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425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注意到了第二个方案中蒋全用了“帮助”一词,心中涌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曾经不死不休的人类和格迦竟然也要互相帮助了吗?
  “方案的可行性研究过没有?”我问道。
  “现在重武器数量严重不足,由于疫人对格迦的特殊威慑力,第二个方案可行性不强,一旦失败,我们将失去所有抵抗能力,在后续面对疫人的作战中将陷入绝对劣势。”蒋全喘了口气,“第一个方案效果不好评估,但是比较稳妥,我们都倾向于第一个方案!”
  我快速的思考了一下,两个方案虽然各有利弊,但都是壮士断腕的办法,看似都不可行,却又都有可行之处,不知道能不能结合一下。
  “蒋全,现在一切都是推测,还不能下定论。我建议,一方面待疫人进入射程后,选择疫人薄弱点用激光在制高点进行攻击,争取打出个缺口。另一方面马上着手通风管口的改造,随时准备炸毁入口。”
  蒋全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和疫人的联系怎么样了?”我问道。
  “还是拒绝联系!”
  “组织好谈判专家,拿出方案,在疫人接近的时候喊话联系。问题不是不能解决,一定要拿出充分的诚意!”
  “是!”蒋全答应一声,挂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看着刘东西苦笑道:“真让你说对了,怎么现在有大麻烦了!”
  刘东西笑了笑说:“大麻烦到不见得,昨天的时候那个威露士就找到我,说他已经安排好了飞机,就在二李的那的地方,如果我们需要,随时都能撤离!”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virus张还真有这个打算,摇了摇头说:“事情到了这一步,解决不了我不能走,真的要死的话,就死在这里好了。”
  刘东西显然很吃惊于我的反应,“你疯了吧?想陪他们一起死?你别以为这些事情我看不明白,搞到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他们咎由自取,不关你事,你何苦如此?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想想小阚!”
  我点了点头,“我当然想过,也知道不关我事。但是做人总要讲点责任,所有的人都把希望放在了我身上,让我抛开他们自己走,我做不到!”
  “神经病!谁把希望放在你身上了?常诚死了,李二跑了,威露士马上就跑,向慈是个傻逼。剩下那些人,除了我们,谁在乎你?”刘东西跳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说。
  “可能是我在乎吧!”我叹了一句,心情沮丧到了极点,轻轻拨开他的手,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说:“你们都收拾好,随时准备走,我去向慈那里看看。”

  “收拾个屁!你不走谁他妈的也不准走……”
  我关上门,没有听到他后面说的什么,眼眶里有点潮,在这无风的地底像是被什么迷了眼睛。
  沿途全是灾民,一堆堆凑在一起,有人跟他们分发着物资,说着什么,不少疫人光着膀子和他们混在一起。我中途停下来停了停,说的都是团结一致度过难关一类的话,不少疫人也表示要听从统一指挥,放下偏见争取胜利。
  这是我当初进城时带着的任务,虽然只是影响了一小部分人,但是终于算是完成了。只是当初最大的矛盾体却已经激化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大敌压境,这种团结是昙花一现还是能够保持下去,关键还是在我们身上。
  向慈的实验室里一片忙碌,看到我过来,向慈很高兴地指着一个屏幕对我说:“四安你看,对样本的解析结果显示,我们面临的瓶颈马上就要打开,和我预料的一样,再过三个小时,第一个核心就能制造出来,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

  “需要三个小时?时间恐怕不够了!”
  “怎么?”向慈注意到了我的沉重。
  “现在情况危急,疫人想利用格迦冲击我们的工事入口,部队防务力不从心,恐怕坚持不了三个小时!”
  向慈听我这么一说,脸上的欢欣瞬间抹去。
  事实很明显,谈判最终还是建立在力量对等和利益交换的基础上的。我们所拥有的对付格迦的武器对疫人既没有威慑力也没有利用价值,而且当这个武器研制出来的时候,我们的力量可能已经被格迦消耗殆尽,也失去了和疫人谈判所需要的力量对等性,谈判也就无从谈起。
  最好的谈判时机就是现在,但是我们好像已经注定要失去它了。
  “四安,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向慈看着屏幕上复杂的三维图像和数字,面无表情的说。
  “嗯?”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如果局面注定无法挽回,你们就走吧。我知道virus张已经准备好了飞机,等你们走后我们就炸毁所有出口。”向慈说。
  我没想到她连这个也知道,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但是我还有最后一件事。”她突然转身,抓住我的手,“这个武器倾注了无数人的心血,在之前的研究里,无数的人和疫人为了实现人类的目标甘愿献身做活体研究,无数的人为了抓捕格迦进行试验付出了生命,它是所有人的希望。我希望你能多留一会,等它出生,不要让它埋葬在这片废墟中。”
  向慈的手在颤抖,周围嘈杂的说话声和仪器运转的声音在我耳中交织成了一曲恢弘的史诗,见证着人类转折的一刻。我感到自己的眼睛又开始模糊,心中有百感交集,不能言表。
  “还没到最后一刻!”我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向慈抬头,不解地看我。
  “研究要加速,注意保护好研究成果。其他的事先别想了,我再想办法。”
  走出实验室,回头看了看,向慈还站在门口看我。我冲她摆了摆手笑了一下,心中打定主意,我要找封严谈谈。
  一桌两椅,周围堆了不少历史类的书籍,Virus张正在和荏头对着头一起看书。看到我进门,荏扔下书跑过来,却没有抱我,站了离我两步远笑着叫了我一声。
  我知道这并不是说明他已经对我疏远,而是因为心智上又有了成长。捡起荏正在看的那本近代史递给他,我问道:“这种书能看懂吗?”
  荏点了点头,“能看懂,里面的故事很有意思。”
  我点点头,想起了近代史中那些思潮和碰撞,“那些故事有些是对的,有些是胡扯,你得能分辨才行!”
  “张叔叔给我说了,这些事我知道就行,等长大了自然就会懂得对错。”荏笑着说,脸上一片明媚。
  我点了点头,virus张别看名字洋气,但思想还有很传统的一面,他说的这个就是传统教育中书读百遍其义自现的道理。
  “张叔叔对你很好,你一定要记得。”我对荏说。
  荏点头答应,很乖巧的样子。
  Virus张冲我点头道:“有事?”
  我点了点头,“听说你已经准备好了飞机,帮个忙,送我出去一趟。”
  Virus张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提这样的要求,吃了一惊,试探着问:“这就要走了?”
  “不是,现在的形势很不好,没有别的办法,我只好去找封严谈谈。”
  “找封严!”virus张噌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神复杂地看着我,“必须要这样?”
  我点了点头,心想这virus张倒是个爽利人,他显然也是担心我,却没有任何劝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