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8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眼前的小伙子刮目相看,他分明听到了或者看到了一切,眼神里却异常淡定。我不由得多问了几句:“你叫什么名字,在哪工作?”
  司机木然,半天道:“我叫曲小虎,在尚品酒店打工。”
  我记住了他的名字,本想多说几句,可车里的叶雯雯在闹腾,随即道:“能帮我把她弄上去吗?”
  曲小虎没有推脱,和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上了楼。临别时,我突然问道:“小虎,愿意跟我干吗?”
  他一愣,半天没回过神来。
  我知道这样问有些突兀,道:“你先回去吧,有机会再见面。”

  拖着死沉的叶雯雯进了家门,她已经处于完全无意识状态,一副狼狈相轮瘫在沙发上。看着她的样子,我无奈叹了口气,本来想离去,可这个样子走了也不放心啊。即便不想与她发生任何关系,好歹朋友一场,就这么离去太不够意思。
  我手无举措环顾四周,倒了杯水端到跟前,为其鞋子推到沙发上,推了推道:“喂,醒醒,起来喝点水。”
  她翻了个身,直接翻到地上,把水打翻浇到身上。好在刚才倒得是温水,若不然这一下子难以想象。
  万般无奈之下,我又抱起她进了卧室,还不等收拾,她突然坐起来直奔卫生间,紧接着翻江倒海,空气中瞬间弥漫着浓烈的酒味。我不禁在想,再漂亮的女人喝醉酒后照样原形毕露。不过她今晚喝得确实多了,用得着那么亢奋吗。
  我站在卧室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出来,走过去一看居然趴在马桶上睡着了。我又将她拖回,刚躺下又起身直奔卫生间,如此几个来回,折腾得我满头大汗。而她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丝,嘴唇发紫,把我吓了一大跳。赶紧翻箱倒柜找解酒的药,找了半天没找到,只好泡了杯浓茶,等凉了后一勺一勺送下去。

  看到她脸色缓了过来,我总算松了口气。看来今晚是不敢回去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都不知该如何向冯姨交代。
  待她平静下来后,我打了盆凉水,用毛巾擦拭干净脸又敷到额头上,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体温降了下去,摆在我面前一道更大的难题,她身上的裙装污秽不堪,沾满了呕吐物,而且刚才打翻水杯全都,该不该为她衣服。如果不脱,这样下去容易感冒,如果脱……
  内心痛苦挣扎了许久,我决定还是帮她。哆嗦着手后面的拉链,闭上眼睛一点点褪下去,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盖上被子,什么都没看到。
  其实我在自欺欺人,大有掩耳盗铃之意,但不会乘人之危,只有我想,轻松拿下。关键是我根本不想与她发生任何关系,一旦沾上了,十张嘴都解释不清楚,更何况对不起乔菲。

  等她平静熟睡后,我拿着她的衣服来到卫生间,衬衣将吐在地上的污秽物清扫干净,将她的衣服洗干净凉到阳台上,又将客厅仔细清扫了一遍,总算可以放松一下,往沙发上一躺,点燃烟缓了口气,这时候才有机会查看她的新家。
  比起锦绣花园,这里的空间布局更显得阔气,而且还是复式结构。装修风格颇Ju后现代风格,以灰黑白三色为主色调,在灯光的烘托下,多了份现代人的神秘和张扬。
  我从来不质疑叶雯雯的家底,好歹她爸当年是厂长,这些年据说炒股赚了好多钱,买套房子绰绰有余。此外,冯雪琴年薪几十万,她一个人的开销又不大,家里只有雯雯一独生女,家境殷实,无可厚非。
  其实我一直好奇的是,叶雯雯为什么突然从美国回来,以前给过的理由看似无可挑剔,但绝不是根本原因。人人都向往着美帝生活,很少听说放弃绿卡归国发展的。
  一支烟毕,我起身小心翼翼来到卧室,看到她已经熟睡,准备离去。家里还有个病号,另外明天早上还要去接赵家波,何况住在这里算什么事,正当我准备离去时,叶雯雯突然念叨着我的名字:“徐朗,别走,别走……”
  我愣怔在那里,以为她在说梦话,正要穿鞋时,她突然站在门口,迷离着双眼气若游丝道:“别走,好吗?”
  我抬头痴痴地看着她,完全的身躯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前面。很快移开眼神道:“我明天还有事,你早点歇息吧。”
  说着,她一下子跑过来从背后紧紧地抱着我声音沙哑地央求道:“徐朗,求你了,留下来陪陪我好吗?”

  肌体的接触让我的心一下子,但没有失去理智。闭上眼睛沉默片刻道:“雯雯,别这样好吗?”
  她松开手来到我面前,流泪满面道:“难道我就那么令你讨厌吗,难道我就不如那个乔菲吗?”
  “不是这样,而是……”
  “而是什么?”
  见我不说话,叶雯雯擦掉眼泪面无表情让开门口淡淡地道:“你走吧。”
  我内心激烈挣扎着,看着她惆怅的眼神道:“都累了,早点休息吧。”说着,我准备要走。
  就在我要跨出门的瞬间,她一把紧紧地攒着我的手,可怜巴巴近乎用乞求的语气道:“就陪我一晚上,好吗?”
  我伫立在那里良久,鬼使神差地退了回来。叶雯雯破涕为笑,可眼泪继续流淌着,打我的衣背。
  回到房间,墙上的挂钟已显示凌晨12点43分。窗外没有知了聒噪溪流潺潺,只有呼啸而过的车辆,像永动机一样搅乱着不眠之夜。
  叶雯雯穿了件白色的吊带睡衣走了出来,气色好了许多,坐在我跟前搀着手臂头枕在肩膀上,闭上眼睛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过了许久道:“徐朗,知道吗,我幻想这一天很久了,和心爱的人依偎在一起,哪怕一句话不说,都异常幸福快乐。其实我是很简单的人,更害怕孤独。”
  我的心砰砰直跳着,一遍遍告诫着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现如今不同往常,我要对得起乔菲。可我不知该如何宽慰她,该说了都说了,再说无非还是那些话。

  她突然抓着我的手放到胸前,眨动灵动且带有忧郁的大眼睛道:“这就是我的心,你听到了吗,她在向你哭泣,向你倾诉,这颗心从来没变过,即便漂洋过海,恍如隔世,她依然惦记着你。”
  我极其不自然地抽出手道:“雯雯,你的心思我完全明白,但有些事就像秋日落叶,一旦脱离树干回归泥土,是无法再延续生命的。只有等到秋风起,飞离下一个季节重逢,这就是人生,等不及云卷云舒,只能到来世寻找花的归宿。”
  也许我的话让叶雯雯有所触动,她渐渐松开了手,望着天花板试图不让泪水留下来,扒拉着凌乱的头发露出一丝苦笑道:“徐朗,其实我这些年过得非常孤独,父亲忙于生意很少回家,继母带着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表现上对我很好,其实早就想让我离开。我身边几乎没朋友,他们都是戴着有色眼镜接近我,哪怕是黄皮肤的香蕉人对同胞照样持冷漠态度……他们向往美国生活,而我却一天都不想待下去,终于下了很大决心逃离。”

  日期:2018-01-27 07: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