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3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语兰说:“是的,李国明只是模糊的知道同舟会的存在,知道有这样一个手眼通天的组织,知道任何地方都有同舟会的人存在,只有自己的官运亨通离不开同舟会的扶持。可是同舟会的核心他触摸不到,因为这个组织已经发展到了庞然大物的地步。”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彻底的清除呢,同舟会干的是什么事我太清楚不过了,从李国明帮那些大人物搞的地下宫殿就能看出来,他们凌驾于其他人之上,他们当自己是主宰者。掌控别人的命运,因为自己的欲望,便能做出当街抢人的事,何等丧尽天良,可是他们的势力又那样的大,齐语兰努力了,那件事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我跟齐语兰说了我的想法。
  齐语兰说:“董宁,有很多原因,没办法除掉这个组织,第一,最核心的问题,利益,同舟会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很多人获得利益,让他们无比紧密,他们会一直对外,抵抗外部压力,第二,隐秘,创始者深知出大招风,所以用一切手段掩盖同舟会存在,这样的好处便是他们能够慢慢壮大,第三,便是人心了,每个人都在考虑自己的得失,所以有对同舟会下手的机会,但因为太计较得失,便错过了。”

  这话说的很明白。我懂。
  每个人都有自己诉求,为了自己,是几乎所有人在做的事,那种舍己为人的人有,但是太少,并且会越来越少。
  因为现在这个社会不崇尚,你为了自己。别人骂你傻逼,久而久之,也没有最开始的初心了。
  可是有一点我不太懂,王承泽是同舟会成员,但王家跟境外势力勾结,这个消息应该不是假的,曾茂才给我的,那么说,同舟会跟境外势力也有勾结了。
  齐语兰是这样回答的,“董宁,掌握同舟会的人没有国家的概念,他们眼中只有资本,他们的野心已经膨胀到一个可怕的地步,跟境外势力勾结。那是因为有利可图,他们心里很清楚,也很明白,搞垮了国家,对他们没有好处,只有现在这样渗透到方方面面,才是正确的选择。他们不会搞垮国家,但是还是很可恶。”
  这点不用说明,他们已经凌驾于法律之上,罪恶之花盛开,他们得不到任何的惩罚,想到他们做的事,我心中只有一个冲动。拿起刀,看狗头。
  我估计跟我这样想法的人不少,但我有清楚的知道,这些人虽然嘴里面骂着这种不公平,但是心里又无比渴望成为上层阶级中的一员,无比渴望那种掌控别人命运的特权,被别人欺凌不行。但是欺凌别人可以。

  人性如此,道貌岸然。
  齐语兰解释了很多,我大概明白了,王承泽的身份终于可以确定,这对后面的行动有好处。
  我也把消息告诉了齐语兰,关于那块地隐藏的秘密,文物,国宝,无价,这几个词出现,齐语兰轻轻啊了一声。
  我说:“怎么了?”
  齐语兰呼出了一口气,说:“想到了一件事,你一说文物,我便觉得跟这事有关系。”
  齐语兰这样说,我挺好奇的,我说:“什么事。”
  齐语兰缓缓的说:“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一个很大的官落马,这个人很喜欢文物,但是清理他的财产,缺少了一部分,最值钱的那一部分,这部分是丨警丨察掌握到的,还有许多并不知道,这个官什么都不说,在监狱里没多久就死了。”

  我说:“所以,那些文物被埋在了地下,现在王承泽就是要拿到那些文物对吧。”
  齐语兰说:“看起来是这么一回事。”
  我说:“这个人也是傻,说了没准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齐语兰说:“不,董宁,你说错了,这个官员如果说了,那么他会死的更快,他虽然死了,但是保全了家里人,他的老婆孩子早就转移到了国外,过得很好,我想这里面同舟会出了很大的力气。”
  我说:“我懂了。”
  齐语兰笑笑,说:“董宁,不要压力太大,同舟会是个庞大的组织,但是我们身后也有强大的后盾,你刚才虽然说了特勤之中。被同舟会渗透,但是同样,同舟会中也有特勤渗透进去,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有人向善,有人向恶,不管出于什么心理。我们的人也有很多,也在做着对抗这个庞然大物的事,现在,双方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但没有到一触即发的那个地步,你做的很好,继续努力。”

  我说:“谢了,语兰。”
  齐语兰说:“你得到的消息,因为牵扯太多,暂时需要保密,所以不会提升你的级别,按理来说,你可以升级了,到B2。你心里面不要多想,有人记着呢,这样其实也是为了保护你,级别虽然不能提升,但是会有其他的补偿,金钱上的,我们的经费有很多。并且也很容易解释来源,你不要拒绝,没有让饿兵上战场的道理。”
  好吧,我笑了笑,接受了。
  给齐语兰打完了电话,我身体有些乏力,很累的感觉,得知这些秘密,也挺耗神的,想想,我之前只是一个普通人,现在得知了这么多的真相,确实让我有些压力。

  对这个世界,很失望。
  虽然有很多的美好。但是也有很多的黑暗,现在我看的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有点普通人,他们看不到,所以很开心的活着。
  知道了同舟会,那么接下来的任务便是接近王承泽,知道更多的消息。那些文物的下落,同舟会最近打算做的事,还有,针对我的另外一个计划是什么,想一想,要处理的事情真的不少呢。
  把电话放进口袋,又响了起来,我一看,毕子安的来电。
  接了电话,毕子安的声音有些低沉,他跟我说:“董宁,方不方便吃个饭,就咱们俩,喝一点。”
  听声音心情不太好。这又是玩什么把戏,苦肉戏。
  没问题,我奉陪。
  我说好啊去哪里吃。
  毕子安给了我一个地址,我打车过去,是烧烤,很普通,路边摊,离着公司不远,但是还挺不好找的,估计是毕子安随便走走,找到的这里。
  这样的烧烤摊,真的很让人怀念啊!
  一时间,我有些感慨。
  我坐了下来,毕子安已经要了肉。也开了酒,很便宜的二锅头,以前常常喝,便宜,味道也行,看我来了,毕子安露出了一个苦笑,说:“我输了。”
  这是什么意思。
  我有点懵。
  我怀疑毕子安的动机,但是很快我打消了,因为毕子安现在的样子真的很落魄,虽然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穿着皮鞋,一身干干净净,成功人士的样子,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身上应该喷了古龙水,味道很销魂。
  日期:2017-02-08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