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0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碍着大方师火山的面子,刘炟也没有在追究此事。只是找了个由头,将负责调查此事的廷尉罢职削爵,算是私下给了这个不和自己说实话的官员惩罚。

  这件事过了几天之后,刘炟于司马鲍立闲聊的时候。鲍立说起来秦朝时期的一段风闻,据说那位大名鼎鼎的大方师徐福只是虚有其名。他只是蛊惑了当时的始皇帝嬴政。据说是徐福靠着一些幻术纵神弄鬼迷惑了始皇帝。
  徐福施法让始皇帝见到了他死去多年的父亲秦庄襄王赢异人,让赢异人劝说始皇帝给了他大船数十艘,童男童女数千人前往东海仙岛为嬴政求取仙丹。实则是徐福带着这些童男童女去建立他的海外之国去了。
  后来这些方士照葫芦画瓢又想迷惑汉武帝刘彻,不过武帝英明神武发现了当时大方师广仁的不轨之心。可惜广仁诡计多端,在武帝下旨查抄方士一门之前。已经带了门人隐匿了起来。隔了一百多年,这才接着王莽乱政的时候再出出现。又继续老办法,用死了多年的汉平帝迷惑了光武皇帝,这才让方士一门得以中兴。后来先帝刘庄发现了广仁的不轨之心,这才从西方请来释门弟子抗衡方士一门。

  根据这么多年的坊间杂谈,方士们的确有养生、不老的术法。不过除此之外。净是一些故弄玄虚的幻术。如果方士有用的话,那里容得下武帝那时的查抄宗门之乱?千年来,朝局动荡又有什么时候听说过方士一门出头施展术法杀敌救国的?
  鲍立虽然是当作笑话说的,但是刘炟可不是当着笑话听的。当天晚上他由想起来当天灵堂那晚先帝诈尸那一幕,几乎和鲍立所说的一摸一样。而且既然火山能及时赶到,为什么又抓不到幕后真凶?当晚自己明明亲耳听到的火山说有人假扮先帝。还说当初先帝梦到的西方佛也是假的。火山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一劳永逸抓捕幕后黑手?
  当下,刘炟越想越起疑。这个时候火山再次向他请求回到方士宗门,这次皇帝只是客气了几句。随后又是一顿加封,给了大方师一大堆的头衔之后,许了火山回到宗门。
  火山刚走的第二天。刘炟竟然亲自前往白马寺上香。让已经冷清下来的白马寺再度兴旺起来,这一下子,让洛阳城的官员、百姓又看不懂了。就在这些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刘炟的圣旨下来,二度封了心觉寺的主持迦叶摩为白马寺的主持。随后还派出官员前往西方天竺佛国迎取佛家至宝佛祖舍利。
  和先帝刘庄不同,这次刘炟虽然下旨迎佛。不过他也没有冷落了方士一门,将几座高山赠与方士一门作为讲道场。随后又加封还在海外的徐福大方师为辅国圣仙师。

  这段日子当中,吴勉、归不归几个人一直都住在京城当中。亲眼见证了这一段光怪陆离的事情,看着方士、释门来回倒庄,二愣子已经完全看不懂了。好像个刚刚懂事的小孩子一样,经常拽着归不归问这问那的,惹得老家伙不胜其烦。
  刘炟的突然眷顾。又让释门再次兴盛了起来。许多已经准备还俗,打算去方士宗门碰运气的小和尚又留在了寺里。没过多久,刘炟开始下旨,请了白马寺的主持和尚迦叶摩大师进宫传扬佛法。开始几次还只是迦叶摩带着师弟执迷沅二人进宫。不过没过多久,执迷沅口误说出来自己师兄有一位叫做广孝的弟子,是方士一门当中的名宿转投到释门。
  听到还有这样的人之后,刘炟便对广孝有了兴趣,下了旨意将迦叶摩大师的这位高足也招到了皇宫当中。当着老和尚的面讲了几句佛法之后,皇帝开始向广孝询问方术于佛法的区别所在。以及二者比较谁为高下。
  广孝微微一笑之后,对着皇帝刘炟说道:“陛下,您的这个问题就好像在问天与地的区别一样。方术讲究的是个人修养为求长生不老,登峰造极之时会有神仙附体一般,操控风雨雷电、迷人心智不在话下。凡间俗子终其一生不能得……”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孝故意的顿了以下。冲着皇帝和自己的师父、师叔行了佛礼之后,继续说道:“而佛法则不然,佛家所云为普度众生。佛在心中,顿悟之后天下人人皆可成佛……”
  刘炟对广孝的回答还是不满意,当下打断了这个和尚的话:“朕问的不是方术和佛法的不同,是两者的高下,广孝禅师你曾是徐福大方师的高足,后又改投在佛门之下。如果说天下人只有一人能说清楚方士和释门弟子谁高谁低的话,那就非广孝禅师你莫属了。”
  皇帝说这话的时候,迦叶摩对着自己这位弟子使了眼色。不过广孝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冲着刘炟微微一笑之后,再次说道:“陛下,广孝当年做方士的时候。是大方师徐福的弟子,方士一门只有大方师一人在我之上。后来转投到了释门之后,拜在我师迦叶摩大师门下。当时广孝的辈分最小。释门当中众僧皆为我之师长。就算这样,广孝也是毅然改投释门门下从头做起。陛下,如此看来方士、释门弟子孰高孰低一看便知……”

  “广孝禅师说的好”刘炟听完之后哈哈一笑。随后看着脸色有些不满,但是在皇帝的面前无法表露的迦叶摩老和尚,说道:“大师虽然是释门高僧,不过年纪也大了。以后也不要继续折腾大师了,朕要听佛法,让广孝禅师进宫来说就好。”
  老和尚还想要再说点什么,却被这位新皇帝摆手拦住。刘炟向内侍询问了时辰之后,说道:“朕也是醉心佛法,说了没有几句就这么晚了。迦叶摩、执迷沅两位大师年纪大了。不要陪着朕在宫里熬着,就让广孝留下继续讲授佛经。两位大师早早的回白马寺休息吧……”
  刘炟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又内侍过来搀扶两位和尚。执迷沅还说好,迦叶摩老和尚的眉头已经微微的皱了起来。奈何两个小内侍已经搀着他向殿外走去,无可奈何之下,他只能叮嘱广孝。说道:“广孝你只管对陛下讲授佛经就好,无关佛经之事不要多讲。陛下日理万机,不可耽误陛下操劳国事……”
  “弟子记住了”广孝恭恭敬敬的送了自己的师父、师叔到了殿外。这才回到了刘炟的身边。淡淡的一笑之后,说道:“陛下要问的,应该也不止佛事吧?”
  看到老和尚刚刚叮嘱的话广孝不放在心上,刘炟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将那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说了出来:“佛事刚刚你师父说得够多了,广孝大师还是说说闲事的好。”
  随后,这位新登基没有多久的皇帝便将之前听到有关方士一门当中。徐福,广仁的风闻说了几件出来。说完之后,刘炟满脸好奇的对着广孝问道:“广孝大师。你是做过方士的。难道真像风闻中说的那样,方士一门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只是懂一些养生之术和幻术的骗子吗?”
  日期:2017-03-05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