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4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显然不是,这样看似轻巧的话语,如果仅仅是个人感觉,赵旭不会拿到这样的会议上来说。更不会和徐岩同时对同一个兵表示反对。

  温朝阳说道,“你们一个连长一个指导员,具体地说说看,这个兵,怎么让你们不舒服了。”
  徐岩和赵旭对视着,憋了半天,徐岩说道,“我用一个字来形容他,假。”
  赵旭接过话头说,“训练卖力显得假,工作积极显得假,说的话笑的容,都显得假。他的行为给人的感觉是,都是经过严密的设计。做每一件事情,做还是不做,都经过缜密的思考。”
  徐岩说道,“这样的定力可以视为稳重,问题在于,他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不是集体,而是个人。这个兵可能会成为军事素质很好的兵,但目前来看,我很难有信心相信他成为部队想要的兵。”
  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了。
  部队要的是什么样的兵?
  部队是讲集体荣誉的地方,部队是讲集体的地方,单兵的力量之所以被重视,是因为这个战斗集体是由无数个单兵组成的。而把每一名士兵死死扭在一起的,除了思想教育之外,还有个人的特性。
  一些性格比较极端的兵,与其花费很多的精力去引导他,不如放弃他。部队说到底是杀掠果断的地方,一个方式明显的投入和回报无法形成正比关系,那么就会被果断放弃。
  徐岩说道,“用一段时间来针对性地教导他,我是相信有成效的。但是,咱们最缺的就是时间,并且,这样一个兵在集体里面,是一颗定时丨炸丨弹,是一个以他个人为中心的集体。两个集体思想,队伍没有办法带。因此我和指导员商量过后,做出这样的建议,与其努力,不如放弃。”
  “小小年纪城府极深,这里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留下来,下了连队,一般班长是控制不了他的。”赵旭说,“损失掉一个兵可以承受,影响一个集体,结果怎么样都是很难承受的。”
  李牧同样有些意外,因为这个慕容明晓也是他从幸福县那边带过来的兵。他对这个兵的第一印象不算差,也算不上好。当初挑兵的时候,慕容明晓就是一个颇有争议的人选,最后他和李啾啾经过商量之后,才决定要下他。李牧看兵的眼光不会差,此时连徐岩和赵旭这样基层带兵经验丰富的人都明确表示此兵要不得,就证明了当初他的顾虑是正确的。
  但让李牧惊讶的是,慕容明晓的军事素质的确不错,在这一方面,他成长得很快,说明训练上面是很努力的。关键在于,他努力的出发点是单纯地为了个人前途,而从来没有把其他事情放在心上。
  太过精明不是什么好事。
  温朝阳看了李牧一眼,随即呵呵笑着对徐岩和赵旭说,“这么说,这个兵的行为应当很出格才对。怎么我和三号一直没有发现。”
  他有资格说这个话,虽然比不上李牧的事无巨细,但他对新兵营一百零七名新兵的情况掌握得也是比较多的。慕容明晓这个兵有罕见的复姓,因此很轻易的就给人留下印象,温朝阳是知道这个兵的。
  赵旭略微有些无奈,说道,“这是另一个让我徐岩参谋长不喜欢的地方,他把自己藏得太深。他很难对别人产生信任感,甚至对他的老乡也有一种蓄意式的戒备心理。”

  “哦,一连有个叫顾九的兵,慕容明晓和他的关系非常好,也只有这一个兵。”徐岩说,“前期是他的班长找我谈过这件事情,我这才引起重视。政委,三号,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我建议把他调去守仓库,磨炼个一年半载以观后效。”
  慕容明晓和顾九的关系,李牧和李啾啾最清楚,他们俩不但是发小,而且顾九还救过慕容明晓。恐怕也只有这样的关系,才能让慕容明晓产生信任感。
  部队是对信任感很重视的,各种战术的配合,各个科目的配合,兵们之间没有足够的信任感,会导致集体上的危机。上了战场那就更不用说,简直就是灾难。
  支撑107团运转的,有一个专门的物资仓库,军区直属部队派有部队看守,理论上,那里也属于107团的管辖。但是物资仓库并不在营区这里,也不在驻地周边,而是在金陵远郊,距离遥远,想管也管不了。不过往里面塞新兵,这点权利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没有彻底调出去,还保留在107团的编制里,说明徐岩还是对慕容明晓心存希望的,毕竟他的军事素质是有目共睹的,思想上的缺陷弥补足了之后,就是个好兵。
  温朝阳看向李牧,说道,“三号,你怎么看?”
  “那就按照参谋长的意思办。守一年仓库,这心性不能磨过来的话,咱们也就不要在这个兵身上浪费时间了。”李牧说。
  众人点头。
  此时,张以陌提出了一个问题,“政委,三号,这里有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入围的这些兵里,有好几个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幸福县籍的兵,加上慕容明晓,有五个人。”

  三十个兵里有五个兵是来自同一个县的,这个事情是要提出来讨论的。
  温朝阳缓缓点了点头,说,“这个问题要引起重视。攀老乡关系这种现象,影响很坏,与部队的稳定息息相关。要好好讨论一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他还是尽量用缓和表达方式来表达。
  这个现象,放在几十年前,那就是必须要引起高度重视的政治问题。拉老乡关系就意味着会产生小山头。部队只允许有一个山头,其余的出现的大小山头,都必须要打掉,这样才能完全地保证部队战斗力的完整,以及部队的稳定。
  历年来的征兵工作都在遵循着这样一个规定:异地征兵。军校除外。包括武警部队通常都是异地征兵。而且不是每年都固定的。比如说今年东南和北方的到广东去征兵,那么明年就有可能是东南和西北的到中部征兵。每年都是随机的。同样不是按照军区管辖的区域来划分。
  这么做的目的是尽可能地打乱部队的籍贯成分。
  几十年前这么做的考虑是杜绝兵变,避免出现新军阀。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营三四百号人,一名当了营干部或者连队指挥员的军官,加上十几二十名同乡,就构成了起义的所有要素。
  我党是干什么起家的,岂能不防着这一手。
  几十年下来形成了一个惯例,但是政治色彩已经不像是以前那么厚重。同一个营出现四五个同一个县的兵也不再是特例。

  但,三十人之中有五人是同一个县的老乡,还是得引起注意。
  涉及到政治问题,李牧通常很谨慎,因此此刻也是表情严肃地思考起来。
  具体名单还没出来,就先是冒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让大家都沉思起来。
  日期:2017-02-09 07: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