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7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笑着迎上去,一弯腰,就把陈雅贴胸抱起,小拖鞋掉在了地板上,光洁的小脚在灯光下更显得亮丽。张清扬坐在床边,让她缩在怀中,陈雅极不情愿地扭动的身体,像一条不听话的水蛇。
  张清扬用一条手臂把她夹住,笑道:“怎么,想逃脱老公的魔掌么?哼,我今天看你怎么挣脱!”心想自己这样把她控制在怀里,她应该不会像过去那样反败为胜吧?
  岂料陈雅心中却在盘算着是不是让他知道厉害,可是又一想难得与他团圆,便不忍拂了他的兴致,只是把头缩在他的胸口,像只温顺的小猫。张清扬得逞地笑着,向后一倒,两人便重叠在柔軟的水床之上。
  陈雅的脸红红的,双眼紧闭,张清扬轻轻脱去她的浴裙,亲遍了她身上每一寸肌肤,贪婪地恨不得将她吞进怀中激情过后,张清扬拥紧陈雅,轻声说:“老婆,和你在一起最幸福了。”
  陈雅缩在他怀里,嘴角挂着笑意,伸出舌尖扫了一下他的胸口。过电般的感觉袭击着张清扬,让他为之一颤。
  “小家伙,学会讨好老公了!”张清扬没有爬下去。
  陈雅没说话,向张清扬怀里挤了挤。随后才说:“你……你穿上衣服吧……”
  瞧着她娇羞的模样,张清扬一阵无奈,但也只好穿上睡衣。陈雅也披上衣服重新缩在他的怀中,这才说道:“晚上接到首长的通知,我要回京。”
  “碍…”张清扬一脸的失落,搂得更紧了。
  陈雅的小手抓着他的头发,安慰道:“有些事情需要我处理,过几天还回来。”
  “哦,”张清扬又兴奋起来,搂着她的腰肢,笑道:“那……是不是我们再来一次临别前的缠绵啊?”
  陈雅羞羞地推了他一下,扭身离开他的怀中,缩紧了被角。张清扬痴痴地笑着,明白陈雅是在保护自己的身体。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陈雅很少给他二进宫的机会。
  结束了为期三天的访问,蒙凡大将率领缅南政府的要员偷偷离开我境。而孟委员长也在当天晚上,坐专机离开。两国领导人的行程安排,对外界自然是保密的。三天时间里,江洲市一切正常,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安保情况。就是在某商场发生了一起劫持人质事件,原因是某男子因为失恋,想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便在蒙凡访问江洲的时候,为吸引媒体在商场里劫持了他的女友。
  可是他赶的时机不巧,两国领导人在江洲会谈的敏感时期,江洲的公丨安丨机关暗中为干警们下了突然情况可以开枪的命令。在这种背景下,因谈判专家谈判无效,那位可怜的年轻人被当场击毙。这件事情并没有通报给媒体,便低调地处理完了。
  张清扬是第二天接到平安汇报的,虽然他也有些惋惜死去的男子,可是他不能怪平安。必竟在那紧要关头如果此事传出去,就有可能影响江洲的声誉,无论换作谁来当这个政法委書記,都会这么做的。
  不过,平安也看出了张清扬的惋惜,无奈地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张清扬点头,说:“要怪也只能怪他的无知,是他自己往枪口上撞的啊1

  平安表示赞同,说:“善后工作已经处理好了。”
  “平書記,你办事我放心,这件事就过去了,以后不提了。”
  平安明白张清扬的意思,说道:“是不能提了。”
  张清扬笑道:“不管怎么说,这三天来我们的公丨安丨形动是成功的,对于表现实出的干部、干警等同志,应该有所表示。”
  平安嘿嘿笑道:“还是市长理解我们的同志啊,我要是没有什么表示,手下的弟兄们可是要造反喽!”
  张清扬笑着点头道:“我明白你的难处,所以这次该奖的就要奖例,这是全市的大事件1他深知公丨安丨系统与其它单位不同,一般来说凡是碰到类似需要投入大量警力的活动,事后都需要给些奖金。

  平安一脸的笑容,满意地离开了。这段时间与张清扬的工作接触,让他感觉挺合得来。而张清扬也有同感,虽然平安的举报信仍然像雪片似的涌上自己的桌面,但是他还不想失去这样一位朋友。虽然平安眼下的支持只是工作上的,还没有明确地站立在他的身后,可一切都会变。张清扬相信,只要自己在年底的人代会上转正,平安会和自己更加的亲近。
  又过了一会儿,秘书郑蓬勃敲门说:“市长,项市长到了。”
  “请进来!”张清扬抬了抬屁股,却是没有完全直起腰,项歌已经跟在郑蓬勃的身后进来了。早上的时候,张清扬让郑蓬勃联系项歌,让他过来一下。
  “市长,您好,有事情吧?”项歌主动伸出手来,表面功夫做得很到位,到是不像石磊那般明显。

  张清扬请他坐下,等郑蓬勃倒茶出去以后,他才说道:“项市长,化工厂那块地的拍卖是你在抓吧?”
  项歌不明白张清扬的用意,只是点了下头,其余的话什么也没说。
  见他不问,张清扬只好开口道:“是这样的,这几天我又想了想,觉得那块地的招标应该高标准对待,对于那块地的住宅开发,一定要高质量,那么好的一块地,争取打造成江洲市的品牌工程,甚至是国内的一流小区!”
  项歌点点头,心说只要市长不是想暗箱操作,那就好办。他这才问道:“张市长,您具体的意见是什么?”
  张清扬摆手道:“这件工作你在主抓,我也不想指手画脚。呵呵……就是想在招标之前,我们政府要定下一系列的高标准,不能让什么样的公司都有这个资格,要在声势上,宣传力度上体现出这块地的价值,这样也能拍出一个好价。要有一个定位的标准,立向于高质量的建筑群体,比如生态小区、绿色的宜居环境,还要有各种高档的配套设施等等……”
  张清扬这样一讲,项歌便听懂他的意思了,点头道:“市长说得对,那块地按照陶書記的意思,也是要建成市内的精品工程。现在有了您所提的这些招标元素,我想会有一半的企业失去这个资格,这样更能提升这块地的开发价值。”

  张清扬欣慰地点点头,客气地说:“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具体工作还是需要你来做嘛,你背后不说我胡乱提意见就不错啦!”
  项歌连连摆手,笑道:“我可不敢,市长对于经济工作的掌控,那是高瞻远瞩1
  “呵呵,你就别给我扣高帽子了!”
  项歌站起身,说:“那就这样,我心里有数了,回去以后马上出台相关的拍卖标准。”

  “嗯,辛苦了!”张清扬握着他的手送到门口。
  望着项歌离开,张清扬心里的石头还在悬着,他知道项歌和那边也有着亲密的关系。
  项歌刚刚走回自己的办公室,书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皱着眉头接听,听桶中传出了女人的笑声。
  “项市长,回来了?”是伍丽萍的声音。
  “哦,是伍書記,有事吗?”
  “没什么事,刚才打你电话不在。”伍丽萍温柔地笑道:“去哪了?”
  她的语气令人不太舒服,听她这么问,项歌就已经明白,伍丽萍应该知道自己刚从张清扬那里回来。他冷冷地回答:“刚到市长那里谈了些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