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81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也,太变-态了。
  不过话说回来,让她们经历过这样事情的人,才是真的变-态,而这些正处于风华正茂的年轻女子,除了可怕之外,也实在是太可怜。
  只不过瞧见她们此刻那满是凶戾和愤恨的眼神,我们也不能够就这般放了她们。
  我们若是心软,只怕让她们逃离之后,又将变成敌人最可靠的帮手。
  也许又会有人因她们而死去。
  怎么办?

  尽管将黑寡芙们困在了阵中,让她们暂时无法解脱,但怎么处理,我们还是有点儿头疼,而就在这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我们回过头去,瞧见身上满是伤痕和鲜血的元晦大师,正朝着我们这边缓缓走来。
  瞧见这个让人敬佩的老和尚,无论是我,还是杂毛小道,都双手合十,行礼,开口说道:“元晦大师。”
  元晦大师走到跟前来,望着阵中那些漂亮美丽,却又凶戾无比的黑寡芙,长长叹了一口气,说此事交由我来处理吧。
  说着,他直接在阵前盘腿坐下,杂毛小道问道:“大师意欲如何?”
  元晦大师开口说道:“我离圆寂,已然不远,一身禅修,终究无用,愿用我一生修为,化去她们身上的业力,让她们能够回到当年青春年少、天真烂漫之时,无忧无虑——南无阿弥陀佛……”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有些急了,说大师你别想不开啊,她们可是敌人,你这样做,值得么?
  元晦大师已经在用腹腔回鸣的办法念着佛经,而口中却叹了一声,回答道:“世人生来皆善,尘世浮染,我愿用一生精修,渡万人,她们虽是敌人、是恶念、是屠夫,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愿渡,渡一人,渡十人,渡千万人——念有念无即名邪念,不念有无即名正念。念善念恶名为邪念,不念善恶名为正念;佛与众生,唯止一心,更无差别。此心无始以来、无形无相,不曾生,不曾灭,当下便是,动念即乖,犹如虚空,无有边际……”

  经诀无数,居然从元晦大师的身上不断浮现而出,化作了金色符文,越过法阵,落到了那些黑寡芙们的身上去。
  在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跟前的这个越发憔悴、枯萎的老和尚,很像——佛。
  我和杂毛小道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双手合十,抛开了一切的宗教纷争,默默地念了一句话。
  南无阿弥陀佛!
  金光消散,元晦大师修为尽失,盘腿端坐在阵前。
  而这个时候,那些被元晦大师以毕生修为度化业力的黑寡-妇们眼中的戾气消减一空,无论是何等罩杯、何等种族与肤色,全部都缓缓朝着这边走来,然后跪倒在了元晦大师的跟前,用额头贴着冰面,虔诚地叩拜着。
  没有人愿意成为恶人,没有人的心中不向往着善念,即便是被众神都抛弃了的她们,也渴望着有朝一日,有人能够度化满身罪孽的自己。
  而此时此刻,那个人出现了。
  元晦大师。
  瞧见着这跪倒一大片的女人们,杂毛小道有些担忧,说道:“这个,会不会有问题?”
  阿弥陀佛。
  元晦大师念诵了一声佛号之后,开口说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她们已经有所顿悟,必不会再坠落苦海。两位,老衲此刻已然无用,就留在这里,守护这些可怜的人们吧,我有这些迷途知返的孩子保护,你们且去,不用管我。”
  杂毛小道认真地打量了一眼那些虔诚跪倒在地的女子,沉默了一会儿,长长叹了一口气,将雷罚一收,剑阵消弭,轻轻一叹道:“大师求仁得仁,虽失功力,但佛法修为,却已经得到觉者之地。”
  我听到,心头震撼。
  何谓“觉者”?
  此乃觉悟真理者之意。亦即具足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如实知见一切法之性相,放在佛教之中,也谓之“佛”。
  也就是说,刚才的行为让元晦大师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反而在佛法一道上,走得更远了。
  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元晦大师不喜不悲,平静地说道:“阿弥陀佛。”

  黑寡-妇们洗去一身业力,拜在了元晦大师门下,而冥狼则是僵直不动,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作用,当下也没有多做停留,一位化身将止戈剑捡了过来,我接过收下,又将化身纳回身体之中,两人与元晦大师辞别之后,继续前行。
  我们向着望月岛的方向行走,前方迷雾朦胧,隐藏着不少杀机。
  这时两人方才有时间交流别后之事。
  原来这诛仙阵中,却有无数生死门,不单单是我和元晦大师等人被分割开来,其他人也是一样。
  杂毛小道因为冲得比较前,也给分割开了,而且还是单独一人。

  他单人一剑,在此之前,就经历过了许多的恶战。
  许多过程他都隐去,只谈了一点。
  超级战士计划,不管是冥狼还是红鹰,又或者别的部队,最大的问题被三十三国王团给抓到了,那就是根基不稳,神魂易控。
  一路杀来,他瞧见了不少的惨剧。
  对于这些,杂毛小道谈及之时,并没有太多的幸灾乐祸,反而多了几分悲天悯人的情绪。
  很明显,在再一次当上了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之后,这个曾经被江湖人觉得浪荡浮华的男人,终于成长为一个让人敬重的修行者了。
  两人聊着,一路走,虽然没并没有再瞧见拦路者,但也不是没有状况。

  一路过来,每隔一段路程,都能够瞧见冰上伏尸。
  这里有我们的人,也有陌生的面孔。
  那些都是三十三国王团的人。
  就在我们耽搁的时间里,整个一片湖区,到处都有着战斗发生,而且激烈无比。
  又走了一段路,我们在一个巨大的冰窟窿旁边,瞧见了一个熟人。
  不过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布龙真人。

  武功山孽龙洞的布龙真人,与龙虎山天师道走得比较近,跟我们的关系倒是挺疏远的,不过在这个地方瞧见他的尸体,还是让我们挺伤怀的。
  除了布龙真人之外,还有十余人,都是熟面孔,我认得出来,却说不出名字的那种。
  杂毛小道长长一叹,说经此一劫,江湖受创,三十年都未必能够回过元气来。
  我苦笑,说你说的这话,得建立在我们胜利的基础上。
  两人不再多言,继续前行,没多一会儿,前方的浓雾之中传来了兵器的拼斗声,紧接着瞧见一个身影从雾中冲出,狂奔而走。
  那人一出来,我们就认出来了,原来是楼兰神鹰马烈日。
  此君的行为秉性我们虽然并不认同,但不可否认的,是能够被当局推出来当选天下十大的人物,绝对不是平凡之人,修为上的建树,也是江湖同道有目共睹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