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40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让一直以来都对张志成和张百川怀有恨意的张百祥感觉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他情愿把这个女人当成海棠,张志成最爱的女子,张百川的亲娘!这是一种几近变态的欲望。张百祥叫来老鸨,给了她一个无法拒绝的价格,无论如何都要得到这个女人!
  老鸨得了钱,也不说什么无法勉强之类的话,眉开眼笑的道:“还是张大老爷出手阔绰,不像是那帮人,给小娘子写诗,写诗能当钱使?大老爷您放心,今晚我来安排。”
  是夜,张百祥的保镖站在花魁娘子闺房的两侧,张百祥一人进了屋。

  一进屋,他就开始脱衣服,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张百祥如此的急切。
  当张百祥走到花魁娘子床榻边上的时候,浑身已经一丝不挂,那个小娘子侧卧在床榻之上,浑身瑟瑟发抖,被欲望给冲昏了头脑的张百祥只当这只雏儿在害怕,这更是让他热血沸腾,他的手放在了那小娘子的香肩上,就要扳过那横陈的玉体之时,一把长刀从小娘子的前面探出。
  张百祥的反应也是极快,他大喝一声:“你是何人!”
  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右手挡住了那长刀,但是长刀刀势凌厉,贯穿他的手掌刺入他的胸膛,只是他的右手卸去了三分刀劲儿,这才没有贯胸而过,张百祥顾不上疼痛,他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叫道:“进来救我!”
  那些保镖本身就在警觉之中,瞬间冲进屋来,而这时候的老鬼也不再躲藏,从床上跳将下来,单手提刀。

  一看呼噜噜的进来三十几人,张百祥也有了胆气,他捂住右手指着老鬼道:“杀了他,大爷奖黄金百两!”
  张百祥自己下楼,老鸨吓了一大跳,赶紧出来问出了什么事儿,张百祥道:“给我找一身干净衣服过来,楼下摆上一桌子酒菜,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厨子给大爷找来!我要用他的心肝儿来下酒!”
  他自信,一人难敌三十几人。
  但是,当在楼下饮酒等着看到刺客成为肉泥的张百祥看到那浑身浴血走出来的那个人的时候,想走已经是来不及。
  他再也顾不上什么风范,连滚带爬的就要逃走,老鬼手握刀柄提起,一刀飞至,从身后贯穿张百祥。
  这一夜,与张家大院等着宋九爷消息的张家众长辈看到那个浑身浴血提着人头而来的老鬼,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老鬼,真的是如同从九幽地狱而来。

  日期:2017-02-08 22:28:00
  宋九爷三人阴差阳错的惩治了张百祥,把张百川从那个地下牢笼接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个活人,更不知道他是以一个什么样的信念在张百祥手下能够活下来。但是再怎么说,这是张家老家主指定的家主接班人,更是张家十六字阴阳赶尸决的唯一传人,张家的人还是要拥护这一位新的族长大人。事情到了现在,宋九爷已经不需要再多去插手,二柱子看着张百川说道:“九爷,这位哥们儿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你说会不会我们一走,张家的人就再一次把他废了?”

  宋九爷摇头道:“那倒不会,有些东西你不懂,张百祥太过强硬,张家这些年靠着赶尸赚了不少钱,但是大多数都落进了张百祥的口袋里给挥霍了,但是现在张百川不一样,这样一个半废了的人在张家的这些长辈眼中更好控制,再说了,如果张百川真的能帮我们做好那件事儿,盗门自然是要支持他的,跟这样一个赶尸家族合作,对于盗门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张百川被张家的人带去洗去一身的污垢,那些生了褥疮的地方上了药膏,之后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坐上了轮椅被推出来见张家众人,正如宋九爷说的那样,张家的人非但没有感觉这个新族长丢人,甚至都明显的表现出对新任族长张百川的支持,洗完澡收拾完的张百川虽然坐在轮椅上,脸上也有不少伤疤,但是不难看出他的脸棱角分明,在以前定然是一个长相俊俏的男子,在答谢了张家众位长辈之后,张百川因为身体虚弱非常的疲惫,就不再见客,唯独留下了宋九爷他们三人。

  等人都走后,张百川对宋九爷拱手道:“长辈们已经告知百川,这一次能除掉张百祥让我活下来,多依仗三位好汉的仗义想救,大恩不言谢,三位好汉若是有什么用的上张百川的地方,尽管开口。”
  宋九爷说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但是说实话,我们的确有求于百川兄长,但是绝非是为此出手搭救,实不相瞒,您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您与我兄长乃是故交。”
  “刚听闻这位好汉是从内地而来,不知兄长他姓甚名谁?”张百川道。
  “河南洛阳,宋公明是我二哥。”宋九爷说道。

  “哎呀,我说怎么如此面熟,原来是公明哥哥的弟弟,当年我与公明哥哥洛阳一见,虽然初次见面却一见如故,对于公明哥哥的人品我是真的拜服,实不相瞒,在地下这十年以来,我最想见的那个人就是公明哥哥,当年洛阳一见之后,他知道我要回湘西探亲,特地为我卜了一卦,卦象极凶,他说我这次回湘西定然凶多吉少,那时候我年幼无知,认为他张百祥与我乃是同胞兄弟,就算先人有点矛盾,可是父亲母亲都已过世断然间隙也荡然无存,执意回来,回来之后遭此劫难,在地下每每想起此事,我都后悔若是当年听公明兄长之言何来此劫?多年未见,不知道公明哥哥他可好?”张百川问道。

  “我二哥身体硬朗,这一次小弟遇到麻烦,正是我二哥推荐小弟来寻兄长,不料到了此地发现兄长深陷囫囵。”宋九爷道。
  张百川叹口气道:“你错了,不是你来找我,恰巧遇到我有麻烦,公明哥哥神机妙算,定然是他算到了我有一劫难,所以让你前来搭救,定然是如此。”
  二柱子听的想笑,却被宋九爷一脚踩在脚趾头上,他抱拳道:“现在想来,或许真是如此,兄长你赶紧养好身体为上,我就不多打扰了。”
  张百川道:“在地下十年我都未死,现在出来了那是想死都难,既然是你公明哥哥的弟弟,那我就也冒昧以兄长自居,你遇到了什么麻烦,但说无妨,只要是我能帮的上的,定然万死不辞。”
  九爷说道:“此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需要哥哥去洛阳走一趟才行。只是哥哥你刚刚出来,张家也是初定,恐怕不方便出远门。”
  张百川道:“我对这家主之位并无兴趣,现如今更是成了废人,这家主之位坐与不坐都无妨,这样,兄弟等我三日,三日后我与你一起去洛阳,正好去见一下公明哥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