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4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杨青松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投超过六十米,五十米多一点是正常成绩。一般来说,新兵投弹,四十米以上就算是很好的了,毕竟大纲要求的是三十米以上及格。到了老兵,经过强化训练,就要求上六十米才算是优秀。
  不单是新兵,而且是其貌不扬的杨青松。
  杨青松中等身材,和被退兵的文强东是好友,性格也是中庸化,扔到人堆里很难发现,他基本上就是杜晓帆这种外勤特工比较喜欢的类型。新兵三个月,各项训练都比较普通,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一类。你找不出他特别厉害的一项,但是你也挑不出他的毛病。

  他也一鸣惊人了,并且不是屎憋出来的。
  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惊喜,这是李牧希望看到的。他在新兵营上面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团领导当中,带兵经验最薄弱的就是他。而他来担任新兵营营长,正是出于这个考虑。就算上级不任命他来当营长,他也会主动要求。
  其实李牧心里很清楚,他基本上是没有机会回到正常的晋升轨道上。比如说,他没有机会去担任连长排长,这就意味着,如果不抓紧把欠缺的这段经验给补上,越往上走他的缺陷就越明显。
  因此,虽然担任的是营长,但是他做的几乎是排长班长的工作,事无巨细,管得特别的严格,这让下面的连排班长们三个月以来是倍感压力山大的。
  从制定新兵训练计划到亲自奔赴征兵,到新兵入营之后的各项训练的把控,顶着巨大的压力全程高强度,这中间还出了私自离队的情况,三个月以来,说是心力交瘁也不为过。
  也许李牧不会惧怕任何实战,从特种作战到低烈度武装冲突,再到反恐和护航,即便是深陷战区也从来没有惧怕过。

  但是带一支新兵部队,着实让他紧张得一天失眠不足五小时。
  就好比新晋奶爸照顾新生儿的那般忐忑和担忧。
  现在,总算是出成果的时候了,亲眼看到一个个果实地结出来,一个比一个的出乎意料的丰硕。那种自豪感是油然而生的。
  当然除了刘贵松这样的令人嘀笑皆非的屎王,不过他也是有实力有潜能,才能被激发出来。
  平庸的杨青松居然投掷出了七十米的距离,李牧第一个吃惊第二个是下意识的不相信。
  报弹员不会搞错,这么严谨的考核,报弹员就有三个,一个人出错不可能三个人同时出错。
  李牧指了指杨青松,说,“你再来一次。”

  其他人也回过神来了,面露惊讶嘴巴都有些闭不上。其他新兵甚至怀疑杨青松过去三个月故意低调,就等着今天一次性装逼装个够。
  杨青松很委屈,他也很纳闷,他并没什么异样的感觉,就是按照训练的时候那么来,只是毕竟是有感觉的,挥出去的那一颗,他似乎感觉到今天的力量不太一样,动作也流畅得不太像话。
  这个原因?
  副团长有令,他马上挑了一枚模拟木柄手榴弹。然后掂量了一下,找了个最舒服的握弹动作,然后调整着呼吸。
  可以助跑,等下还有立姿投弹,不能助跑。
  助跑之后三步交叉引弹投掷,具体的动作实在难以通俗地表示。按照字面理解,投掷出去前三步,双腿是交叉着运动。一开始训练这套动作的时候,会觉得非常的别扭,反而是投不远。熟练了之后才感觉到这套动作的妙处,将脚蹬力、腰部扭腰的力量以及臂力三力合一投掷出去。
  力量来自于大地,颇有些四两拨千斤的感觉。
  用这套动作投弹,能投多远千万不要去看胳膊粗细,而是看整套动作能不能流畅地下来。另外还有一个投掷的角度,四十五度角出去,划出去一条漂亮的抛物线,就跟迫击炮似的。
  因此有人形容投弹能力是人形迫击炮,李牧就曾见识过能投百米开外的强人,可不是迫击炮么。
  有些兵五大三粗,那胳膊那个粗啊,但是投弹甚至比不上看着瘦弱的兵,因为动作不连贯。而就靠手臂的力量来投掷,你是比不上三力合一的。

  力量+技巧显然是完全碾压力量的。
  如果说,杨青松这样的成绩放在阿甲呷呷或者李嘉图身上,众人恐怕不会这么吃惊。阿甲呷呷和李嘉图的身材差不多,都是一米七八左右的结实汉子。一看就是力量型的兵。
  事实上,阿甲呷呷之前已经成为了新兵营第一个突破六十米的新兵,李嘉图是第二个。现在,他们俩的成绩稳定在六十五米,上下浮动不超过两米,算是比较稳定的成绩。
  李嘉图憋了一口气,想着在投弹这个最后的项目里,好好地搞搞,把全营第一从阿甲呷呷手里夺走,也是能够弥补遗憾的。
  谁知,首先上场的杨青松就给他一个当头棒喝,直接摧毁了他的自信。
  说起来,阿甲呷呷这个怪物还真是人形机器,五公里和投弹都一直霸着全营第一。刚刚五公里第一的神话被刘贵松因为一泡屎给打破了,这还没完全缓过神来,刚刚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长期第一,又一下子被那个不知道叫啥名字的看着一点也不出众的新兵一连的兵给干掉了?
  阿甲呷呷完全蒙了,没人能够体会到他心中那一万头***飞奔而过的心情。
  杨青松挥了出去。

  众人的目光都跟随着那颗模拟木柄手榴弹移动着,在空中爬升,翻滚着,到达最高点,然后划着漂亮的抛物线下落,四十五度角出去,几乎四十五度角下来,教科书一般标准的投弹线。
  手榴弹远远的落地。
  这个时候,李牧已经集中了注意力,他看到落点之后,略微思量一下,便心里有数。这一颗,比刚才那颗还要远一些。
  “七十三米!”对讲机里传来报弹员的声音。
  全场窒息。
  比刚才的还要远三米!
  这个成绩就算是从老兵部队里找,也找不出多少个来!

  李牧的表情很严肃了,指着杨青松说:“再来!”
  杨青松的班长给他暗暗鼓劲,低声说着什么。杨青松重重点头,按照刚才的程序不慌不忙地开始。
  第三颗出去了。
  没有悬念,李牧心里有底了。
  “七十五米!”
  李牧不再犹豫,把李啾啾叫过来,低声吩咐道:“这个兵重点训练,下半年大比武,他算一个种子。”
  李啾啾按捺住兴奋,说:“明白,三号,你放心吧,我亲自跟踪。那么,这个兵是不是内定留下了?”
  “那还用说吗?”李牧总算是笑了笑,心情大好。
  原本对留下不抱太大希望的杨青松恐怕怎么都想不到,考核的最后一项里,他的表现让他成为了第二名内定留下的新兵,而不需要和其他人一样,要综合所有的因素来考虑打分择优。
  日期:2017-02-0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