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3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的可以克制,但是眼中的杀气不行。
  王承泽感觉到了,他笑笑,说:“董宁,你别生气,我只是说一说,我不会怎么样的,另外。你的眼神很凶,吓到我了。”
  我低下了头,很快又抬起来,一低一抬,紧紧一瞬之间,我脸上已浮起了笑容。可是我的话不可能友好。

  “相信我,我不仅仅眼神凶。”
  王承泽笑笑,点头说:“这点我很明白,董宁,刚才我跟你说的事情,我不会去做。你放心,今天借此机会,我多跟你说几句话,事实上,第一次见,我没把你放在眼里。”
  这句话是真话。王承泽是眼高于顶的人,他不是鄙视我,是根本看不见我,因为,我什么都不是。
  王承泽说:“让我对你有些改变的是你猜中了我的报价,很厉害,真心的。”
  这话确实是真话。

  得到王承泽这个敌人的认可,是一种满足。
  不过我更关注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王承泽继续说:“从那时候对你有些好奇,之后的事证明你不是一个普通人,尤其是最近,我实在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在东湖立足。实话实说,东湖不好混,并且,我还给你设置了障碍,你应该心里清楚,在这种情况之下,你一一化解不说,还得到了政府的单子,公司一下子稳了,这是本事,你认识了能帮你的人,办了别人不能办的事。我自己试想了一下,没有王家的关系,我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没办法这么快改变局势,所以,我服。”

  王承泽端起了杯子。示意一下,一饮而尽。
  他喝了,以示尊重,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身份,我也拿起了酒,一饮而尽。
  王承泽给我倒满了。他说道:“所以,董宁我在想,为什么咱们要斗个你死我活呢,我们可以互相帮助的,我看好你和白子惠,你们能将公司做大。到时候我们合作的地方会很多,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会跟家里说,明确拒绝陆家的提议,我不会娶白子惠的,虽然我也没打算娶,现在,我正式放弃,你应该知道,我做出这个选择之后,跟陆家的关系会变差。”
  王承泽这样说,诚意还挺足的。

  我晃着酒杯,被子里面的酒荡漾着,酒气散发。
  王承泽笑了笑,说:“董宁,你觉得怎么样?”
  我说:“王总,我们之间的矛盾不仅仅是白子惠,还有那块地。”
  王承泽笑笑。说:“噢,那块地,我以为那不是问题了,既然你提了,我就说说,你们拿到了想要的地。我也拿到了想要的地,皆大欢喜,因为这过去的事,闹得彼此不愉快,没必要吧。”
  我也笑笑,说:“你可真会避重就轻啊!”
  王承泽说:“其实这地的事我也是帮别人办事,跟你帮曾总一样,我们都是替别人做事的人。”
  我说:“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那块地吗?”

  王承泽笑笑说:“因为那块地很值钱。”
  我说:“怎么值钱?”
  王承泽说:“商业机密,如果董宁你冰释前嫌,可以深度的合作,那么我会告诉你的。”
  不说我还不问了呢。
  我笑了笑,说:“你说的我会考虑。不过现在我没办法给你答复,我需要时间好好考虑。”
  王承泽说:“理解,这件事不急,你好好考虑,我很期待跟你同事。”
  王承泽说的很认真,不过他的提议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分析他的动机,他的目的,他要得到的东西,还需要好好想想。
  我站了起来,说:“不打扰了,我先回去了。”

  该说的都说了,继续说下去也没什么必要,今天得到的东西很少,都是表面上的东西。
  王承泽也站了起来,说:“我送你。”
  跟王承泽一起下楼,王承泽的妈妈不在,保姆说她上去睡觉了,我看到王承泽的妹妹坐在窗户前,面无表情的望向外边,看到她就有一个很直观的感觉,她很压抑,我想可能是因为她是哑巴的原因吧,所以不开心。
  看我在看,王承泽说:“我妹妹经常这个样子。”
  王承泽是笑着说的,可是这话听起来不是那么舒服。
  说话声让王承泽的妹妹听到,她转过了头来,看了看我们,又转过头继续望着窗外,那眼里透出来的是漠视,跟王承泽真想啊!

  刚打开门,我听到王承泽妹妹内心深处的声音。
  “王承泽,你什么时候能死!”
  “好像你去死啊!”
  “我受够了。”
  我忍住没有回头,虽然我很想回头,看一看王承泽妹妹的表情,可是我控制住了,我想大概是因为我现在有经验了,就算听到人心里的秘密,我也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这是一种技能,熟而生巧。
  王承泽妹妹的心声透露出来对王承泽的恨,她想让王承泽去死,那一定是王承泽伤害了她,具体什么情况,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去猜,因为有太多的可能。每一种都会让事情不同。
  现在,我知道王承泽的妹妹恨王承泽就够了。

  除此之外,我现在脑袋很清醒,我知道刚才王承泽说的都是屁话,我听到了他的心声。他知道我是特勤,并打算说的,但是谈话过程之中没有提及,我想大概是他本来想用这件事逼迫我,可交谈之后。他没有说,这里面一定有什么。
  “董宁,我就不送你了,司机会把你送回去。”
  我说:“好的。”
  王承泽对我笑笑,说:“有时间联系。”
  我点点头。
  现在,王承泽刻意对我,那我也刻意对他,我还没忘记我的初衷,搞清楚那块地,王承泽口风很紧,我没得到,但这已是进步,等下一次。

  司机开车送我回去,在路上,我听到了王承泽的声音,他给别人打的电话。
  “我今天跟董宁谈了。”
  王承泽的声音很平稳。
  对方是个男人,声音挺低沉的,其他的就听不出来了。
  “谈的怎么样?”

  王承泽想了一会,说:“还好。”
  男人说:“还好是什么程度。”
  王承泽说:“还好只是还好。”
  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不过,我有一种预感,他们会说到关键的地方。
  男人想了想,说:“那么他到了入会的要求吗?或者说他有入会的资格吗?”
  入会,什么意思?
  是境外势力?
  王承泽也想了想,说:“我觉得他有这个资格,他的直觉很准,并且让人把握不到,做出常人想象不到的事,从他到东湖的这段时间就能看出,遇到了不少事。可都化解了,虽然这里面有人帮忙,但这也是一种能力,我都查明白了,他在东湖没什么认识人。这就厉害了。”
  日期:2017-02-08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