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9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方士的邪术……”执迷沅顿了一下之后,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将手里的恶鬼图递给了老家伙说道:“老施主曾是方士名宿,又是徐福大方师的高足,在方士宗门当中一定见过这个吧?”
  归不归看也不看大和尚手里的绢帛,笑嘻嘻的说道:“没见过,老人家我离开方士一门几百年了。老人家我还是方士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或许是谁离开方士一门之后,自己创出来的咒杀之法。看着这个饿鬼画的不错,灌无名——士戒,你看看这个恶鬼和你师尊广孝像不像……”
  几个时辰之后,洛阳城中一家客栈的客房当中,一个身穿修士服饰的男人正在摆法阵招魂。片刻之后,一个胖大的魂魄出现在法阵当中。

  看到了魂魄之后,修士叹了口气,说道:“难为你了。头七的时候我会安排你去投胎的。安定侯夫人头胎,你下一世做个世袭侯……”
  “投胎不急,只是今天事有蹊跷,有人在当中坑我”胖大的魂魄正是不久之前,死在心觉寺的行元。他还保持着刚死之时的模样,看着面前的修士恨恨的说道:“如果不是有人把扔出去的咒杀图重新藏在我的身上,也不会被归不归抓到。这里面有人在搞鬼,你要小心广孝师徒,八成和他们俩有关。”
  “你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修士点了点头之后,冲着行元的魂魄说道:“你安心上路,头七的时候我会用牵引之法将你召回来。这几天什么都不用做。准备好投胎就行。”
  行元的魂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回去之后,你替我在师尊的面前行礼。就说行元无能,没有做好师尊安排好的事情。下辈子行元有福气的话,还做他老人家的弟子。”
  修士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我会替你在师尊身前尽弟子之责的,放心的走吧……”

  听了修士的话,行元的魂魄这才慢慢消失在他的面前。等到魂魄完全消失之后,修士这才撤了阵法。就在他撤了阵法的同时,一个头戴斗篷的黑衣男人穿过了客房的房门,出现在了修士的面前。
  看到了斗篷男人,修士并没有吃惊。淡淡的一笑之后,说道:“下次你可以先敲门,我会给你开门的。”
  “怎么可以劳烦火山大方师的高足,你可是徐福大方师为他指定的弟子。说不定下一任大方师就是你的。”这人说话的时候。掀掉了自己头顶上的斗篷露出来一个光头,竟然是白马寺中的挂单和尚——士戒。
  士戒对面穿着修士服饰的男人正是邱芳,这位大方师的弟子摇了摇头。说道:“大方师我是不敢想的,能借你的手消除宗门的败类,替火山大方师了却一个忧患。邱芳便已经很知足了。”
  “真的是像你说的那样吗?还是说你还有别的什么目地。现在是行元,可能不久之后就是我了……”邱芳说话的时候,士戒一直在紧盯着他的双眼。见到这位大方师的弟子没有躲闪之后,他这才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行元已经完了。下一个应该轮到执迷沅了吧……”
  三天之前,士戒离开白马寺外出办事的时候,邱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本来以为他出现是要找自己麻烦的,没有想到的是。邱芳将士戒叫到了没人的所在,告诉他执迷沅的弟子行元其实是方士一门安插在白马寺的内应。三天之后,行元会用咒杀之术让大和尚执迷沅死于中风。如果有人怀疑大和尚死因的话,行元会将执迷沅的死栽赃给士戒。
  士戒没有想到邱芳会将这样机密的事情告诉他,本来还以为这是方士一门给他布下的陷阱。不过当天晚上,士戒隐住身形搜查了行元的禅房。果然在这里找到了咒杀执迷沅用的法器,士戒是方士出身,自然明白咒杀图是什么。
  当下,士戒便不再怀疑。他再次找到暂住在洛阳城的邱芳。询问为什么要把这么机密的消息透露给自己。邱芳给出来的解释是行元窥视大方师之位,而且还伺机想要了结邱芳。减少一个他成为大方师路上的障碍,邱芳这也是先下手为强。以免行元成了气候之后对自己形成威胁。
  士戒虽然不尽信邱芳的话,不过他也想不到这么做还有什么别的用意。当下,士戒只能暂时和邱芳合作。小心翼翼的跟踪行元,将他做法之后埋起来的咒杀图又挖了出来。趁着今天执迷沅讲经的时候,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塞回到了行元的僧袍当中。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不过最后还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插曲。就在执迷沅被咒之后。士戒突然发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不过最后也是归不归那个老家伙发现了行元身上的古怪,如果归不归晚一步才说的话。士戒忍不住只能自己去将行元身上的咒杀图拿出来了。
  就在士戒和邱芳在商量下一步应该如何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四个已经回到了皇宫当中。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昏睡了大半天的东海公主姬素素刚刚醒了过来。
  虽然刚刚睡醒,不过妞儿的脸色依旧不好。但是看到了几个人之后,她还是笑了起来。勉强的靠在床板坐了起来之后。对着他们几个说道:“刚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那个驼背的爹、父皇和母后都出来了。我爹和父皇都再问我要不要现在就过去,我说还要回来看看你们。他们都在催我,说时间不多了。时间快到了……我就要和他们在一起……”
  “还有时间,别急。只要妞儿你不想去,就哪里都不用去。”看到妞儿说到后来有些急促,归不归柔声打断了她的话。老家伙拿过丫鬟的手帕,在妞儿的脸上擦了擦虚汗。就见妞儿的脸色瞬间红润了起来,缓过来这口气之后,妞儿再次说道:“该去的还是要去的,这里我住了几十年。腻了……我想去老爹那里,帮着他去打羊油酥饼。还有炖羊肉,那时候铺子里每天都要炖上一大锅。太阳落山之前一准就买没了,家里是卖这个的,我小时候也不常吃。那是要卖钱的,当时就盼着能剩点肉汤。用胡饼沾着肉汤吃,要是赶上哪一天剩了几块肉,我爹就用胡饼夹着肉给我吃。他自己却是一口都舍不得……”

  说到以前的事情。妞儿便显得很兴奋。不过说了没有几句,她的疲态便又上来。头一低再次睡了起来,不过这次妞马上便又醒了过来。开始还是一脸的惊恐,不过看到了吴勉、归不归几个人都在自己身边之后,妞儿脸上的表情便缓和了许多。
  当下,妞儿抬手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都坐在自己的床边。这个时候。妞继续说道:“后来我进了宫见到了父皇、母后,还把这件事说给他们听了。父皇问了炖羊肉的方子,隔几天就让人炖了送来,还有胡饼。不过吃着虽然香,可也不是当初我吃到的那个味道了。后来父皇、母后都走了,我就再也没有吃过炖羊肉和胡饼……”
  日期:2017-03-01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