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11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目前还没有,不过我们在燃烧咖啡厅扣押下了不少人,现在正在对他们一一进行盘查!”
  “里面有夏侯武吗?”范炎炎心开始紧张起来,不知为何,他觉得夏侯武有重大作案嫌疑。
  “夏侯武?你的老师?”电话那头的袁鑫沉默了一下,“嗯……的确有他,不过他没有作案动机,我们刚刚放他走!”
  “请立即叫他回来!暂时把他送来拘留所,对他进行24小时的监视,不要让他与外界接触!”范炎炎大声提出了他的要求,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如果真的是夏侯武杀的人,那么让他离开警方的视线将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选择,因为他一旦离开,一定会处理掉他身残留的一切证据,这对以后的案件侦察是极为不利的!
  “怎么了,范炎炎,怎么这么紧张?”袁鑫轻松的笑了起来,他的情绪跟范炎炎形成了鲜明的对。
  “照我说的去做!”
  “好的,放心吧,我这让夏侯武回来!”
  挂断了电话,范炎炎的心情这才舒缓了一点,他看了一眼大厅里的挂钟,时间已经十点了,距离案件发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此时梅飞雪依然在审讯室里接受审讯,不知道她在里面正在经历着什么,范炎炎一想到这里,心又开始担忧起来。

  范炎炎缓缓走到大厅旁边的椅子坐下来,突然感觉兜里有一个硬硬的东西,不用看他也知道,那是那份来历不明的血样的血型检测报告。
  O型……
  “……天下O型血的人那么多,总不能把他们都叫过来盘查吧?”
  梅飞雪的这句话仍然深深的印在范炎炎的脑海,她说的没错,只凭血型是无法确定杀人凶手的,还要有更加有力的证据!

  恍惚间,范炎炎的思绪不知不觉回到了他的小时候,那时他还寄居在夏侯武的家里,每天去学校课,然后在夏侯武家里生活,过着两点一线的日子。直到有一天,夏侯武带回来一个他年长几岁的女孩,她是梅飞雪。
  小时候的梅飞雪有些青涩,有些害羞,不过却非常懂事,夏侯武也是对她关爱有加。范炎炎感觉他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于是经常想方设法的欺负她,而被夏侯武发现之后,受到责罚的始终是范炎炎。
  不过,这些都是陈年往事,范炎炎已经不在乎了,他现在也不会想着欺负梅飞雪,换句话说,算梅飞雪想被他欺负,也做不到了……
  在范炎炎的记忆,小时候曾有过这样一个有趣的片段,当时他正在初,梅飞雪高,他们在家里的时候,夏侯武经常教他们一些与法医相关的知识。
  “我们来模拟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孩子不小心出了车祸,父母把他送到医院里来,他的父亲想要给孩子输血!然而经过医院的鉴定,孩子的父亲是A型血,孩子的母亲是AB型血,孩子是O型血,如果你是医生,你要怎么跟孩子的父亲沟通?”夏侯武笑着对范炎炎和梅飞雪提出了问题。

  “A?AB?O?”范炎炎冥思苦想,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而梅飞雪却是突然脸红了,因为她知道,A型血的父亲和AB型血的母亲是不可能生出O型血的孩子的!
  之后过了很久,范炎炎才明白了夏侯武当时的意思,他开了一个不高雅的玩笑。
  而且范炎炎还记得,梅飞雪无意间问过:“夏老师,你是什么血型的呀?”
  “老师是O型,理论讲,O型血的人可以给任意血型的人输血,你们要记住这一点!”
  范炎炎仍然记得夏侯武的这句话,夏侯武的血型是O,而“610”悬案现场遗留下来的来源不明的血液也是O型,这是否意味着什么……
  想了很久,范炎炎也没能想出一个确切可信的结果,梅飞雪说的没错,不能通过血型确定真凶,还需要更有力的证据!
  正想着,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缓缓传来,吸引了范炎炎的注意,他抬头循声望去,只见毕思敏和张镇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手拿着一叠件,估计是刚录的梅飞雪的口供。

  “哟,范炎炎?你怎么还没走啊?是在担心你女朋友吗?”毕思敏坏笑着看着范炎炎,“放弃吧,梅飞雪杀人一事证据确凿,你等着明天法庭的判决吧!”
  听到这话,范炎炎心一沉,看来袁鑫说的果然没错,现在的情况对梅飞雪而言非常不利!不过,最让范炎炎担心的还是梅飞雪本人,也不知道她在接受审讯的时候说了什么,如果她这样坦然认罪的话,那一切都完了!
  “她有认罪吗?”范炎炎冷静的问。
  “当然!虽然她极力掩饰,但在我们的盘问下,她还是露出了马脚,这是她认罪的口供!”毕思敏笑着抖了抖手的口供件。
  范炎炎呆住了,他的内心世界像突然崩塌了一般,梅飞雪认罪了?真的是她杀的人?
  “哈哈,骗你的!看你紧张成什么样了!”毕思敏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暂时还没认罪,还想做没用的抵抗,不过她的定罪也是时间问题,等着看吧,我们已经收集到了足够的证据,明天的法庭审理,我必将获胜!”
  与毕思敏的气势如虹相,一旁的张镇有些尴尬,他还是希望毕思敏能低调一点,她这样过于自信只会让她的对手认为她是一个不成熟的检察官。

  一听说梅飞雪还没有认罪,范炎炎心的情绪稍微放松了一点,只要还没认罪,他还有机会,他坚信梅飞雪没有杀人,也坚信自己能证明她的清白!
  “范炎炎,好好加油吧,别太早败下阵来哦,不然我会失望的!”毕思敏对范炎炎莞尔一笑,然后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警局大厅,张镇也赶紧跟在她的身后。
  毕思敏带着张镇离开了,空气弥漫着的令人压抑的气氛也随之消失,范炎炎松了口气,他觉得,是时候去见一下梅飞雪了,手有袁鑫给的通行证,应该没什么问题。
  然而,当范炎炎提出要见梅飞雪的时候,却是遭到了审讯室门外值班警员的拒绝。
  “抱歉,现在审讯还没有结束,请先稍等一下!”
  “现在都还在审讯吗?那个检察官不是已经走了吗?”
  “刚才是她在向嫌疑人提问,我们警局的审讯现在才刚刚开始!”
  听了警员的回答,范炎炎忍不住在心感叹,这毕思敏到底跟警局有着怎样的合作关系,竟然可以抢在警局之前审问嫌疑人?
  范炎炎把袁鑫给的通行证拿了出来,问:“我现在可以做些什么?”
  警员看了一眼通行证,然后友好的笑了起来:“原来是局长的朋友!范医生,要去看一下我们在案发现场收集到的物证吗?”
  范炎炎点了点头,心却是不禁紧张起来,因为他不擅长案件的侦察。
  警员带着范炎炎来到了警局的档案室,这里不仅收录着各个案件的档案,案件的证据也都被暂时存放在这里。
  室内明亮的灯光有些刺眼,范炎炎忍不住微微眯起了眼睛,他听着警员的介绍,拿着手机拍摄照片,努力讲证据的信息记录下来。
  “这是最为关键的证据,杀死被害者的凶器!”警员指着装在透明的证物带的那柄带血的汤匙,“这面沾有被害人的血液,以及嫌疑人的指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