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0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在门口的男人听到稳婆的话之后,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她脸上:“呸!你都恭喜我四次了。四个丫头这得多少嫁妆才能把她们送出去,家里的!咱们可是提前说好的,这次我要娶个小的回来了。你生不出来儿子,不能断了我们赵家的香火吧……”
  男人说话的时候,不知道身后已经站了他完全看不到的四个人,正是隐住了身形的吴勉、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叁。他们四个等着这里也有一阵了,早上的时候,老家伙带着他们过来,说里面产妇肚子里面即将要出生的婴孩就是这一世的妞儿了。
  本来听到妞儿顺顺利利降生,小任叁和百无求的脸上都笑开了花。不过听了妞儿这一世爹的话之后,二愣子的眼睛就瞪了起来。对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反正妞儿也生出来了。老子打死他你没什么意见吧?”
  老家伙嘿嘿一笑,冲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那妞儿小时候就要受苦了,算了,看着妞儿的面前,饶了她这一世的爹爹吧。小任叁,该你了,让他遭点罪,冲着刚才那话,这点钱就不能拿的这么轻松……”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小任叁的身子已经钻进了地下。小家伙趁着房门口那唠唠叨叨的男人不注意的时候,突然从地下伸手一把将他拽倒。男人的屁股硌到了地上的石头,当下捂着屁股在地上大喊大叫起来。就在他的大女儿将男人扶起来的时候,他突然看见刚才硌到自己屁股的那块石头发出来金色的光芒。
  男人手头也没有合适的工具,直接让女儿取来菜刀。忙乎了大半天之后,才从地下抠出来一块巴掌大小的金块。男人高兴的几乎疯癫了起来,当下对着屋里还在啼哭的妇人喊道:“哭什么!咱们发了!你这个闺女生的好,咱们家有钱了,你养好身子,明天再生一个……”

  看着男人手舞足蹈的样子,吴勉的脸上都露出来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随后他转身冲着归不归说道:“妞儿出世了,现在有功夫去洛阳城看戏了……”
  当天晚上,在为先帝往生念经的僧棚外面,站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看着老和尚带着一群小和尚好像唱戏一样的诵读佛经,迦叶摩这个时候已经是一脸的倦容。有几次差点从高台上摔落下来,幸好旁边的执迷沅手和广孝疾眼快扶住了他。要不然就老和尚这年纪,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几乎没有可能在起来了。
  看着僧棚里面老和尚的样子,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冲着身边的吴勉说道:“和尚这边烧了十多年的热灶。现在换了皇帝。还不知道新皇帝是什么口味,老人家我就不信当爹的喜欢秃头和尚,儿子也是一个口味?”
  吴勉用他那特有的目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转头又看着棚子里面念经的和尚,慢悠悠说道:“还是没看出来,这些和尚哪里比方士好……”

  就在他们几个对着和尚品头论足的时候。正在深宫里面的新君刘炟正在为先帝守灵。灵堂里面都是他们刘氏皇族的子弟,不过按着祖制,他们只能为先帝守灵到子时之前。只有身为新君的刘炟才有资格在这里待上一夜。算起来,这也是新皇帝并不太想要的特权之一吧。
  随着子时的临近,他身后的兄弟们陆陆续续的过来向这位新皇帝告辞。当外面巡夜的内侍敲过了子时的更鼓之后。整个灵堂里面,除了侍候的内侍和侍卫之外,只有他这一个姓刘的人了。
  本来按着规矩,刘炟是要在这里跪倒天亮的。不过既然已经没有外人了,那么规矩也是可以改改的。当下有内侍已经在灵堂当中收拾出来一张床榻,侍候着刘炟躺在上面休息。现在整个灵堂当中只有这两个刘姓之人敢躺着,只不过一个躺在床榻上,另外一个躺在棺材里。
  向着不远处的棺材里面还躺着自己的老爹,刘炟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他让守在灵堂的内侍、侍卫们站在一道人墙,隔开他和棺材。有这些人替他挡着,刘炟这才算安心了一点。正准备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棺材那边发出了一声异响。刘炟听到心里就是一激灵……

  刘庄死后的第二天。刘炟就把俩他名义上的母妃纳入了自己的后宫。今晚过来守灵之前,他刚刚在两位母妃的身上尽了孝。这不会是老爹在下面觉得自己给他带了绿帽子,回来找我撒这口气吧?
  好在刘炟这边的人多。面上灵堂当中满是火烛照如白昼一般,让这位新皇帝壮了胆色。他睁开了眼睛,冲着挡在他面前。背对着自己的内侍、侍卫们说道:“什么声音,你们过去看看。什么东西掉了……”
  皇帝的话就好像圣旨一般,不过这次刘炟连说了几声。他面前的十几个人都没有一点动静,这个时候,整个灵堂里面所有的火烛突然变成了惨绿的颜色。将灵堂照耀地绿油油的,就好像刘炟给他老爹带上的那顶帽子颜色一样。
  这瞬间的变化让新皇帝感觉到一股暖流顺着裤裆流了出来,他哆哆嗦嗦的尝试了几次都没有从床榻上爬起来。这时候的刘炟嘴里不停的抖动,想要喊人进来护驾的时候,冷不丁从棺材的方向传来一个他从小听到大的声音:“刘炟!你知道朕崇信释门佛教。为什么还要方士们前来恶心朕!”
  说话的时候,棺材那里已经传来了有重物落下的声音。随后一股浓烈香气向着他扑面而来,自从刘炟进到这里守灵以来,天天都会闻到这种气息。这是为了防止他父亲的遗体在下葬之前就发臭,便在棺椁里面加进了大量的香料。
  随后,一阵脚步声音向刘炟的床榻这边走了过来。现在的新皇帝别说跳起来逃走。他就连从床上爬起来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听着那脚步声音一步一步的向着他这边走了过来,而挡在他面前的内侍和侍卫们则好像木雕泥塑一样,直挺挺的站在原地。竟然连他们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

  这个时候,刘炟已经能看到那个头戴皇冠的人影,从人墙的缝隙里面显露了出来。眼看着没有几步就要走到自己的面前,这个时候,已经被惊吓到了极致的刘炟闭着眼带着哭腔说道:“儿子不孝…..儿子不应该私会母妃,那是张美人和刘妃勾引儿子……儿子本来是不愿意的……”
  刘炟说完之后,本来马上就要到他身边的人影突然停下了脚步。似乎新皇帝说的话他也没有想到,过了半晌之后,人影才反应过来。当下那个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没有和你追究这个!朕问你,找释门弟子来超度朕就好!为什么还要找来方士?朕本来打算要诛灭方士一门的!你找他们来,按的什么心思?”
  刘炟自己都没有想到,什么时候这位先帝如此大方了?他生前好像防贼一样的防着自己。生怕自己和他后宫的女人们走的太近。平时和她们说句话先帝都要翻脸申饬自己,现在这么大的事告诉他,竟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日期:2017-03-04 08: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