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4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你们知道我们新兵连长和指导员是什么军衔吗,连长是少校,指导员是上校,牛逼吧?
  吹牛逼也是要有资本的,无根之萍是没法吹牛逼的。
  正如李啾啾和张以陌所料,新兵们关心的不是怎么总结,口头表扬什么的根本不能被新兵们在乎。新兵们现在最最最关心的是——谁去谁留。
  张以陌说道,“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同志们很努力,表现令人满意。平心而论,同志们能够坚持下来,不管成绩如何,就也算是一种成功。以后你们会为此骄傲,因为你们的新兵训练,比很多人接受的要严格标准更高。不管到哪支部队,你可以拍着胸脯说,我的新兵训练搞得很扎实。我希望咱们107团新兵营新兵一连的全体新兵,不管去到哪支部队哪个单位,都要记住在这里的三个月,记住这里的团训——”

  “战斗!战斗!!战斗!!!”
  张以陌一挥手,“没错,军人的需要做的唯一需要做的是战斗,唯有战斗!至死方休!”
  缓了缓,张以陌笑道,“知道大家心情都很急切,下面由连长来宣布名单。”
  军人俱乐部里一下子呼吸沉重起来。
  辛辛苦苦咬牙坚持到现在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留下来。待了三个月,基本上都知道107团叼在何处,能在这样的部队里服役,难道逼格不是最高的吗?男人向往特种部队向往当特种兵,为什么,就因为特种兵是全世界最叼的男人。

  男人,谁都希望自己能成为最叼的那一群当中的一员。
  挤破脑袋获得这样一次机会,努力了三个月,就只希望听到留下的名单里面有自己一个名字。
  “新兵训练结束了,弟兄们都努力拼了,说实在的,眼下的事情是最不重要的。起码此时此刻我认为,结果并不重要。革命军人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没能留下来的弟兄,不是107不需要你,也不是说明你的能力有多差,仅仅说明一点——从过去三个月的情况来看,你并不适合107。”
  李啾啾一样在宣布名单之前,说了一番开解的话。无情的是纪律和规定,干部们都是有心有肺的,都看在眼里,也都能感同身受,不是非要搞死你才甘心。
  “下面宣布名单,我连有十四名同志留在107团服役。”

  李啾啾拿起文件,照本宣科,念起了名字,“赵大力。”
  “到!”
  “张奎。”
  “到!”
  念到一个名字,就猛然站起一个兵大声答道,激动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胸脯挺得老高老高的,下巴微微抬起,恨不得是全世界最标准的军姿。
  不紧不慢的往下念,没有被念到名字的兵,李啾啾每念出一个名字,心脏就往下掉一分,越来越沉重和失落。

  “顾九!”
  顾九噌的站起来,带得凳子哗啦的就往下倒,他吼出到之后,才尴尬地弯腰去扶起。他的正确做法应该是乖乖站好,凳子倒了就让它倒,没有命令是坚决不能有多余动作的。
  不过此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名单上,也就没谁会怪他,连长指导员都不会指责,兵们享受努力成果的时刻,就由他们尽情享受。
  可以说,包括顾九在内,前面念到名字的几个兵能留下,都是众望所归。没有被念到的兵会在对比,自己对比这些人如何,然后就是不甘心和心服口服——人家的确很强。
  “李嘉图!”
  李嘉图干脆利落站起来:“到!”
  “杨青松!”
  “到!”杨青松站起来。
  这会儿大家的表情就暂时的有些怪异了,杨青松的各个科目算不上拔尖,但是人家在最后的考核里,投弹投了75米!仅此一项,哪怕其他科目成绩再差一点,能留下也不会让人觉得意外。
  因为他的投弹成绩已经不能用优秀这么简单地形容了,大多数老兵都达不到这个水平!
  一句话就能把有意见的嘴巴给堵住——你能投个75米,你也能留下。

  没有人心里有意见,不管是扮猪吃老虎还是的确是突然爆发,杨青松的实力摆在那里。
  “黄明!”
  “到!”
  一下子就都震惊了。

  什么,连长是不是搞错名字了,黄明怎么可能能留下来?
  黄明坐在那里,充耳不闻的样子。不是充耳不闻,是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出现在名单里。他早早的就死了留下的那条心,自己的实力如何自己清楚。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心里挣扎,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死心,毕竟铁一般的事实是,自己的五公里基本垫底。
  因此,李啾啾念出他的名字之后,他是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准备意识。
  “黄明!耳朵聋了?”李明涛都怒了,回头大声训斥了一句。
  “啊?到!”黄明站起来。
  这个时候他的思维才猛然醒悟过来,我?我?我!
  念的是我的名字!
  其他人的表情都是不可思议,大傻?大傻居然能留下来!这是好几个意思?
  然而,李啾啾不会解释,也没有必要解释。他停下来看着黄明,问道,“黄明,留在107团服役,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可以提出来,我调整名单。”
  黄明愣住了。
  李明涛恨不得过去踹死他,再一次回头训斥:“发什么呆!连长问你话!”
  黄明终于完全清醒了,结结巴巴地匆匆忙忙地回答:“报,报告!报告连长!我愿意留在107团服役!连长,我,我太意外了,这大馅饼怎么就照着我脑袋砸了下来。”

  张以陌笑了笑,指了指他,“那就好好干。”
  这边黄明走了****运,那边和屎关系匪浅的已经从屎王进化成屎哥的刘贵松蒙圈了——经常被自己深刻教育的大傻居然能留下来,那我怎么办?
  他分明数得清清楚楚,连长已经念了十三个名字,还剩下一个名字。
  还剩下一个名字,还有那么多人,会是自己吗?
  可能完蛋了,不会是自己。
  应该会是自己啊,我刘贵松的各方面素质在连队里都是前几位的,五公里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可是,五公里考核的时候,自己出糗出大发了,团领导指不定生气了。
  刘贵松彻底纠结里,脸上的神情一秒钟一个变化……

  李啾啾说话的几秒钟,是刘贵松经历过的最长的几秒钟,心里在暗暗的咒骂那娃娃脸连长——你-他-妈-的能不能快点念啊就剩那么一个名字了到底是谁你给句痛快话啊!
  偏偏李啾啾就像是节目主持人似的,就是不马上往下念,而是对黄明说完话之后,延伸开去讲道:“弟兄们,你们也都看到了。综合考核,包含方方面面的因素,光军事素质拔尖不行,光政治思想突出也不行,还有其他方面。团里考虑的是一个整体。当然,除非像杨青松那样的投弹能投七十五米的尖子。这个概念恐怕你们很快就会明白。当然了,二连的阿甲呷呷也是个特例。”
  日期:2017-02-09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