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10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对梅飞雪来说,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了,范炎炎意识到这件事情非同一般,他缓过神来,打车往警局赶去。
  神圣庄严的警徽,严正以待的警卫,范炎炎刚一走到警局门口,听到一个尖锐的刹车声,一辆黑色的跑车潇洒的停在了警局门口,车门一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范炎炎定睛一看,那竟然是曾在学校里见过的毕思敏!

  毕思敏脚下锋利的高跟鞋踩得“咯咯”作响,跟在她后面提着公包赫然是那个大腹便便的老检察官张镇!
  “你……是叫范艳艳吧?”毕思敏在范炎炎跟前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是叫范炎炎!”张镇小声提醒。
  “事情我已经了解了个大概,你的女朋友被卷入一场杀人案件当了,被害者是‘610’悬案的头号嫌疑人赵路,跟你女朋友也有一定的渊源,怎么样,现在考虑好了吗,打算跟我合作了吧?我这里可是可以第一时间了解到她的事情的哦!”毕思敏笑着。
  范炎炎对案件一类的事情并不是特别擅长,毕思敏的话让他有些迷糊,但他觉得毕思敏是来帮他的,于是对她点了点头。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毕思敏捂嘴笑着,“范炎炎,你也不动脑子想想,我们可是检察方,检察方等于什么?在法庭等于原告!我们要起诉你女朋友的!赶快去帮你女朋友找律师吧!虽然,由我经手的案子,找律师也没什么用……”
  丢下这句话,毕思敏撩了撩耳边的秀发,高傲的从范炎炎身边走过,张镇也屁颠屁颠的跟在她后面,他们径直走进了警局里的审讯室。
  半天,范炎炎才反应过来,对于毕思敏不怀好意的讽刺和戏耍,他没有在意,而是想跟着一起去审讯室看看,却是被刑警拦了下来。

  “抱歉,先生,你不能进去!”刑警严肃的拒绝了范炎炎。
  “他们为什么可以进去?”范炎炎不解的问。
  “他们是检察方,为了调查这起案件,必须要对嫌疑人进行审讯!”刑警简短的回答了范炎炎的问题。
  冰冷的门,冰冷的墙,冰冷的眼神,范炎炎所面对的一切都是冰冷的,包括警局大厅央空调里吹出来的冷气,他被汗水沾湿的衣衫紧贴在了背,让他不禁打了个寒噤。
  范炎炎缓缓走到大厅角落处的椅子坐下来,掏出手机一看,看到现在已经九点半了,还看到了几个未接来电,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那个名字他还记得,“欧阳雪琪”。
  之前范炎炎还想着,96年的那桩案子,收到欧阳雪琪的短信的时候,他还觉得为时过早,至少要有确凿的证据,有确切怀疑的凶手之后再请律师,现在看来,时间已经到了,必须要想办法证明梅飞雪的无罪才行!想到这里,范炎炎顺手把这个陌生的号码保存了下来,刚想回拨过去,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范炎炎,你怎么在这里?”
  范炎炎循声望去,只见局长袁鑫在两名刑警的护送下从警局大门口走进了大厅,袁鑫正笑看着他。
  “袁局长!”范炎炎起身向袁鑫打招呼,袁鑫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范炎炎,你来这里干什么?”袁鑫又问了一次。
  “是这样,我的朋友被卷入一个案子里了,我过来看看。”范炎炎如实说。
  “朋友?”袁鑫有些诧异,翻了翻手的资料,问,“你说的朋友是梅飞雪吗?”
  “是的。”范炎炎点了点头。
  “正好,这是我们正在处理的案子!”袁鑫笑看着范炎炎,“范炎炎,你的朋友现在被确定为嫌疑人,现在一切的证据都对她非常不利,好像在指控着说,‘这个人是凶手!’一样……怎么样,你觉得呢,她会杀人吗?”

  范炎炎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她的为人我了解,杀人这种事是不会做的。”
  “嗯,既然你相信你的朋友,那你愿不愿意着手调查这个案件?现在的情况对她而言极为不利,如果坐视不管的话,她很可能会被定罪的!”袁鑫冷冷的笑着,“定罪”二字从他口说出来,显得那么的轻松。
  范炎炎沉默着,他心很清楚,表面袁鑫是让他帮梅飞雪洗脱嫌疑,实则背后,是想让他到局里的技术科任职,简单来说是当公丨安丨局的法医。
  然而,对于范炎炎而言,当法医却不是一个好差事,倒不是他的专业知识不够,而是他的性格使然,他是一个无忧无虑的人,不想受到任何约束,当然不想在某个单位的名下工作。

  “如果我不当你们的专职法医,能让我调查一下尸体吗?”范炎炎试探性的问出了他的问题,虽然他也没抱什么希望。
  “当然不行!”袁鑫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你也没必要时刻待命,每天都来局里班,我只需要你挂一个职称,工资照发,偶尔有需要的时候会请你过来帮忙调查,只要能做到这一点,我允许你做尸检报告,要知道,在法庭,这可是强有力的作战武器!”
  范炎炎心叹了口气,看来不答应袁鑫的条件,无法调查这个案件了,无奈之下他只好点了点头。
  “很好,这个通行证给你!你现在可以去鉴定尸体,明天把你的档案带过来,我们帮你把手续办好,从此以后,你是一名职业法医了!”袁鑫郑重的拿出了一张通行证,送到了范炎炎的手。
  拿着这张通行证,范炎炎心百感交集。明明是当了法医,拿到了一个常人无法胜任的职业,他心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意味着,他从此以后失去了自由……

  袁鑫拍了拍范炎炎的肩,然后径直走出了公丨安丨局大厅,只剩范炎炎一个人在这里,他恍然若失的看着周围,只感觉浑身疲累,似乎双腿都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但是他此时不能休息,因为他想到了一点,梅飞雪在电话里告诉他,夏侯武老师当时也在燃烧咖啡厅!
  对于夏侯武这个人,范炎炎的印象是模糊的,隐隐觉得夏侯武是一个高深莫测的人。是的,他是一个老法医,是目前国内最具权威的法医专家,他所涉猎的范围非常广,认识的人也非常多,商界、政界、教育界、乃至黑白两道,据说都有他的人脉,他这个人非常复杂。
  范炎炎的父母是在海外工作的商人,在出国之前,他们高新聘请夏侯武来当范炎炎的法医老师,虽然夏侯武一直对范炎炎非常好,但是范炎炎始终不能习惯,总觉得在夏侯武慈眉善目的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
  让范炎炎最感到不安和疑惑的是,夏侯武也一直都对梅飞雪非常好,视如己出,好得有些过分,好得让人感到疑惑,夏侯武和梅飞雪是忘年之交吗?不是收留了一个孤儿,至于这样呕心沥血的付出吗?像看到夏侯武慈祥和蔼的眼神一样,范炎炎隐隐觉得,他似乎在隐瞒着什么……
  这是一个大胆的猜想,因为梅飞雪说过,命案发生的时候,夏侯武也在现场!他不是应该在外地参加研讨会吗?为什么这么快回来了……
  范炎炎打通了袁鑫的电话。

  “喂,范炎炎,有什么事吗?”
  “袁局长,问一下,这次案件除了梅飞雪,还有其他的嫌疑人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