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都市》
第492节

作者: 雷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这一次的安城之行,本来也是陈强准备向童童的摊牌之旅,虽然很可惜,甚至到现在陈强都不确定自己对童童的感情,是否还依旧停留在青梅竹马的那种怀念和懵懂,就如同自己一直和柳蓝语保证的那样。

  可是他很清楚,柳蓝语在心中的特殊地位,似乎更牢牢的紧握着自己的灵魂,或许他没有遇到童童也会非常遗憾,可若是没有遇到柳蓝语,他甚至不敢去想这个“如果”。
  他也知道,这其中并非完全是爱情,还有知遇之恩、厮守之情、崇拜之心等等诸多复杂的情绪混于其中,尤其是作为一个将自己从贫穷的深渊里救出,给予了自己这些年来第一次完全吃饱的感受、第一次出人头地的感觉、第一次互相爱慕的情景,这些复杂的情绪霸道的将柳蓝语这个名字深深印刻在陈强心中。
  相比起来,虽然李童童在自己心中也占据了一块最洁净无瑕的处丨女丨地,可是却如同那过往的青春岁月一般,令人怀念徜徉,伸手时却住不住一丝雨季飘过的风,淡然而逝。
  他想趁着这一次机会,再给予李童童自己最后的温柔与亲密,然后就要将心中的决定告诉她,她不该被自己牢牢束缚住,作为一个女孩子,虽然在当今社会上,对于结婚年龄的看法已经晚了许多,可是再过几年童童也不年轻了,她终究还是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才行。

  嗯,也许这场演唱会后就是最好的机会了吧,陈强暗自下定了决心,不能再拖下去了,时间的流逝只会让自己更加犹豫不决。
  伴随着悠扬旋律的结束,陈强的思绪也回到了怀中的童童身上,他轻轻的,如同搀扶一般将对方推离了自己的怀抱,童童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不知不觉中居然钻到了对方的怀抱中,便犹如过电一般一个激灵离开了。
  正当两人都觉得场面尴尬无比,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忽然有人敲了敲门,声音轻柔而缓慢,似乎像是十分小心恭敬的样子,但是偏偏敲门声的顺序又比较杂乱,不像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服务员该有的素质。
  “进来。”对于陈强来说,这无疑是一根救命稻草,可以很好的缓解现在的窘境,正当他兴冲冲的打开门时,却看到了一张令人望而生厌的谄媚脸。
  “哦,张坊,你醒的挺快啊。”陈强看到眼前这熟悉的面容,顿时喜悦全无,当然了,看对方表情就知道是来赔礼道歉的,不过非得要在别人欣赏演唱会的时候进来横插一脚么。

  “我命贱,所以伤好得也快,嘿嘿,陈老板,真的对不起啊,是我有眼无珠,两次冲撞了你。”张坊有一句话倒说得挺多,他现在故意挤出来的卑微贱笑,手上提着准备的礼物,让陈强不禁有些想吐。
  “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吧?嗯?”陈强不愿意和他多废话,直接甩出了一句话,言下之意很简单,之前两人打赌若是陈强能够从头到尾保证演唱会的顺利进行,那么张坊就必须离开治安队,如今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化解了对方的阴谋,甚至连上司王辕都表态了,虽然演唱会还在进行,但是张坊也已经输定了。
  果然对方神色一变,尽管十分微小,但还是被陈强捕捉到了,带着一丝嘲讽的口气说道:“看你这表情,好像本来还以为我忘了这事?看来不需要我提醒了吧,该怎么做,自己说。”
  张坊的脸涨如猪肝,他本来以为对方也是个大人物,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再加上还有王辕这层关系在,既然上司已经出面做了调停,自己好歹也是治安队的队长,又不是什么民间乱七八糟的结社小团体,要是真的离开也就相当于擅自离职,再说这样以后自己还怎么混,无论是流氓还是治安队一定都当成笑话看也就算了,甚至许多被欺压过的仇家都会找上门来。
  “陈老板、陈董、陈爷……我错了,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老虎脸上拔毛,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张坊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抽自己耳光,这一招也是他的压箱底绝技了,在跟随王辕的这些年里,有时候不慎犯了什么让王辕不喜的错,他就这样抽自己耳光以求原谅。

  可陈强却不吃这一套,他也是社会底层跌打滚爬过来的人,对于这种套路一般的认错手段,早就了然于心,虽然他自己并不屑于使用这种手段,但是各种工友,包括那曾经掳走过唐灵的郑虎,都活灵活现的演示过,所以陈强非但不吃这种道歉手段,反而还非常反感。
  张坊看到陈强的脸色非但没有变好,反而还越来越难看了,还以为自己的动作做得太轻了,没有显现出足够的道歉诚意来,于是一咬牙,狠下心来用真正的力气抽打自己的脸颊,包厢内啪啪声此起彼伏,一波接一波,不久张坊的腮帮便肿了起来,而陈强依旧没有任何表示,他只好停下手来,因为再打下去怕是牙齿都要飞出来了。
  “就这样?”正当张坊想要稍微休息一会儿的时候,陈强忽然冷冷的冒出一句话,让他犹如被冷水淋头一般惊恐万分,本来以为陈强不在意这,却没想到这个冤家只是在看戏,张坊才刚刚放下手来,他就开始警告了。
  张坊没有办法,只好继续抬起手来,想要借着抽自己的脸,却被陈强阻止了,正当张坊脸色一喜,觉得陈强恐怕是接受道歉,不忍心再看,要放过自己时,对方却从口中吐出了更令人绝望的话语:
  “张队长,你无缘无故的在这里演了快十分钟戏,我怀疑你是要不到这个包厢,所以才故意过来蹭我们的看演唱会吧?”陈强装作装傻的说道,“如果你没有其他事的话就请回去,你想不起来的东西,我会让王局长提醒你的。”
  张坊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心理防线彻底崩溃,跪倒下来,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求饶:“陈董!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了我这一回吧,我这辈子什么事都不会干,也就只能在治安队里混混日子了,您要是让我辞职,那可是断了我唯一的活路啊。”
  陈强带着不无鄙夷的口气说道:“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给人当狗腿子就这么开心么?你身体也没什么毛病,出去打工当服务员,工地搬材料,做什么养不活你自己?非要做这些欺软怕硬的事?”
  张坊还是不断磕头,神色凄惨,虽然这其中不乏有夸张的演技,但绝对是有真情实感在的,他知道,那些被自己收过保护费的,以各种理由欺压甚至砸场子的人,都只是因为他这治安局的后盾才不敢动,一旦丢了这块招牌,他的好运和人生也差不多走到尽头了,也许半夜走在路上被飞来的一块板砖爆头都不是没可能。
  陈强见对方的心理防线基本溃散了,便适时的用诱惑的口气说道:“不过我也不为难你,你自己约定好的事情,总不能抵赖吧?就算你要取消这个赌约,怎么着也得拿出一些像样的条件让我面子上过得去才行。”
  “啊我懂了!”也不知道这张坊脑子怎么长的,居然想歪了,大声说道:“那我认您做干爹吧!陈董,从今天起您就是我的爹,我就是您的儿子,您想怎么打骂我都成,就是别断了儿子可怜的唯一活路啊。”
  “噗嗤!”本来不想理张坊,因此一直坐在包厢前方看演唱会的李童童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调侃着陈强:“陈董事长,你现在多了个年纪跟你差不多的儿子了,以后养老有指望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