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3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说:“你怎么想。”
  王承泽说:“虽然他有这个资格,但我并不建议吸收他入会。”
  男人说:“给我一个理由。”
  王承泽说:“他不喜欢我。”
  男人说:“这就是你给我的理由。”

  王承泽说:“那我换个说法,他不理智,虽然他克制自己,虽然他在尝试着改变,可是效果并不好,他因为某些事便会冲动不计后果,这种性格会坏事,不利于我们。”
  男人说:“好吧,我知道了。对董宁施行另外的计划吧。”
  另外的计划,是什么计划。
  要对我做什么吗?
  王承泽说:“我觉得不用太着急,我们现在知道他是特勤,本来最开始是吸引他入会,然后变成一个探子。进去特勤中,在特勤之中,我们的人并不少,不过更多会更好。”
  又得到一些信息。
  特勤之中有那个什么会的人,我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王承泽说:“董宁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棋子。但我总觉得他有些危险,虽然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我就是有这种预感。”
  男人说:“按照你的意思来吧,先等一等,然后进行另外一个计划。”

  王承泽说:“好的。”
  “那么,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
  王承泽说:“正在进行中。”
  男人说:“没问题吧。”

  王承泽说:“没什么问题,为了迷惑别人,我做了很多的掩饰,过段时间,便开始进行。”
  男人说:“东西在?”
  王承泽说:“应该在。现在也不确定。”
  男人说:“那一批文物值多少钱。”
  王承泽想了想,说:“很多钱,因为有的是珍品,可以说是无价之宝。”

  我懂了,王承泽要地是因为地下有文物。虽然知道了这个,但是信息还是不全,文物到底在哪一块地,我觉得不会是王承泽新买的那块地,也不会是曾茂才新买的那块地。因为王承泽说做了很多掩饰,那么一定是一块让人意想不到的地。
  另外,还有问题,王承泽怎么会知道地下有文物,并且还知道的很清楚。他说了,不确定,可是对有什么东西倒是熟悉,那么说有人把信息透露给了他。
  这些文物挖出来后,要流向哪里?
  信心量有些太大。
  男人说:“好了,我知道了,就这样吧,最近有很多事情,你要忙起来,你那边人手还够吗?”

  王承泽说:“够的。”
  男人说:“那好了。就这样吧。”
  偷听也就到这里了。
  而车也停下来了。
  “董先生,到了。”
  “谢谢。”
  我这样说,下了车,我没回家,而是在路上先给白子惠打了个电话。
  白子惠说:“有事?”
  现在三点多快四点,正是工作的时间,我一般不会这个时候打扰白子惠,所以白子惠一接电话,便知道我有事。
  我说:“老婆,我和王承泽见过面了。”
  临去之前。我把这事跟白子惠说了,白子惠嗯了一声,说:“发生了什么?”
  我说:“他说想跟我做朋友,为此,他愿意退出争夺你。跟陆家断了联系。”

  白子惠说:“真的?”
  我说:“看他的样子不假。”
  白子惠犹豫了一会,说:“那他一定有别的目的,会不会为难你了。”
  王承泽的事,我说过,没说全。但信息摆在那里了,不妨碍白子惠思考,况且,白子惠也知道我的工作性质,她知道。王承泽放弃为难我和白子惠的事,便意味着从另外一方面得到。
  我笑笑,说:“现在不知道。”
  白子惠说:“那你小心。”
  我说:“我知道的,我现在有点担心你姥爷那边。”
  白子惠说:“我知道你的意思,陆家快要倒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陆家的支柱是陆老爷子,本来陆老爷子指着白子惠,可是下了几步烂棋,把白子惠推远,现在没了王家,陆老爷子的计划打了水漂,陆老爷子有可能想不开,一蹶不振,那样的话,陆家没有别人当家。自然要倒了。
  我说:“老婆,我有不太好的感觉,我觉得陆家的事,你可以放下成见,能帮就帮一点。”

  白子惠说:“我考虑考虑。”
  我说:“那就这样。对了,你想没想我。”
  白子惠有点生气,说:“想个屁,一连好几天,我的身子还酸呢,就这样吧,我工作了。”
  气冲冲的挂了电话,这女人。
  给白子惠打完了,给齐语兰打,虽然白子惠是我女人。但是给齐语兰打这个电话十分重要。
  拨通号码,齐语兰接听,我说:“齐警官,问你一件事,你是四月三号的生日吗?”
  这是暗号,我们之前约定好的。

  我的意思是我需要一个安全的线路,说一些重要的事。
  齐语兰笑了,跟平常一样,她说:“董宁,你是要给我买生日礼物吗?”
  我说:“不可以吗?”
  齐语兰说:“你等下一下,我一会给你打过去,我这边有点忙。”
  我心照不宣,说:“行。”
  等了一会,齐语兰电话打过来了,她说:“董宁,你现在安全吗?说话方便吗?”

  我说:“安全,很方便,我长话短说。”
  当下我把王承泽说那个什么会的情况说了一下,并且告诉齐语兰,王承泽和他身后的人有拉拢我入会的可能。
  齐语兰说:“我知道了,王承泽加入的会到底是什么!”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同舟会。”
  齐语兰说了这三个字。
  “什么意思?”
  齐语兰在电话中解释道:“风雨同舟,取这个意思,所以叫做同舟会,成立时间大概有三十年多年,这个只是推测,谁也不知道具体是不是这个时间,但是可以查到三十多年前,同舟会开始活动,一开始,是为了互助互利,扩大交友圈子,最开始加入的人都是没权没势但很有能力的人,一路上相互支持,倒也打开了局面,创始人是个能人,很隐忍,没有因为同舟会的壮大而迷失,反而异常的小心,同舟会是有进入门槛的,不是什么人想进便能进的,到了现在越来越隐秘。加入的人也越来越厉害。”

  这样来说是个很大的组织了。
  权钱勾结,便是利益,隐藏着数不尽的黑暗。
  想想,这组织听起来感觉有些熟悉啊!
  我当下便问齐语兰,声音有点激动,“语兰,你告诉我,同舟会,是不是就是李国明背后的势力。”
  齐语兰说:“对的,之前没告诉你,是因为同舟会的存在是保密的,你的权限不够,所以不能知晓,虽然你跟同舟会有过接触。模糊的知道其存在,其实李国明只是同舟会的外围。”
  我说:“我懂,他只是一条咬人的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