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3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哥,都是董宁的错,他跟你有仇,他恨你。你要抢走他心爱的人,他怂恿我,这是真的,他让我杀了你,他就能高枕无忧了,哥,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一时糊涂,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放了我,我一定乖乖的,我不跟你争。真的,我当你的狗,你让我站着,我不敢坐着,你让我咬谁我就咬谁,我真的错了,我不敢了!”
  王开宇很激动,说话的时候,身子不停的动,拴着他的铁链子不停的响,声音悦耳,说到了最后,变成了呜咽,鼻涕眼泪一起流。
  前几天见面。还是人模狗样,穿着一身西装,出去勾搭个少丨妇丨学生妹,轻轻松的事,现在就跟乞丐一样,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还散发着汗臭味。
  王承泽扭过头,认真的看着我,身上莫名的有些冷意,要翻脸吗?
  突然,王承泽一笑,说:“我都说了,我这个弟弟神经了,董宁。咱们的关系虽然近,但是你想杀我,开什么玩笑,让你受惊了。”
  王承泽回头,王开宇更加惊慌失措。
  “封上他的嘴,乱讲疯话。”
  坐在车上,我脑中不知道想些什么。可能想的太多,没有重点。
  我想王开宇,他的凄惨,他的下半生将被控制,只能在梦中回味他的风光过去,他的可恶,出卖我时一丝犹豫都没有。
  我想王承泽。他的可怕,不露声色的监禁了王开宇,还试探了我一下,他的演技,明明知道我跟王开宇有勾结,却跟我装好朋友。
  我搞不清楚他计划着什么,我只知道。王承泽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怕!
  车子开得很稳,王承泽坐在我旁边,闲聊,说公司的事,说我接到那个工程简直太妙,正好一炮而红。
  我敷衍着,有些心不在焉。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家宴开始。
  说是家宴,其实没多少王家人,去的只是王承泽的家,住着王承泽父母和王承泽的妹妹。

  王承泽爸爸不在家,出差,只有妈妈和妹妹。
  说老实话,我有点搞不懂王承泽,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邀请别人来我家,尤其是敌人。
  王家很大,是别墅,我观察了一下,有五位保镖,四位保镖在明处,一位在暗处。这是心理感应能力的好处。
  走进别墅,王承泽很热情的请我入席,饭菜已经准备好,很丰盛,不是家常菜的感觉,饭店的既视感,精致。香味不错。
  王承泽妈妈先是抱怨怎么来的这么晚,王承泽笑笑说遇上一些事,看他轻描淡写的样子,完全想象不到刚刚他如何对待自己的弟弟。
  王承泽把我介绍给自己的母亲和妹妹。
  我客气的问好,王承泽妈妈笑着让我坐,热情是热情,不过很刻意,王承泽妈妈有些媚,就是有点像狐狸精,漂亮是漂亮,只是还算漂亮,跟白子惠是没法比,倒是王承泽的妹妹出落的十分水灵,她没有妈妈身上那种勾人味。可能是留海的原因,看起来挺可爱的。
  她好奇的打量着我,目光很直接,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这顿饭吃的不咸不淡。
  王承泽妈妈想表现的很大方,她想表现出自己完美,方方面面挑不出毛病,但那一丝刻意却让人很恶心,王承泽的妹妹是另外一个极端,她盯着我看个不停,可是却不说一句话。

  这状况不太正常,可偏偏王承泽和王承泽的妈妈不提,我也没问。
  吃完了饭。
  王承泽请我去了他的书房。
  书房对于男人来说是很隐私的地方,我好奇他要玩什么把戏。
  威士忌注入放着冰块的玻璃杯中,颜色琥珀,晶莹剔透。
  酒递了过来,我接住,王承泽指着沙发,说:“请坐。”
  而此时,他的心里在想。
  “该怎么跟董宁开口呢,告诉他我知道他是特勤的事?”
  王承泽的内心活动吓了我一跳。
  我克制自己,不露声色的轻轻抿了一口威士忌,很醇。
  “好酒!”
  赞叹一声,王承泽笑笑,说:“喜欢的话,送你一些。”
  掩饰过去,我开始琢磨王承泽的话,他知道我是特勤,他从哪里知道的,他是什么身份。
  心里好像知道,想掏出王承泽的心,知道隐藏在他心中的秘密。
  隐忍,不动声色,这是一场博弈,谁心理失衡,谁输。
  “你应该注意到了吧,我的妹妹是个哑巴,先天性的。”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不说话。
  看起来很可爱的女孩子,却没了说话的能力,实在痛心,看她的样子,应该上初中,或者是高中吧。
  我放下酒杯。说:“可惜了。”
  王承泽笑笑,说:“没事,就是想跟你说下这件事,以免你误会,只不过不好当面提,现在解释一下。我们家的人不是不懂礼貌。”
  我说:“我没放在心上。”
  王承泽微微一笑,说:“你是不是很奇怪,今天为什么找你来。”
  我点点头,望着坐在真皮沙发上的王承泽,我猜不透他的心,真是好烦。
  “王总,我确实很好奇,我们之间的关系,说实话是对立关系,我这样说还有些客气,我们是水火不容的关系,你把我请到了家里,见了你的家人,又来到你的书房,你不会是在酒里面下毒了吧。”
  哈哈哈!
  王承泽笑了,“董宁,很有趣的想法,你这话说的够坦白,确实,我们的关系很差,鉴于你这么坦白,我也实话实说了,我知道你跟王开宇接触,计划对我不利,带你去见王开宇,是让你心里有数,我不傻我都知道。”

  “所以,不是往酒里面下毒,那是要做什么?不会你想跟做朋友吧。”
  王承泽挑了挑眉毛,说:“你猜对了。”
  什么鬼,王承泽想跟我做朋友。
  去他妈的,我会信?
  就不说别的,光说他与境外势力勾结,那便死不足惜,我不会与他为伍,这是立场问题。
  其实想想挺矛盾的。我很喜欢吐槽,发泄心中的不满,社会上有太多的问题,有太多的不义之事,但我爱国家,我抱怨可以。但是别人说不行,王承泽企图对这个国家不利,我不答应,永远不会答应。
  做朋友,只是一个笑话。

  当然,我表面上不会表现出来,心中明白就好。
  我这样看王承泽,王承泽大概也这样看我,都是假的。
  王承泽低头一笑,这个笑容像是自嘲,他说:“董宁,你肯定不会相信。我要跟你做朋友这件事,可你想想,我们之间似乎没有根本性的矛盾,白子惠,一直是你的,我知道我是抢不走的。你好好想一想,我对白子惠没有那么上心,因为这件事情是家里面安排的,我会遵守,但我没有努力,不是我自夸。在这件事情上认真的话,白子惠虽然不会是我的,也不会是你的。”
  王承泽的话刺到了我,他的意思是毁掉白子惠,我很生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