李牧说。

  詹部长沉吟一阵子,说,“会很危险,咱们掌握的情况不太多,当地的环境也比较复杂。据我所知,当地有好几个武装贩毒集团,并且有一些极端武装组织,几十年来一直和当局对抗,流水冲突不时爆发。”
  李牧回忆了一下毛公岛的情况。那个位于千岛之国的海岛,印象中一直和武装冲突流血事件划上等号,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千岛当局几十年来一直都没能彻底解决那里的非法武装组织。
  这就让毛公岛成了非法武装组织盘踞的理想之地,贩毒的走私的包括窃取他国机密的,简直是犯罪的天堂。
  “最难办的是,咱们在当地没有太多支撑,因此没有办法如同湄公河行动那样获得各方面的支援。因此,到了那里,基本上只能靠自己。”詹部长说,取出一份休假名单,上面有简单的人员介绍,标注着每个人的特长,递过去,“这是你的队伍。”

  李牧接过来,仔细地看着。
  人不多,名单上面有四个人,加上他和李风翔就是六人,勉强的一支小型突击队。这也是李牧比较喜欢使用的编制模式,对于这种比较隐蔽的突击行动来说,五人太少,七人太多,六人正好。
  毫无疑问,组织上是认真研究过李牧的猎人突击队,知道李牧擅长什么,连人员编制都参照猎人突击队。
  李牧指着上面一个比较熟悉的名字问:“孙璐璐,首长,这是个女人?”
  “西北武警抽掉过来的,经验很丰富,她懂当地的语言。”詹部长说。
  李牧不知道这个孙璐璐和他认识的孙璐璐是不是一个人,但对于让女人加入他的队伍,他不是很满意,说,“首长,女人不太方便,我还是希望由男兵组成。”

  詹部长说道,“人员没法换,这是武警部队推荐过来的。”
  李牧奇怪道,“武警部队什么时候开始参合进来了。”
  “那是上面的决定。”詹部长往上指了指,“你的老军长张宁,据说明年会出任武警部队的一号。”
  若有所思,李牧只得接受,“那么,我带来的人,也一起休假。”

  “是的。”詹部长说,“没有其他问题的话,你马上动身。”
  “这么急?”李牧刚刚还在想,一会儿回家见见老婆孩子。
  詹部长点头道,“很急,手续都办好了,护照机票,都在这里。”
  说着,取出一个挺大的档案袋递给李牧。
  李牧取出来看了看,全新的身份,上海直飞千岛某国际机场的机票。

  “我带你去见见你的兵。”詹部长说。
  就带着李牧往休息室那边去,李牧拿了档案袋和詹部长并肩走着。走廊里不时的有参谋或者干事大步走过,纷纷问好。不到军区不知道军衔低,一板砖扔出去能砸倒俩上校,这话一点不夸张。
  李牧的中校军衔和磨得有些发白的迷彩服在这里显得特别的醒目,军衔低迷彩服旧,可不像坐办公室的军区参谋干事。
  进了会客室,方才那个参谋站在那里等着,詹部长和李牧进去之后,他就出去随即带上门,就在门口站着,不让任何人靠近。
  都站起来列队,自觉地按照军衔的高低来,李风翔也在其中,是军衔最高的一位,他是少校连长。
  孙璐璐居然是那个孙璐璐。
  李牧很吃惊,这才三年的时间,眼前这个孙璐璐简直判若两人。
  孙璐璐更吃惊,她完全想都不到会在这样的一个时间地点突如其来的遇见她的军旅启蒙导师。

  “教官!”孙璐璐惊讶地叫出来。
  都惊呆了,詹部长也是非常的意外,指着他们俩,“你们认识?”
  孙璐璐挺着大胸说,“报告首长,我大学军训时他是我教官!”
  詹部长就有兴趣了,问,“你是大学生士兵?”
  “是的,首长。”孙璐璐回答。
  “那你是提干的。”詹部长说。
  “是的,首长。”孙璐璐回答。

  李牧很惊讶,“三年提干,你很不错。”
  孙璐璐就谦虚地笑了。其中吃了多少苦头只有自己知道。第一次执行任务就立了大功还负了伤,直接提干。女兵本身就有优势,而且她还是一个能打仗的女兵,破格提干不算什么。只要符合组织原则,对人才的解决方案是比较灵活的。
  场合不对,时间也不对,没有很多客套。詹部长介绍了其他几人给李牧。来自李牧老部队集团军特大的两名上士,来自西南某特战旅的中尉,加上孙璐璐
  然后说道,“同志们,客套话我就不说了,你们的队长经验丰富,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出去之后,绝对服从命令!”
  他扫视着众人,“此次行动和你们执行过不一样,家里的支援非常有限,一切只能依靠你自己。”
  詹部长竖起一根手指,严肃地说:“我再强调一遍,必须要坚决服从命令!”
  王富贵办了个机械厂,经过多年的奋斗,他的奋牌空压机卖到了很多个国家去。代价是他成了空中飞人。全国各地跑,世界各地飞。
  最多的一年飞了上百万的里程,航空公司妥妥的白金VIP。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飞马来的航班已经滑出了停机位,机组却突然接到管制台指令,要求原地等候。
  发动机已经运转起来,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旅客们逐渐烦躁起来,乘务长隔一段时间就在广播里抱歉一番,理由无非是航空管制。
  头等舱里,王富贵在打电话,“喂小章,我在飞机上了,航空管制还没飞。我跟你说啊,韩国那边那笔款子你催催他,晚一天都不行,嗯,你不要跟韩国棒子客气。展会结束我就回来,下面的事情再具体谈,好,先这样。”
  坐在他边上的戴着眼镜的胖子等王富贵挂了电话,伸出手来,“老兄做的什么产品?我也是去参加展会的。”
  握了握手,胖子递上名片,笑呵呵说,“多指教。”
  王富贵看了眼,也递上一张名片,“全总,失敬失敬。我做的空压机。”
  日期:2017-02-10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