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7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和平心中盘算了一下,知道自己不能盲目的附和,那样会令市长反感的,便说:“这个想法很好,我是赞成的,但是关键如何让金角的临时政府听取我们的意见。缅南没有成立经济特区的先例,很可能找不对方法,那我们就要替他们搞出一套经济特区的行事准责,仿照我们的深圳、香港来对比,让他们明白对外开放的好处。”
  张清扬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心中却是一亮。
  陈静望向吴和平,笑道:“吴市长,您的意思是我们要出去参观学习?”
  吴和平说:“看看是一定的,等我们拿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以后,才能向缅南发表意见。必竟缅南有很多干部对我们有敌意。而且我们提出的这些意见,或者说是援助要求,带着很大的政治色彩,如果不能成功,接下来再谈就有难度。经济特区,高度的经济独立,特殊的政治地位,这些都是敏感因素。金角的控制权刚刚被缅南中央政府收回,现在就提出成立经济特区,很有会多人反对的。”

  张清扬明白吴和平说得对,金角成立经济特区,虽然它会发展起来,但受益最大的还是江洲市,将来,它有可能成为江洲市强大的经济后援。可金角已经脱离缅南的政府军的领导有二十几年,现在刚刚被收回,其政治上很不稳定,在这个敏感因素下,如果自己的意见被驳回,对未来的发展也将产生很大的不利影响。而且马上就要人代会了,如果出现意外,自己可是没有脸面。
  张清扬便说道:“吴市长说得很对,但我们不能害怕失败。我这个只是初步的构想,等回头和陶書記商量一下,如果他支持,那我们就立刻行动起来。我觉得还是请一些相关方面的经济专家,也可以请缅南的学者们,我们多开几次恰谈会,不以政府的名议来办,就以经济的名议来谈,广纳良言。我们要让缅南的干部知道,我们的这个建议,是完全出于经济为目的,而没有任何的政治考虑,他们没必要担心受到我国政治体制的影响。”

  说完以后,张清扬突然想到,吴和平的想法到是和岳父陈新刚一样。记得当初提到这件事情时,陈新刚也这么提醒过自己。这么一想,他便对吴和平说:“如果这个提议可行,那么我们就要成立相关的工作指导小组,与缅南展开多方讨论,那时候……吴副市长,你可以肩挑重任哦1
  吴和平表面荣辱不惊,可心中却是兴奋异常。如果自己能为金角成立经济特区做出贡献,那么将来在资历上将是重重的一笔啊!
  张清扬又转向陈静和胡秀林,说:“这周就算了,准备一下详细材料,下周召开政府常务会议,让各位都议议。”
  散会以后,三人离开张清扬的办公室。吴和平的心里不像另外两人那么平静。他知道如果没有合适的契机,这个副市长的头衔怕是要挂到退休,而现在,好像机会来了。如果这真的是一次机会,那么一定要劳劳把握住!
  张清扬没有休息,而是马上给陶英杰打去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和他商量。挂上电话,马上出门赶去市委。坐在车里,张清扬就想,本质上来说,陶書記是不会反对自己的。现在无论如何,他只会支持。
  果然,当陶書記听完张清扬眉飞色舞的讲述以后,表明了支持的态度。他也知道如果在自己任期内,江洲可以促成金角成立经济特区,那么自己脸上也有光。但如果这个提议失败了,自己也没有损失什么,真正丢人的是张清扬。
  不过陶書記也没有忘记提醒张清扬,他说:“市长啊,人代会还有两个月就要召开了,在这以前,可是不能出乱子1
  张清扬明白他的提示,感谢道:“陶書記,我明白。但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放弃一些敏感工作。”
  陶英杰微笑点头。
  周日,一辆飞驰在海边公路的军用敞蓬越野车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力,豪华的配置,深绿色的迷彩条纹,以及让圈内人一看便知道是南方军区机关小号车的车牌。
  这一切都说明了车主人身份的不一般。
  公路上行驶着不少高级敞篷跑车,可是与这辆军用越野相比,无论是从性能还是其内在的价格上,都相差太远。必竟像这种专业的军工产品,可不是有钱就可以买来的。
  这辆军用越野车的出现,令那些正飙车飙车得有些疯狂的少男靓女们眼前一亮,他们不禁放慢了车速,认真地打量着这辆车。
  张清扬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戴了一幅暗灰色的挡风镜。他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陈雅,捏了捏她的小手,轻声道:“老婆,慢一点,你老公我一会儿晕车了……”说到最后,自觉脸面无光,有些惭愧得很。

  张清扬万万没有想到陈雅的车技已经好到了这种程度,这一路上,把车操作得像一匹脱僵野马,超车无数。可是无论车速多么快,其灵活的躲闪,以及轻快的变速,都和女主人的清冷融为一体。张清扬也不知道小雅是不是有意在自己面前表现车技,飞快的速度还真令人受不了。
  听到张清扬这么说,陈雅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缓缓把车速放慢,看得出脸上极为得意。张清扬一阵气闷,伸手捏了下她的小脸:“坏老婆,你就瞧不起我是不是?”
  陈雅仍然笑着,什么也没说。摸着她光滑的小脸,张清扬又怎么会真正的生气,又瞧了瞧她这身严肃的军装,叹息一声缩回了手。无论她是自己的什么人,张清扬都有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
  陈雅是前天回来的,处理完总参的事务,就又回到了张清扬身边。随后,仿佛是要在这里长住似的,在南海军区要了一辆车。今天两人是去参加南方军区副司令员、南海舰队司令员徐边南中将儿子的婚礼。徐边南的父亲曾经也是军中要员,徐家与陈家是世交,但由于辈份的原因,徐边南要喊陈新刚为小叔,他与陈雅也就成为了平辈。
  车速放慢以后,刚才被超的那些车陆续追了上来,其中有一辆红色的保时捷更是挑衅地行驶在越野车的车旁,车上坐着一男两女,都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两个女孩子都是地道的南海妹子,雪白光亮的皮肤,性感的身材,只是身高有些娇校其中一位穿着十分暴露,鼻孔上更是穿着金圆环,一头蓝色的长发随风飘扬,仿佛网络游戏中的人物。
  扭头望着这些孩子们,张清扬便觉得自己的年紀大了。想来这些人应该就是江洲市的富二代,属于最近富起来的那部分人的子女。只是他们继承了父辈们的财产,却没有继承父辈们打拼的精神,只知道吃喝玩乐。
  开车的小青年也放慢车速,对陈雅招手道:“军人妹妹,我们比一比啊?”

  陈雅目不斜视,专心开着自己的车,就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那位鼻孔上穿着金圆环的少女听不到回答,便有些嚣张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陈雅喊道:“喂,你牛什么啊,和你说话没听到啊?”
  陈雅虽然微微皱眉,但仍然没回答。这时候张清扬也扭头望过去,心里有些气愤。别人说他可以,可是一听到欺负小雅,他可就不满了。
  “老婆,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张清扬轻声道,像个小孩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