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0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样子只要灭了方士。就能消了“儿子明白了,明天……明天儿子便下令诛灭方士一门,了却父皇你的心愿……”
  “陛下,这可不是为君之道……”这个时候,灵堂的大门打开,刘炟白天刚刚接见过的大方师火山站在门外。就在火山说话的同时,本来还是一动不能动的刘炟突然大叫了一声之后,猛的从床榻上跳了起来。随后发疯一样的逃到了灵堂外面,躲在了大方师火山的身后。哆哆嗦嗦的说道:“大方师救朕……大方师救朕……”
  “陛下不用担心。这是有人在用邪术惊扰陛下。”火山说话的时候,刘炟本来打算跑出去喊人的。不过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整个皇宫当中都在一片黑暗当中,当下这位新皇帝更是哪里都不敢去。怯生生的躲在火山的身后。
  这个时候,就见灵堂当中的人墙后面站着本应该躺在棺材里面的先帝刘庄。此时的刘庄已经驾崩了五、六天,身上已经开始有些腐烂。加上满身满脸的尸斑,看起来可怖异常。
  “看见了我就没有话说了吗?”火山冲着‘刘庄’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一样的把戏玩的次数多了,谁都能看穿了。上次你不是装扮成西方佛吗?这次不打算在来一个南方佛、北方佛吗?”

  火山的话音一落。就见本来还站在人墙后面的‘刘庄’突然仰面栽倒在地。随后,那十几个侍卫和内侍好像突然还魂了一样。见到本来应该躺在棺材里面的先帝遗骸突然倒在自己的面前,当下都是惊吓的连声叫喊。
  这些人叫喊的同时,灵堂里面那绿油油的灯光也恢复了正常。随后,这个皇宫也有了灯烛的光亮,见到了光亮之后,刘炟的心里这才算安定了下来。随后看着大方师亲手从先帝的脑门中抽出来一根长半尺的细针,根据大方师所说,就是这根长钉控制的先帝。至于绿色的灯光之后也是幕后那人的手段,不过被火山这么已惊扰,料想幕后那个人再也没有心情再来罗唣。
  不过就是这样,他也再不敢回到灵堂当中守灵。当下,刘炟称晚上自己在守灵的时候突然昏睡,梦到死了的先帝向自己托梦,梦里先帝斥责他不应该为了给自己守灵便耽误了天下大事。当下,这位新皇帝这才遵了先帝的旨意,专心处理正事,不再回到这里守灵。
  就在灵堂里面闹得正欢的时候,洛阳城中白马寺内的一间禅房当中,满身大汗的士戒呆坐在一张烛台前。这时候他全身上下的衣服已经都被汗水湿透,看着就好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当初他在方士一门当中还叫做灌无名的时候,是和火山齐名的人物。无论是术法还是阵法,士戒都不认为火山在自己之上。不过这些都是今晚之前的事情。刚刚他借着刘庄的尸骸和火山过了一招。想不到这个红头发的男人几年不见,竟然已经稳稳的压过了自己。刚才如果不是看出来不对,马上撤回来的话,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失手被火山擒住了。这才几年不见,火山的术法怎么会精进到了这种地步?现在看起来,恐怕只有自己的师尊出马,才能压得住这位现任的大方师了。

  长长的除了口气之后,士戒准备换下一件新的僧衣。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右眼眼皮突然没有规律的跳了起来。随后禅房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还以为士戒和尚跟随师父们在为先帝念经。原来你在这里躲清闲。”
  说话的时候,禅房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身方士打扮的邱芳站在了门口,微微一笑之后,没等士戒说话他自己已经走了进来。看着和尚一身湿透了的僧衣,有些嘲讽的笑了一声,随后说道:“大师苦修佛经到了这种地步,真是让人敬佩的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士戒的人影一晃已经到了邱芳的身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和尚的手已经掐住了邱芳的脖子,将他的身子抵在墙上。二人几乎脸贴着脸,士戒盯着邱芳的眼睛,说道:“为什么不告诉我,火山会去皇宫?”
  “大师你也没说……今晚会借先帝的身体……来吓唬皇帝吧……”被掐住了脖子的邱芳好不容易才说出来这一句,等到感觉自己脖子上的手掌松了力气之后,这位大方师的高足才继续说道:“大师也是艺高人胆大,知道大方师已经到了京城,还敢这样做?你不会当我那位师尊是三岁的顽童,连这样的事情都没有想到吧?”
  听了邱芳的话之后。士戒这才松开了自己的手掌。看着面前脸色已经变成酱紫的方士在大口的喘着粗气,和尚冷冷的哼了一声,再次说道:“火山已经到了洛阳城。那么广仁应该也到了吧?他们师徒俩一明一暗,打的一手好算盘。”
  “我离开宗门的时候,大方师还在宗门之内。”邱芳缓过来这口气之后。对着脸色阴沉的士戒笑了一声。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为什么和尚你不问问广义、广悌他们二位?还是你已经知道了他们二位根本就不会到洛阳城?“
  “火山真以为他自己做了大方师,就能指使动他们两个人了吗?”士戒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广义带着门下弟子去了华山,二十年都没有下过山了,火山大方师的法旨根本到不了他的手上。广悌散了门人云游四海去了,今天傍晚还在珠崖郡(海南岛),五行遁法不能跨海,她在快也要两天之后才能赶到洛阳。”
  说到这里。士戒冷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方士一门当中,火山之下再无我能看在眼中之人。既然他们都不在洛阳城,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借刘庄的尸体去警告小皇帝?”
  “大师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邱芳没有丝毫要辩驳的一丝,他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冲着士戒继续说道:“有件事情我好像忘了说。虽然广仁师祖还在宗门驻守,不过里面的方士三天之后便开始陆续的离开了宗门。算起来现在陪伴在广仁师祖身边驻守宗门的方士,十成当中已经盛不下一成了。”
  “宗门没人了?”听了邱芳的话之后。士戒先是呆楞了一下,随后有些愕然地看着面前的方士。沉思了半晌之后,这才对着邱芳继续说道:“这些方士都哪里去了?是化装成一般百姓混进了洛阳城,还是压根就是障眼法。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开宗门,守株待兔等着我们过去?”
  “你才火山、广仁两位大方师会把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我吗?”邱芳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说的好听。是火山大方师的弟子。不过我这位师尊对我还不如一般的火工、杂佣,加上之前行元的事情,他们已经开始防我如贼。就算宗门当中有什么。邱芳我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邱芳顿了一下。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让我过来查看士戒大师你在做什么,正是要试探我和大师你有无勾连。”
  “用我来试探你,火山成了大方师之后还真的好像变了个人一样,竟然会运用谋略了……”士戒冷笑了一声之后。接着对邱芳说道:“那么你想怎么样?拆穿我在施法操控先帝?还是替我圆了这件事情。”
  日期:2017-03-04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