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3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毕子安,如果你要这样想,我真的无话可说,你只看到了我表面上的风光,你看到我背后的付出吗?你抱怨别人过得好,自己却不审视,你做了什么?你想躺着把钱赚了,你也要有那个本事,有那个功能,所以,别天天盯着我为什么过的好,问问自己凭什么能过的好。”
  我实在不想说什么了,因为我跟白子惠好了,所以就妒忌我了,你他妈的不行,你怪我,人家为什么选我不选你,没想想清楚吗?
  打完了毕子安,我他妈愣了,毕子安呜呜的哭了起来,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
  我去拉他,拉不动。
  没办法了,我一边吃串,一边看他哭。

  吃差不多了,他情绪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能看出来他已经喝多了,但是没有醉到失去意识的程度。
  我打了一辆车,送他回去,路上,毕子安闭紧了嘴巴,一句话不说,也是。今天说的挺多的了。
  把毕子安送到了租的地方,我说:“毕哥,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想一想,对你重要的到底是什么,是要比过我,还是要怎么样,你好好休息。”
  说完我没多留,走了。
  回去后,想想还是挺唏嘘的,心里面觉得堵得慌,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变成了这样,怪社会压力大,还是怪他自己心理承受能力,似乎都可以解释。

  算了。这事就到这里吧,毕子安想不想明白看他自己了,我该说的话都说了,人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明白需要自己清醒。
  其实我心里还是想他好的,但是他跟我一直对立,就只能是敌人。如果他幡然醒悟,也是挺好的。
  况且这个游戏就不是毕子安可以玩的,王承泽是什么人,能把毕子安玩死的人,最好的办法还是敬而远之,逃离这个漩涡。
  至于我,我是逃不了。我已经深陷其中。
  回到了家,抽了一根烟,是放松,也在思考。
  东湖我肯定是呆不长的,我还是要回去的,毕竟那边有家,还有白子惠,对于我而言,都是十分重要的人,况且,我还要查明关珊的死,看看是不是跟变态说的一样,是曾茂才下的手。
  可是东湖这边也不能放弃,毕竟我在这边打开了局面,替别人做嫁衣,心有不甘,我走了,田哲可以挑挑大梁,事实上,很多事都是田哲在做,而他也让人放心,如果交给他,我还是放心的,起码我们的利益一致。
  还有一个原因,东湖这边要更开放一些,因为是沿海,对田哲这样的人也更包容一些,田哲在这里更如鱼得水一些。满足那方面需求,也算是不错的一件事,让田哲更想要留在东湖。
  只不过东湖这边我也要常来,毕竟有童香的关系,这边公司的发展跟童香还离不开,但是矛盾来了,我借着童香的势力发展公司。公司发展是为了白子惠,可白子惠又不喜欢我多跟童香接触,她虽然知道有好处,但是我觉得白子惠的理智渐渐消失,而我也清晰的认识,我现在有点玩火,童香的手段还没有使出来,但我相信很快了,她会逼我低头,或者从另外的方面诱惑我。
  这是煎熬,我很想拒绝,但现在有些晚了,完全拒绝,那惹大事了。那就得罪童香了,她之前有多大的能力,之后便会用多大的能力对付我,这很可怕,尤其是一个恼羞成怒的女人,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况且。我这种惹她生气的方式,让她很没有面子。
  想一想,她向我求欢,我却不识抬举的拒绝,那梁子可就大了。
  很为难,我有点作茧自缚了,唯一一个办法。就是早点离开东湖,那样的话,童香对我有什么企图,也会慢慢的熄灭,这样的话她会寻找另外合适的目标,毕竟她不能离开东湖,她的势力在这里。去别的地方,还容易暴露。
  看来,要加速完成任务,离开东湖。
  这想着想着,手便不知不觉的拿起了烟,我一看,抽了差不多半盒多了,屋里面满是烟雾,我走到了窗户边,打开了窗户,通了通风。
  站在窗边,放在茶几上的电话响了,柳笙的来电。
  “董宁,最近很努力,干的不错。”
  齐语兰应该把信息反馈回去了,还挺快的,我笑了笑,说:“你和曾哥还好吗?”
  虽然我心怀鬼胎,惦记着要查关珊死亡的事,但表面上不能表现出来,要友好,跟不知道这件事一样。

  柳笙说:“老板很好,我也很好,你最近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说:“怎么了?”
  柳笙说:“有人还想找你玩玩枪。”
  我说:“之前那事不是完了吗?”
  之前跟他们打真人CS,柳笙带我去,只要是为了那个姓蒋的,想要走他的关系,现在事情完了,我觉得跟他没什么瓜葛了吧,另外,我现在是在外边出任务呢,让我回去算什么,跪舔那姓蒋的?
  再说,现在官场里面的人,我都觉得是同舟会的,童香我都怀疑过,后来觉得有点不可能的是童香一个女的,还这样年轻,便当那么大的官,有点招摇,同舟会应该小心一点才是,但总而言之。我现在对当官的缺乏好感。
  柳笙说:“事完了,关系却不能完,总不能让我抛头露面陪他们玩吧。”

  确实不像话,因为柳笙这样一个漂亮女人天天跟那些老爷们混,容易出事,有些事也不方便,比如一起去娱乐娱乐。自带一个美女算什么,曾茂才看来还想在姓蒋的身上做点文章,那么我就是他的棋子了。
  想到这里,我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那么就是我的特勤身份,,瞒不了有心人,那么曾茂才跟我走的这么近,帮我又让我替他做事,会不会被人怀疑也是特勤呢。
  想了想,我觉得曾茂才挺高明的,我们之间的联系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这样的话,反而洗脱了嫌疑。我估计曾茂才那边也有准备,之前齐语兰让我调查曾茂才,可能这件事不是假的,有这个任务记录,这样就是解释清楚我为什么接近曾茂才,因为他是我的目标。
  我说:“好吧,我看看时间。不过估计最近不行。”
  刚刚回去过,我想等几天再回去,太频繁回去不好。
  柳笙说:“没事,我就是告诉你一下,有这么一件事,具体你自己安排。”
  我说:“好的。”
  柳笙说:“那我挂了,董宁。”
  刚挂断电话,童香的电话又来了,说实话,我心里有点恐惧,怎么处理与童香的问题,需要小心谨慎。
  可这个电话不接不行。
  “童姐姐。”

  童香笑了笑,说:“董宁,听说你前两天出差了。现在回来了?”
  我说:“是的。”
  童香说:“有时间吗?见个面!”
  我说:“好的。”

  晚上我吃饱了已经,不过童香邀约,去吃饭,我吃饱了也要去,这跟领导喝酒一样,你已经不行了,就要吐了。那你也要喝,领导敬你酒你不喝,是不是想死,还想不想工作了,吐了接着喝。
  日期:2017-02-09 07: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