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410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刘东西却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莫名其妙的封严他们就反了”
  我突然想起田甜说的那个视频,便道:“一言难尽,我那里有个视频,看看就知到了。”
  众人虽然没问,但也非常好奇,听我这么说都跟了过来。在我房间坐定,我在电脑上插上那个贴着名签的优盘,视频窗口打开,一阵强烈的抖动和呼啸的风声马上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出乎我的意料,在这种小事上田甜都骗了我,视频中并没有这场阴谋的只言片语,完全是按照我的要求拍摄的。不得不说,这个田甜在这事上有一定的天赋,疫人的苦难和执着在视频中表现的入骨三分,就连我都感到疫人生活现场的感染力都比它差远了
  没有人再问我关于疫人叛乱的事情,就连刘东西都沉浸在了视频之中。我看到这个情况,并没有多说什么,跟眼泪汪汪的小阚说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工事内部乱成这个样子,我得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戴上帽子,我走出了门,几个守卫要跟上来又被我撵了回去,这时候市民的情绪激动,我可不想带着几个守卫咋咋呼呼地变成群众泄愤的靶子。
  刚走了没几步,蒋全的电话打了进来,全城的居民有三分之二强已经撤入了地下工事和地下粮仓,部队打残了一半,大部分撤入了地下粮仓,现在已经封闭入口,以政府办公楼为中心的激光防御装置已经启动。从地下工事的地表监控情况来看,格迦已经进入了城市,城外疫人仍在聚集,还没有入城动向。
  这时候周围的照明同时一暗,我知道这是耗能巨大的激光防御系统造成的结果。但周围的人却不知道,一下子鼓噪起来,到处都是不安的面孔。
  我一看情况不对,赶紧吩咐蒋全马上将所有的部队开始维持秩序,另外让他给virus张联系,到他那里去一趟。
  刚挂上电话,向慈的电话又打了进来,所说的内容跟蒋全的差不多,只是着重提到了已经撤入地下工事的居民情绪问题。
  “你担心什么?”我问向慈。
  “我担心会再次出现暴动,因为研究人员和食品工厂的保卫力量更强,这些地方很有可能遭到冲击。”
  “这还是次要的。”我说:“根据我掌握的情况,现在地下工事中已经混入了疫人,他们想干什么谁都不知道!”
  “那怎么办?”向慈有些着急了。
  “这个我来想办法,你先全力抓好研究人员和食品厂的安全,确保正常运行。”

  “好!”向慈口气中全是担忧,挂了电话。
  该怎么办?我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走,周围人说话的杂乱声音令人欲吐。周围是各种各样的脸,恐惧、憎恨、愤怒、悲伤、绝望……似乎人类所有的负面情绪都集中在了这里。
  我听到有人在大声的咒骂疫人的忘恩负义,有人在哭诉政府的无情,有人在抱怨这里安全级别太低。我不禁有些奇怪,在这个时候,他们该憎恨的不是格迦吗?
  这个势头真的不妙,所有的人似乎都忘记了敌人是谁,若是这样的状态保持下去,再加上一个小小的冲突,向慈担心的事情马上就会发生。
  这种人员密集杂乱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发生冲突,更不用说还有不少居心叵测的疫人混杂其中。我感到头疼起来,偏又无计可施,在这儿多人的情绪面前,任何权利和伎俩都显得无足轻重。
  这时蒋全的电话打过来了,我知道他已经赶到了,接起电话就说:“你已经到了是吧,我马上就过去!”
  “首长,是这样,我有个宣传干事,停了您的战前动员,也亲眼看到了您在城外救人回来的场面,对您非常敬佩,想找您做个采访。刚才您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就擅作主张把他带来了,现在就在门口。”
  蒋全可能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语调上有些别扭,听到他的要求,我有些烦,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当时多宣传也是我要求的。
  “行,你们先进去吧,我一会就到。”
  挂了电话,我开始往回走。听说了这件事,脑子就难免在这件事上打转,城外救人这倒是真的,可是救得都是自己朋友,有什么好宣传的……想着想着,我眼前一亮,宣传实干什么用的?眼前这种局面采用多强力的手段都白搭,却正是宣传的用武之地。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开始小跑起来,这家伙来得正是时候,简直就是瞌睡扔来个枕头。
  周围的人看我跑起来都有些纳闷,我听到有个人喊了一声,“小伙子跑什么?出事了?”
  这一声吆喝出口,至少二十口子人都看了过来,看样子只要我不回答他们也得跟着跑起来。

  我心中一惊,暗骂自己瞎跑什么,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一边停下脚步,大声回答:“拉屎啊!再不跑就拉档里了!”
  周围的人哄笑起来,我也不敢再跑,疾走而去。
  一把推开大门,门里面杵着个士兵,背着鼓鼓囊囊一个大包,肩上还扛着个摄影机。看我冲进来就开始拍摄,一边拍着还不忘了打个敬礼。
  我被这扛着摄影机敬礼的怪样子逗乐了,伸手把悬着的镜头盖盖上,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伙子看我不让拍了有点不好意思,啪的又是个敬礼,“宣传干事严四宝向您报告!”
  我笑了笑,“听说你要采访我?我可没有什么好采访的,但是我有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小伙子有点蒙,“首长,采访您就是我的任务……”
  “我说的是更重要的任务!”我不笑了,瞪了他一眼,“跟我过来!”
  这时候蒋全接着电话从远处跑过来,我没理他,拽着严四宝一溜烟钻进了我的屋。
  屋里一帮子人早就休息去了,这里算是我的办公室,没有床,所以小阚也离开了。我指着桌子上的电脑,“有个视频,你看一下,我慢慢跟你说。”
  点开视频,严四宝马上被吸引进去了,我看着他点点头,刚要说话,蒋全在门口敬礼,“报告!”
  我没看他,随口道:“进来,别说话,我说完你再说。”
  “四宝啊!你们有没有战场上什么的视频材料?”我问严四宝。
  严四宝根本就没有反应,专心看着视频。蒋全忍不住了,高吼一声,“严四宝!”
  这小子吓了一跳,猛地就弹了起来,还没完全站起来敬礼的手就已经抬好了,紧闭着眼睛喊了声到。
  我哭笑不得,这家伙竟然对着我喊到。
  严四宝这才发现自己的失误,忙转过来有对着蒋全。

  我止住笑,对蒋全说:“算了,专业人才不要太苛求。”又对严四宝说:“坐下继续看。”
  严四宝不动,看着蒋全。蒋全又火了,大吼一声,“服从命令。”
  这小子砰的一下子又坐下了,脸上全是专心致志的表情。
  我真是服气了,军中竟然有这样的活宝!
  “小严啊,你们有没有战场上的视频材料啊?”我问道。
  严四宝这回听见了,想站起来说话又被我一把按住,但是手已经举到了眉前,就这么敬着礼说:“报告,有!”
  我又笑了,这小子真有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