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6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在梅杰的身发现了O型血!”范炎炎简单的回答她。
  “O型血?会不会是那位客户的血啊?”梅飞雪又问。
  “不是……”范炎炎摇了摇头,稍微思索了一下,“我觉得,O型血的主人,是当时现场的第四个人,不管他是谁,都具有重大嫌疑!”
  梅飞雪眨了眨眼,无奈的叹息着:“可是现在都已经过去二十年了,要想找到这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天下O型血的人那么多,总不能把他们都叫过来盘查吧?”
  范炎炎却是不这么认为,20年前,警方的侦破手段很单一,侦破技术也相对落后,当时发现了第四人的血液,只能检测出它是O型,却不能做出进一步的调查,而在20年后的今天,警方的侦破技术有了突破,现在已经有了DNA检测技术!只要能提取到血液的DNA,那么离事实真相又近了一步!
  “飞雪,麻烦你了,你先回去吧!”范炎炎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他现在找到了新的线索,准备沿着这条线索继续调查下去。
  “啊?这么快要赶我走啊?”梅飞雪惊讶而失望的看着范炎炎。
  “是的,现在案件已经有了新的进展,我打算继续展开调查。”范炎炎说着便开始收拾桌的案件资料,他扫了一眼资料末尾处的备注:J市城北派出所,负责刑警,左仲金。
  “我们难得见一次面,不一起吃个饭吗?”梅飞雪继续追问。
  范炎炎看着兴致正高的梅飞雪,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改天吧。”

  梅飞雪还是很舍不得,但范炎炎还是连推带搡的把她送出了家门,看着那辆有些陈旧的帝豪绝尘而去,范炎炎忍不住微微叹气,明明是她自己的事情,她却那么不在意……
  时隔多年,这个案子一直是范炎炎的一块心病,直到现在,范炎炎为了调查这个案子花了多少时间,投入了多少精力,他已经不记得了。至于说他到底恨不恨那个夺走梅杰生命的人,他的答案是不恨,但他却仍然无法放慢脚下的步子。
  整理好了手的案件资料后,范炎炎近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带着手的资料车了。
  “先生,去哪里?”老司机礼貌的问范炎炎。
  “城北派出所。”范炎炎简短的回答。

  城北派出所处于J市的北边城郊处,周围较荒凉,这一带近期基本没什么案件发生,在这里班的刑警待遇也不怎么样,大多都主动辞职或者被调到其他的岗位去了。
  派出所的大厅之,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刑警和一个二十出头岁的女刑警仍然在坚守岗位,这位男刑警正百无聊赖的躺在长椅,头顶的吊扇“吱吱”作响,干燥炎热的空气让人的心情也不禁浮躁起来。
  这位女刑警是一位刚刚从警校毕业来这里实习的实习刑警,名字叫李曼妮,她觉得这个地方虽然条件不是很好,而且这种偏远的地带也基本没什么实质性的工作要她去做,但她还是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至少能为自己积累下工作经验,所以坚持要在这里实习。
  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停在了派出所门口,范炎炎拿着整理好的档案从车下来,他抬头看了一眼派出所的大门,有些荒凉,甚至有些破败,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但他没有在意,只是缓步走进了派出所的大厅之。
  看到范炎炎这个颇有几分社会闲散人员神韵的男人走进来,李曼妮顿时来了精神,她赶紧站起身来打招呼:“欢迎光临!”

  “喂!什么欢迎光临?这是派出所,严肃点!”年男刑警坐起身子来斥责李曼妮。
  “呃……不好意思,习惯了!”李曼妮尴尬的吐着舌头,她来这里实习之前,也曾做过酒店服务员。
  男刑警打了个哈欠,又重新躺回到了躺椅。
  范炎炎可没工夫跟他们闲聊,他走前来,问:“你们谁是左仲金?”
  “呃……”李曼妮微微一愣,看向旁边躺在躺椅的男刑警,他是左仲金,平时负责指导李曼妮,李曼妮见到他一般习惯叫他“丨警丨察叔叔”,现在看到范炎炎居然直呼其名,一时有些惊讶。
  躺椅的左仲金也是心“噌”的蹿起一团火,这里的人谁不知道他的脾气?他最烦的是有人在他睡觉的时候打扰他了!

  “你是左仲金了?”范炎炎淡淡的扫了一眼躺椅的左仲金,将准备好的案件资料往桌一放,“我想向你了解一下这个案件的情况,当时这个案子是你负责的……”
  “不是……你谁啊?”左仲金“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轻蔑的看着范炎炎。
  “我不是谁,只是一个想要了解案件经过的普通市民。”范炎炎心平气和的看着左仲金。
  “看来还是社会闲散人员,去去去,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别来烦我!”左仲金不耐烦的向范炎炎摆了摆手,然后重新躺回到了躺椅之,拿起蒲扇遮住了脸。
  这样的情景让李曼妮一时有些尴尬,她赔笑着拉了拉范炎炎的衣袖:“这位先生,如果要了解什么事情的话,请先进行登记吧!我的这个……嗯,叔叔,可能性格较急躁一点,请先生别介意!”
  范炎炎点了点头,只要能详细了解一下案件的经过,怎么样都无所谓,于是他在李曼妮给他的登记表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范……炎炎?这个名字好眼熟啊……”李曼妮微皱着眉头,总觉得这个名字在哪儿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了。

  左仲金又是一下子从座椅站了起来,不过这次他的表情不再是轻蔑,而是惊讶,因为他知道范炎炎,那是前不久在一次庭审以一纸尸检报告扭转裁决的法医!当时他也去法庭旁听了,负责侦破案件的是J市市区里的总局,按理说那里的侦破技术是精益求精的,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但最后还是让范炎炎找到了纰漏,这让他很吃惊。
  可是,眼前的范炎炎却让左仲金怎么无法将他与法医联系起来,他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又怎么能做法医这种精细的工作呢?他赶紧看了一眼登记表的名字,的确是写着“范炎炎”,跟报纸报导的名字一样!
  “你……是法医?”左仲金问道。
  “兼职。”范炎炎点了点头。
  左仲金微微一愣,然后尴尬的笑了起来:“哈哈,失敬失敬,久仰久仰!”

  李曼妮眨了眨眼,一时没反应过来,心说这范炎炎是什么大人物吗,怎么会让一向脾气火爆的左仲金露出笑脸?
  “他是一个大学生,同时也在兼职法医的工作,我们次去旁听的那次庭审,是因为他才翻案的!”左仲金附在李曼妮耳边小声说道,李曼妮这才反应过来。
  “哈哈,不知道范医生想了解些什么?”左仲金笑看着范炎炎,想到刚才自己的表现,他现在觉得尴尬不已。
  范炎炎却是毫不在意,他指了指桌的档案,左仲金立即从一旁拿起他的老花镜,拿起档案一看:“哟,这是二十年前的案子了啊!”
  “有困难吗?”范炎炎问。
  “嗯……让我试试吧!你想了解什么?”左仲金严肃了起来。
  “请看这里!”范炎炎伸手指着尸检报告的那一行红色字体写去的批注,“‘在死者身发现了O型血’,我想知道,这份O型血现在还保存着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