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0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邱芳在火上两面烤,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邱芳微微一笑之后,突然叹了口气。随后苦笑了一声。随着有些看不明白的士戒接续说道:“想让大方师还能信我,只能剑走偏锋了。大师,你说如果发现有人要偷偷潜入你的禅房。你会如何处置?”
  士戒愣了一下之后,才明白过来邱芳话里面的意思。当下他有些惊诧的说道:“你确定吗?说你迟来一步,进到禅房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也是可以蒙混过去的。”
  “大师刚才说的对,我师火山成为大方师之后,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人。”邱芳顿了一下之后。掌心一吐一柄铜剑从手心里面钻了出来。铜剑在手之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士戒继续说道:“说我来迟了一步,或许可以蒙骗住我师火山,不过却绝对骗不了大方师火山。大师,邱芳引你一步。”说话的时候,方士举着手里的铜剑对着和尚劈了下去。
  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白马寺的知客僧将满身是血的邱芳抬到了方士们居住的馆驿门前。敲开馆驿大门之后,和尚找到了大方师火山的弟子。说明凌晨的时候,此人手握利刃擅闯寺中僧人的禅房。被人发现之后恼羞成怒和僧人斗在一起,被打伤之后才发现他一身的方士打扮。寺中长老担心其中有什么误会,便命他们将这人抬过来,请大方师火山处置。
  当下。方士急急忙忙的去请火山,没曾想和尚们等了半晌之后,只等到火山的一位老弟子出来。这个上了年纪的方士口称代表大方师火山。仔仔细细的查看了邱芳的相貌之后。皱着眉头对和尚们说道:“这人不是我们方士,我在宗门当中六十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几位和尚,此人冒充方士前往贵寺欲做无礼之事,于方士一门无关,你们自行处置就好。”
  老方士说话的时候,馆驿对面的一座客栈里,吴勉、归不归几个开着窗正在看着对面的一举一动。
  看到火山竟然声称不认识邱芳的时候,二愣子的眼睛就瞪了起来,回头冲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看看这就是你们人!要事老子被人揍成那个德性,你是不是也不打算认老子。让老子自生自灭去?”
  “看看谁敢?就算徐福那个老家伙敢动你一个指头,你爹爹我也要过去找他拼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又加了一句:“只要能找到他,老人家我一定和他拼命……”
  见到方士们不认此人之后,和尚们只能又将他带到了洛阳城的官衙当中。看到了和尚亲自送来,官老爷不敢大意。当下认定了邱芳是进白马寺行窃的盗贼,当下判了他二百鞭子,轰出洛阳城。这还是先帝刚刚驾崩,新君刚刚下了大赦天下的诏书。要不然的话。去寺庙偷佛爷的宝贝,已经够斩趾得了。
  挨了二百鞭子之后,邱芳被衙役们扔出了洛阳城。吴勉几个人就混在看热闹的人群里面看着,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有方士代表大方师前来说情。最后,还是来洛阳城寻找吴勉、归不归他们的纲元恰巧在城门前遇到了被打成血肉模糊的邱芳。小矮子护着邱芳出了洛阳,不知道去了哪里养伤。
  看着邱芳满身是血,被纲元搀扶走之后。百无求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个妖物盯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火山这算什么?老子都能看出来人是他派去查那个什么白马寺的。出事他先翻脸不认人了?”
  “傻小子,火山不翻脸邱芳怎么挨打?邱芳不挨打他还怎么有借口做后面的事?”归不归脸上的笑容多少有些苦涩,顿了一下之后,他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吴勉说道:“徐福那个老家伙这次找对人了……”
  吴勉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慢悠悠将胸腔里面的浊气呼出去之后,说道:“继续看戏吧,火山也好,广仁也好。就是这个邱芳也好,看看他们后面的戏要怎么去演……”
  那天晚上先帝诈尸的事情过后,刘炟便将火山大方师留在了皇宫当中。一连数日他们俩几乎同吃同住在一起,只要火山一离开新皇帝身边,刘炟便坐立不安,生怕他那位已经下了葬的父亲再从坟墓当中出来,问他是怎么想那两位母妃尽孝的……
  而且这位新皇帝即位之后,为了取悦大方师,一改先帝崇信佛教的作风,自从那天先帝诈尸之后,他便在没有允许释门弟子进入过皇宫之内。可怜七八十岁的迦叶摩老和尚。千山万水的奉旨赶回到洛阳城。最后连先帝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
  刘庄出殡的时候,全套的执事都是方士们完成的。释门弟子就好像是看客一样,只能远远的对着出殡的人马念上几段经文。在旁人看来光头和尚风光的日子。已经随着先帝一起消失在烟尘当中了。
  看到风声不对之后,洛阳城内外在建的寺庙都开始停了下来。看到方士似乎又变成了热灶,已经有快建好的寺庙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改成方士们的讲道场?还有一些小和尚也在犹豫该不该将头发再留起来。开始打听方士宗门在哪,反正都是念经,在哪里念不行?

  刘庄下葬了一个多月之后,火山向皇帝请旨要回到方士宗门。不过上次的事情真的吓坏了皇帝,听到大方师要走,刘炟会错了意。当下国师、真人的封了火山一大推的头衔,又送了几座高山归了方士门下。甚至还划了洛阳城外的一块地送给大方师,不停的劝说火山将宗门迁移到洛阳来。
  方士宗门已经将近千年,火山虽然是大方师。也不敢私自将宗门迁移。当下只能骑虎难下继续留在皇宫当中,好在宗门当中有前任大方师广仁驻守,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半个多月,洛阳城中突然流传出来几首听着有些古怪的童谣。这些童谣虽然版本不同,不过唱出来的都是一个意思。死了的王莽已经转世投胎,他不甘心上一世的失败。打算卷土重来。
  几十年前王莽乱政差点亡了大汉的江山,如果不是光武皇帝拨乱反正,天下还不一定乱成什么样子。几十年前重新出现的这种歌谣。让皇帝刘炟以下文武百官人人自危。当下,开始有人彻查歌谣的源头。

  最后查到是当初一位在洛阳城中的游方方士教邻居家的孩子们说的,当时正是先帝重新佛法,冷落了方士一门的时候。想来是这方士看到宗门一门被排挤,胸中闷气排解不出来才做的荒唐事。
  不过这个时候方士一门再度被皇帝崇信,谁也不敢现在去找方士们的麻烦。随后上报给皇帝的奏折里面写的是洛阳城中的一个落魄醉汉酒后失德所致。醉汉年前应该肝病已经死掉。
  听到是醉汉所为,刘炟也没有再追究。没曾想他身边侍候的内侍当中,有亲戚在廷尉手下为差。在闲聊天的时候无意当中说到了童谣实则为方士所编。刘炟正好经过听了满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