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9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很喜欢他谦恭的态度,而且小伙子长得倍津神,仪表堂堂,阳光帅气。把车钥匙丢给他道:“送我们回锦绣花园。”
  回到锦绣花园,我从钱包里掏出五百元递给他道:“辛苦你了,打车回去。”
  曲小虎连忙摆手拒绝道:“谢谢徐总的好意,我自己想办法回去,再见。”说完,一溜烟消失在夜色中。
  进了家门,乔菲脱掉鞋径直去了卫生间,紧接着传来阵阵呕吐声。我突然想起那晚的叶雯雯,如果我要是神志不清,或许情况会变得很糟糕。

  我顾不上想这些,将她的鞋摆好把包挂起来,来不及换衣服,先为她冲了一杯热牛乃,然后把药准备好,左等右等不见出来,小心翼翼地走到卫生间侧耳倾听,似乎没什么动静,敲了敲门道:“乔菲,你没事吧?”
  等了半天没动静,不能再等下去了,我立马推门而入,房间里充斥着剌鼻难闻的酒味,而她坐在地上趴在马桶上似乎已经熟睡。我走到跟前轻轻推了推道:“喂,睡着了?”
  她没有回应,蠕动身体扭头继续熟睡。看来这酒的后劲十足,再加上风吹,轻松将自诩酒量好的她撂倒。
  我无奈地摇摇头,弯腰撑起她准备抱进卧室。还没抱起来,她一阵疼痛哀嚎,才意识到碰到她的伤口了。我只好跪在地上,一点点将其抱起,费了好大力气站起来,顿时满头大汗,这醉酒的女人果然沉啊。
  抱到库上,她的头微侧转向窗户一边,头发凌乱散落在脸上,双手自然垂下双腿交叠弯曲,露出的肌肤在灯光下闪烁着凝脂般的耀白,修长匀称的美足甚至好看。
  我没有特殊癖好,不过她的脚确实好看,小巧玲珑,玉骨冰肌,脚背与小腿过渡得尤为自然,好像跑车曲线般优美流畅。若隐若现的青筋连接到如嫩笋般的脚趾头上,另一种美的韵味。
  此时此刻,荷尔蒙的裂变式分泌让我有些把持不住。可想起她的约法四章,高涨的情绪渐渐消退下来。乔菲不同于别的女人,倔强冷漠的外表下保留着传统女人的羞涩和贞洁,这与时代的发展无关,而是潜在的另一种等待的爱。这种爱,既是对自我的保护,又是对未来另一半的守护。
  我坐在库边安静地欣赏着,将凌乱的头发归置好,露出泛着夕阳般的玫红,小巧的嘴唇微微翘起,鼻翼微微翕动,随着胸脯上下起伏均匀地呼吸着。也许这时候才是最幸福的时刻,哪怕一直看到天亮都乐不思蜀。

  “雨阳,雨阳,别走,别离开我……”
  乔菲突然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梦呓。
  我一下子愣在那里,还以为是叫我的名字,可仔细一听,分明是雨阳。这又是谁?
  还不等我寻思,她又安静地躺在那里,抓着我的手缓缓松开。翻了个身,侧向另一边。
  我有些懵了,怎么突然又冒出一个人,难道是长谷川枫吗,可印象中他没有中文名字啊,那这个雨阳又是何方神圣。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我发现她胸口印出淡淡的血迹,顿时一阵心慌,却不知所措。冷静片刻推了推她道:“喂,醒来了。”
  她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办,一定是伤口出血了。医生那天特意交代要卧库静养,不能做剧烈运动,更不能吃辛辣食品,而且要勤换药,肯定是今晚喝酒喝得,亦或刚才在卫生间时动作过猛而所致。要是感染了,后悔都来不及。
  连续叫了好几次,她依然没有反应。情急之下,我走出门外拨通了方佳佳的电话。
  “喂,方姐,睡了吗?”
  “还没,刚到了厦门,怎么了?”
  我有些无语,吹了吹头发道:“去干嘛啊,旅游吗?”
  “哪有心思旅游,我过来这边考察一个项目。”
  “什么项目?”
  方佳佳道:“你知道云阳现在什么市场还处于一片空白吗?”
  “不知道。”
  “航空包机业务。”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早就有了,前段时间还打算包机来着,你该不会打算搞这个项目吧。”
  方佳佳不屑地道:“我调查过了,他们那些所谓的私人航空公司,业务仅限于商务包机,其他业务还处于一片空白。比如说空中婚礼啊,包机游玩啊,商业广告啊等等。另外,他们公司没有属于自己的飞机,都是从民航租来的……”
  我越听越心惊肉跳,打断道:“方姐,你该不会真要涉足这一领域吧。”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正好这个市场还没做起来,我想把他做大。”
  方佳佳的淡定和自信让我目瞪口呆。在父亲的摄影工作室上就领教了她的商业头脑,没想到又打算玩高端产品,想法如此大胆,就是财大气粗的蓝天也不敢异想天开。我缓了半天道:“你打算自己买飞机?”
  她轻描淡写道:“这件事想法还不成熟,等考察后再做定论。对了,你找我啥事?”
  我这才想起乔菲的事,心切地道:“方姐,你的心可真大,乔菲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外出考察项目,她伤口出血了,而且昏迷不醒。”
  方佳佳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急切地道:“到底怎么了,严重吗?”
  我笑了笑道:“逗你玩的,不过情况有点复杂……”

  方佳佳听完我的复述后,责备道:“她伤口未愈你居然让她喝酒,不要命了啊。”
  我连连自责道:“都是我的错,不让她喝非要喝,拦都拦不住。”
  “你赶紧给她擦擦脸,把药给换了,要是不见好,立马送医院,听到了没?”
  我小鸡啄米般点头道:“好,我这就去。”
  挂电话时,我本想问一下雨阳是谁,想想还是算了,照顾乔菲要紧。
  打了盆马奔驰豪车无数,甚至不多见的迈巴赫法拉利都能看到,开个20多万的车压根找不到存在感。
  在这里才能感觉到什么是穷人,即便再奋斗几辈子都无法追上别人的脚步。间接地看到云阳这些年涌现出的中产阶级越来越多,那我算什么。
  “徐朗?果然是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连忙坐起来,定神一看确定是王熙雨,不自然地笑笑道:“哦,我下来抽根烟,顺便透透气。”
  王熙雨噗嗤一笑道:“怎么,乔菲姐不让你在家里抽烟啊,家教挺严的啊,呵呵。”
  我淡然苦笑,上下打量一番,看着她着装暴露好奇地道:“你这是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和几个朋友玩去了,本打算叫你来着,想着乔菲姐肯定不让,呵呵。”
  “我一大把年纪了,就不和你们小年轻凑热闹了。”

  “你才多大啊,不就比我大三岁嘛,干嘛说的自己那么老。”
  “没听过三岁一代沟吗,我和你已经有了代沟了。”
  王熙雨猩红的嘴唇微微上扬,抬头瞄了眼道:“要不去我家坐坐?”
  “呃……算了吧,我一会就上去。”

  “走吧。”
  她不管我愿意不愿意,硬拉生扯拖着我进入对面的单元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