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8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了一会儿。

  “叮!”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范炎炎将手机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短信:
  范炎炎,你好!我的名字叫欧阳雪琪,是个律师,在我次出庭辩护的庭审,你及时更新了尸检报告,我因此获得胜诉,对此我向你表示由衷的感谢!今天晚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同时也有点事情想跟你当面谈谈!
  看完这则短信,范炎炎将手机调成静音,再次丢到了一旁。律师的话,现在对他来说还太早了点,必须要收集足够的证据,确定最终的犯罪嫌疑人,之后再说聘请律师的事情。
  于是范炎炎继续进行案件资料的整理。

  “啊……范炎炎怎么不回我短信啊!”雪琪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最近都没什么重大的案件发生,只是偶尔会有几起民事案件需要她出庭,都是些什么老公婚外情啦夫妻生活不和谐的案子,让她欲哭无泪,民事案件不是她的强项,所以她也经常败诉。
  “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在课还是在陪女朋友,现在打过去会不会不礼貌啊?”雪琪不开心的嘟着嘴,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拨通了范炎炎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真是的,在干什么啊……”雪琪将手机一丢,一头栽倒在了沙发,即使是短暂的平淡生活,也会让她觉得非常无聊,仿佛丧失了斗志。
  此时,梅飞雪的家,她也正为范炎炎的事情感到苦恼。
  范炎炎这段时间一直在为了梅杰的案子奔波,其实,对梅飞雪而言,这个案子已经成了一个死案了,根本翻不了,这20年都过去了,她几乎已经忘记了她父亲的模样,而且这20年来,她的老师夏侯武也一直对她视如己出,她早已把夏侯武当父亲看待……

  “为什么要执着于那个案子呢,有空跟我吃个饭聊聊天不好吗?”梅飞雪自言自语的抱怨道。
  看到范炎炎这样拼命,梅飞雪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只可惜她的专业是法医,仅仅是法医,她对其他的领域都不擅长,所以也没法帮到范炎炎……
  正当梅飞雪的思绪游离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范炎炎打电话过来了!梅飞雪赶紧拿起手机来一看,手机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号码,她不禁撇了撇嘴,随手把电话摁掉了,将手机放到一旁。
  但是马,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梅飞雪有些不耐烦,把手机接了起来:“喂?”
  “是梅飞雪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听去是一个年人。

  “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我……想跟你谈谈96年的那个案子!”
  梅飞雪一听,立即坐直了身子,小声问电话那头:“请问……你是谁?”
  “如果你想了解案件的经过,明天晚八点,燃烧咖啡厅,我们在那里见面,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梅飞雪立即兴奋起来:“我……可以带我男朋友一起来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请随意吧。”
  挂断了电话,梅飞雪立即拨打范炎炎的电话,想要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范炎炎,她转念一想,又自己摁掉了。
  “算了吧,范炎炎那么神经质,平时还那么忙,如果这只是一个恶作剧电话,那我不得冤死啊?”梅飞雪有些不放心,也不敢高兴得太早,她决定先自己赴约,见见这个年男人,看看他到底想说些什么。
  好不容易等来了第二天晚,梅飞雪提前半个小时来到了燃烧咖啡厅,咖啡厅晚的生意很火爆,放眼望去,几乎是座无虚席。

  “他在哪儿啊……”梅飞雪一下子犯难了,她拿出手机,拨通了昨天打来的那个陌生号码,刚响了一声,她看到靠墙的角落处有人举起了手,她一看,那是一个穿着西装的年男子,于是她快步走了过去。
  “是你吗?”梅飞雪打量这这位年男人,他面无表情,脸饱经沧桑,而且有些憔悴,手提着一个公包,桌已经点好了两杯黑咖啡。
  男子点头,看了看梅飞雪身后:“你的男朋友没来吗?”
  “呃……他有事来不了了!”梅飞雪在男子的对面坐了下来,轻轻呷了一口这杯苦涩的黑咖啡,“谢谢啊!”
  “那直说了……”男子说着便从公包取出一摞纸质件放在了桌,“我是当年那个案子的第一嫌疑人,赵路!”

  梅飞雪一时愣住了,她仔细看着年男人的脸,认出来他的确是当年自己父亲约见的那位客户,当时自己的父亲在家离遇害,警方认为他有重大嫌疑,但最后他因为证据不足被释放了。
  赵路叹了口气:“这些年我过得不怎么好,原来的单位把我辞了,其他的单位也不愿意要我,大家都是以看待杀人犯的目光在看待我,但是,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有一点我心清楚,我没有杀人!”
  梅飞雪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也猜到了赵路来找自己的目的,他一定是了解到了一些关于这个案件的事情,想要把这些事情告诉自己!
  梅飞雪心有点方,但她为了保持形象,还是故作优雅的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赵先生,你想告诉我什么,请说说吧!”
  赵路盯着梅飞雪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我想告诉你,我已经确定这个案子的真凶了!”

  “噗……”梅飞雪差点呛到,她感觉浑身都紧张起来了,而且突然袭来的尿意也让她忍不住夹紧了腿,她尴尬的笑着,“抱抱……抱歉,我想去一下洗手间,可以吗?”
  赵路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
  梅飞雪飞快的跑到了咖啡厅里的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狠狠的搓了一下自己的脸,看着镜的自己,她心感觉很是难堪,不是找到真凶了吗,至于吓成这样?要冷静,冷静!等我这边收集到可靠情报的时候,回去给范炎炎一个惊喜!
  突然,镜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竟然是正从男洗手间走出来的夏侯武老师!

  “夏老师!”梅飞雪赶紧转过身去跟夏侯武打招呼。
  “哟,飞雪?这么巧?”夏侯武和蔼的笑着。
  看到夏侯武的时候,梅飞雪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了不少,问:“对了夏老师,昨天我和范炎炎去你家里找你的时候,你不在,还留了一张便条,说是去外地参加研讨会了,是吗?”
  “是啊,我这儿刚回来不久,正在和朋友在这里聚会呢!”夏侯武指着不远处的一张咖啡桌,只见几个西装革履的年人正围坐在那里,“要不要跟我过去打个招呼?他们也都是各界的名流人物呢!”
  “不了,我……朋友还在那里等我呢!”梅飞雪随手指着远处坐着的赵路。
  “哦?是你的男朋友吗?”夏侯武看了赵路的方向一眼,笑着开玩笑。
  “哈哈,我怎么可能会找那么老的男朋友!”梅飞雪随口一说,突然担心赵路会听到,她一看,只见赵路正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桌的件发呆。

  “那好,我不打扰你了,祝你愉快!”夏侯武笑着向梅飞雪摆了摆手。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梅飞雪礼貌的向夏侯武鞠了一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