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7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仲金紧皱着眉头,因为案件的确已经过去了很久了,很多细节他都已经记不清了,他认真的回答:“我也不知道我们这边到底有没有留这个底,要不这样,你跟我去档案室里看看,如果当时办案人员把这份血液保存了,那肯定能找到的!”

  范炎炎点了点头,于是左仲金便带着范炎炎往档案室走去,临走还不忘了嘱咐李曼妮:“你在这里呆着,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跟着左仲金一路走去,穿过长长的走廊,范炎炎看到走廊两旁整齐的罗列着许多房间,大都房门紧闭,偶尔能看到有警员在里面工作。
  “这里是档案室!”
  左仲金将范炎炎带到了档案室之,档案室里保存着以往案件的资料和证据,在那一排高高的档案柜,左仲金对照着案件编号开始仔细寻找,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处找到了对应的档案柜。
  开锁,打开档案柜,厚厚的灰尘从柜子抖落了下来,左仲金小心的将里面存放着的物件取了出来,里面果然有四个盛装着血液样本的玻璃器皿,面依次写着血液主人的姓名,其一个没有写名字的是那个来源未知的O型血。
  “范医生,是这个!”左仲金笑着将器皿递到了范炎炎的手。
  范炎炎一看,血液已经凝固分层,不过以他的经验,这样的血液也是可以进行DNA的检测的。
  “有当时的现场照片吗?”范炎炎继续问。
  “有!有!”左仲金赶紧从柜子里将那几张照片取出来,却是看到照片已经受潮,面白花花的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清了。
  左仲金尴尬的笑着:“不好意思,毕竟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而且当时照片的底片也被我们处理掉了……”

  “没事,谢谢您!”范炎炎对左仲金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外面走去,左仲金也赶紧锁好了门,跟在他的后面。
  “范医生,你是准备调查这个案件吗?”左仲金对范炎炎的行为产生了好。
  范炎炎点点头:“死者梅杰是我朋友的父亲,凶手至今都未落,这个案子我必须追查到底!”
  “不过,这桩案子太离了,现场没有遗留凶器,梅飞雪和赵路也都被排除了嫌疑,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作证,最后不了了之了……”左仲金叹息着,这个案子发生的时候,他跟现在的范炎炎年纪一般大,现在却已经娶妻生子了,这个案子都还没有得到解决,这是他刑警生涯当的一块心病。
  左仲金一直把范炎炎送到了派出所门口,范炎炎转过身来,郑重的说道:“放心吧,以我们现在的侦破技术,完全有机会解决以往无法解决的冤案和悬案,凶手是凶手,我不会让他逍遥法外的!”
  “嗯,范医生,我相信你!”左仲金露出了赞赏的笑容,他仿佛在范炎炎身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送走了范炎炎,左仲金心仍然无法平静下来,已经过去二十年的案子了,真的有可能查清楚吗?要知道这二十年,世界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真正的杀人凶手只怕早已隐姓埋名,远走他乡了吧……

  “丨警丨察叔叔!”李曼妮高声叫道,“你把我们这里备份的案件资料给他了?”
  “是啊,”左仲金淡淡的应了一声,慢吞吞的回到了他的躺椅重新躺下来,“范医生跟那些唯利是图的年轻人不一样,他是那种敢于探索真相的人,像年轻时候的我……”
  不一会儿,左仲金传来鼾声,李曼妮表示对左仲金的话非常赞同,除了最后一句……
  范炎炎还真是一个怪的人,连警局都无法解决的案件,他真的打算着手调查吗?李曼妮心忍不住思考这个问题,同时心也产生了对范炎炎的好,她想看看范炎炎到底打算怎么做,到底能不能把这个离的案件调查清楚。
  范炎炎驱车回到了家,顾不休息把那份来源不明的O型血取了出来,借助医学仪器进行检测,虽然血液样本已经很陈旧了,但最终还是提取到了基本的DNA信息。
  可是,提取到了DNA又能怎么样呢?范炎炎心这样思索着,毕竟这个案件不存在任何嫌疑人,算手有了这份DNA信息,也很难以此找到O型血的主人,算找到了,要如何证明他杀害了梅杰,又成了一个新的问题。
  想来想去,范炎炎都无法想出一个合适的办法,他心忍不住叹息,如果我学的是侦破专业好了……
  范炎炎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将手随意的伸进了口袋,摸到了一张卡片,他将其拿出来一看,这是检察官毕思敏给他留下的名片,他记得毕思敏说过,有事可以给她打电话,只是不知道这个二十年前的案子能不能引起她的兴趣。
  “喂?你谁啊?......范炎炎?怎么,终于打算跟女王……咳咳,终于打算跟我合伙干了吗?”
  毕思敏正在和张镇喝茶,接到了范炎炎的电话,听到是范炎炎打过来的,张镇立即来了兴趣,想要听听他打过来是因为什么事。
  “我想请你帮忙调查一下一桩1996年的案子!”范炎炎言简意赅的将自己的意图说了出来。
  “什么?96年的案子?”毕思敏听到范炎炎居然要她调查这么久远的案件,笑着摇了摇头,“范炎炎,你知道我现在多忙吗?96年?那个时候还没有我呢!我为什么要去调查一个跟我都不在一个时代的案子?范炎炎,要不要跟我合伙,等你想好之后再打过来吧!”
  挂断了电话,张镇立即问毕思敏:“是范炎炎打过来的吗?”
  “废话!”毕思敏不满的瞟了张镇一眼。
  “他说什么?”
  “他让我帮他调查一起96年的案子,跟我开什么玩笑!女王我工作这么忙,哪有多余的时间花在这种没意义的事情面!”毕思敏一边说着一边端起茶杯轻轻呷了口茶。
  张镇点了点头,同时心也开始搜索,96年的案件,要说尚未解决的案件,也只有“610悬案”了,死者名叫梅杰,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凶器,而现场的梅飞雪和赵路都已被排除杀人的可能,案发前后也没有任何其他的人在现场附近,这个案件因此成为了悬案。
  “张老师,怎么了?快继续说,EZ后期要怎样才能保证最高的输出啊?”毕思敏认真的请教着张镇。
  而此时张镇却是没心情再讨论游戏了,他叹了口气:“女王大人,你认为什么事才是有意义的?”
  毕思敏眨了眨眼,顿时不高兴起来:“张老师,你什么意思?是想教训我吗?”

  “没有没有,我哪有那个胆量!”张镇尴尬的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笑着摇了摇头,“我是想说,或许你可以跟范炎炎谈谈,看看他对那个案子有什么想法!你现在刚任不久,应该从较基础的案件入手,610悬案虽然至今都没有得到解决,但是我们现在的侦破技术已经是今非昔了,再加范炎炎这个老法医,说不定真的可以把这个案子调查清楚!”
  “哼,不!”毕思敏撇着嘴,将头别到一旁,这样陈旧的案子现在已经没人关注了,根本不合她的胃口。
  张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气氛变得很尴尬。
  而另一边,范炎炎被毕思敏拒绝后,只好把手机放到一旁,然后取出案件资料继续整理起来,他想把自己的思路理清楚,让这个案件明朗化,之后再去找毕思敏帮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