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都市》
第483节

作者: 雷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黄汗衫说来也三四十岁的样子了,看上去还是孓然一人,抽着这么劣质的烟,想必混得也不好,那张坊大概也没把他当作什么心腹,只是个跟着他们混的有点年纪的杂兵而已。
  陈强忽然计上心头,对那人说道:“我看大兄弟,你跟张坊那二流子混,其实日子也不怎么好过吧。”

  黄汗衫听到陈强主动搭话,警觉的看了下四周,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嗡嗡的说道:“能吃饱饭就行了,你问这个想干什么。”
  “今年多大了,看你样子,不修边幅的,还没对象吧?”陈强一听对方说话底气十分不足,立马就大约确定了七八分,自己的猜测应该没错,这是个单身又穷的老小伙子,而立过半了还没家室,平时赚的钱大概也就是糊口之外再抽几根劣质烟,喝几瓶不知道兑了多少水的老酒而已。
  “爷爷结没结婚管你屁事……”那黄汗衫本来还想多骂,但是忽然想起之前的那道电光,心中忌惮眼前这姿势怪异的男子大概有什么特别的本事,于是便闭了嘴,不想万一不当心激怒对方。
  但陈强却是看出自己触动了对方内心的痛楚,便快马加鞭,趁热打铁的说道:“不是我多事,其实我前几年跟你处境也差不多,也只能抽红梅花,不过后来交了好运,现在阔绰了不少,也有女朋友了,你何必跟张坊那不成器的东西混呢,他都多大了,搞来搞去也就一支安保队,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么。”
  这话却是说到了黄汗衫的心坎里,他早就对张坊心中有所不满了,弄黑社会也不大不小,弄保安队也是东奔西跑,自己跟了对方七八年,安生日子没多过,钱倒也不见得赚了多少。
  只是单纯这么不痛不痒的几句,也最多让他心里有些不满而已,不可能撼动他的根本立场,陈强知道必须要有一个致命性的关键打击,而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那答案很简单,就只有一个——
  “我觉得和兄弟你也挺投缘,所以刚才我也留手了,比起第一个人那惨像,你现在腿已经快恢复感觉了吧,你看到办公台上那件衣服了么,是我刚刚进来时候脱下的,上衣里面有些小钱,算我请你喝酒的。”陈强甩出了杀手锏,对付这些社会底层的人,任何大道理和权势分析都是没用的,他们只认两样东西,拳头和钱。
  而之前陈强已经让众人见识了他的“拳头”,现在正应该是大棒过后的胡萝卜了,当然,也得对方有这需求,或者确实对在张坊手下做事的待遇不太满意才行,否则要真是对方十足忠心的亲信,那就不可能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手段达成目的了。
  黄汗衫一听对方要送他钱,眼睛立马一亮,就要挣扎着爬起身子来,但随即想到这其中或许有诈,他毕竟也是半个老江湖了,这些年黑道混下来也不是一点经验都没有的任人摆布之辈,于是便拿起身边的一根竹竿,生怕这衣服上也带电,将那衣服挑了过来,再从口袋里摸了一下,发现里面居然有一叠红色的“老人头”。
  摸在手上粗粗算来大约有两千元,对于现在的陈强来说,这些钱当然是小意思了,但是要是放在几年前还没发迹的时候,那可是足够他和唐灵吃好几个月的开销,对于那人自然是一笔不小的款子了。
  当然了,陈强身上还有各种信用卡,甚至手机里的网上银行等也能随时提出个万把款子来,所以这两千块纯粹是为了买东西方便备着的,但无论在什么时代,现钱看起来总比一串冰冷的数字要来的实在,那黄汗衫把两千元翻来覆去,看了又看,眼睛都有些直了。
  这人出手如此阔绰,要知道他跟着张坊做一个月的安保满勤,也不过两千不到,安城不是特别繁华的地方,对于他这种没文凭没学历,除了一身力气加蛮横外毫无特长的家伙,已经算是很可以的收入了。
  只是他知道陈强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就讨好自己,收了人家的钱就得替对方办事,这点道理他要是再不懂,也白混了这么多年,于是便粗着嗓子问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对不起坊哥的事我不会干,也不敢干,你要拿着钱贿赂我,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
  “你放心,我绝不会为难你,更不会让张坊看出一星半点的迹象来。”陈强立马从对方的话中听出了言下之意,就是即使这人愿意帮助陈强,也不敢让张坊知道,因为他必定有什么把柄握在对方手中。
  “这二千元你就收了,等会你继续装瘫痪就行,张坊就是来提你你也装作站不起来,我料想他也看不出半分破绽来,你现在报个手机号码给我,其他事情等今天演唱会以后我再和你联系。”陈强顿了顿,用诱惑的口气说道,“现在的人都用手机号做支付宝了吧,以后我每次和你通话完都给你打这些钱,而你呢,也不需要做什么对不起良心的事,把那阵子张坊和你们保安队的动向告诉我就行。”

  本来黄汗衫还想拒绝此事,可是陈强那一句会给他定期打点钱,瞬间就让他心屈服了下来,自己和张坊共事这么久,虽然不说游走生死边缘吧,但之前先是一起混黑道当流氓,然后又来做这安保工作,各种头破血流的打斗也碰到不少,每个人都是乌青一块接一块的过来,一个月的工资陈强一下子就出手了,而自己只要说上一些无关痛痒的汇报而已。
  毕竟他们保安队的东西之类的事情,最机密的那些张坊只会和心腹分享,并不会告诉他,而他将要说给陈强的,也不过都是些和谁都能说的事,可谓并不难做,而一通电话就能赚到两千,对他来说可真是天上砸下来的馅饼。
  “你这么大方?我凭什么相信你。”那人还是有些犹豫,毕竟张坊长久以来的威严还压在心里,要是让对方知道自己吃里扒外,那岂不是……
  “你放心吧,你再翻翻我上衣口袋,里面有一张名片,看完了就把它放回去,不要告诉任何人。”陈强想了想,便这样说道。
  对方闻言一瞧,瞬间明白了陈强的想法,一下子嘴巴长得老大,甚至连之前拿到两千块时都没这么吃惊,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你是…蓝冰……”

  “嘘,烂在心里就好。”陈强并不害怕对方会泄露秘密,因为自己的身份不知道要压过张坊多少,如此一来那人心中就有了底气和靠山,不至于太害怕张坊,而他如果要命的话,就绝不会供出这件事来,因为到时候无论是张坊还是自己,想要他生不如死都和捏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黄汗衫终于彻底屈服了,将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报给了陈强,虽然现在手机已坏,但陈强好歹也是经历过不少商战,目前实际执掌蓝冰集团的控股人的,这点记性总还是有的,原来这人跟他穿的衣服颜色一样,也姓黄,陈强便叫他老黄了,并安慰说不会亏待他这种和过去的自己处境差不多的难兄难弟的。
  正当陈强一步步的从老黄口中问出他的个人情况,准备一举为自己在张坊势力中布下一个渐渐成型的棋子时,他的森罗察觉到这次对方居然亲自前来了,想必是之前离开的那几人把那雷电突降的事情吹得神乎其神,这张坊也坐不住过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