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9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句话给了大和尚台阶,执迷沅收了护体金光之后,盯着归不归说道:“不是方士一门做的?那么还能是谁?和尚除了你们,也只是在弘扬佛法的时候,的罪过方士一门的人。”
  归不归冲着一脸茫然的执迷沅说道:“大和尚你找机会去问问你的师侄,他那个叫做士戒的弟子干什么去了……“
  “士戒?那个小和尚就在这里……”说到一半的时候,大和尚已经明白了归不归话里的意思。当下他冲着等候在外面的小和尚喊道:“去,把士戒叫到这里来!”
  说完之后,执迷沅回头看着笑眯眯的归不归继续说道:“真是士戒做的,这个时候他应该早就逃了吧。不行!我要给迦叶摩师兄写信,让他去盘问广孝……”
  大和尚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已经传来了小和尚的声音:“回禀师父,士戒带到。”说话的时候,禅房的大门已经打开。就见之前带着士戒的胖和尚带着那个曾经叫做灌无名的和尚带到了这里。
  看到了士戒竟然没有逃走,执迷沅先是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看到这个老家伙还是一脸笑嘻嘻的模样之后。大和尚回过身来冲着士戒说道:“算起来我也是你本宗的师叔祖,你也是学过几天佛法的僧人。杀生本来就是大罪,你谋逆师叔祖便是罪上加罪。不过和尚我看在你师祖的面子上网开一面,只要说出来谁在幕后主使。和尚只追主凶,你可以既往不咎。”
  这句话说完,士戒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大和尚的面前。当下以头触地,说道:“士戒怎么敢谋逆师叔祖?这其中一定有奸人挑拨。请师叔祖明察,我与座师广孝曾为方士之时。就与归、吴几人势同水火。再说士戒已经在白马寺中挂单多日,真要有苟且之事何必等到现在?归、吴几人不来师叔祖无事,他们刚到师叔祖便遭遇横祸。其中变故明眼人一看便知……”

  “大和尚,听到了吗?士戒再说你有眼无珠。”没等士戒说完,归不归已经嘿嘿一笑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这孩子说的对,真想把你怎么样的话,还用那么麻烦?老人家我在寿春城就办了,还用亲自来一趟洛阳吗?”
  说到这里,归不归突然将目光转移到士戒身边的胖和尚身上。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刚刚执迷沅大师出事的时候,老人家我好像看到你就在大和尚的身后,是吧?能这么贴身的守着大和尚,你的僧职应该也不低吧?”
  “这是和尚我的弟子,叫做行元。是白马寺这里的知客僧。说起来行元以前还和你们是半个同门。”执迷沅替自己的弟子介绍了一句之后,对着这个叫做行元的胖和尚说道:“你来和几位施主来说说来历……”
  “僧人行元,见过几位施主。”行元和尚双手合十。对着吴勉、归不归等人行礼之后,继续说道:“行元入释门之前是方士,几年前也与几位施主有过数面之缘。只是施主们都是两位大方师的座上客。自然也不会注意到我这个小小的方士。三年前,行元出离方士一门改投释门。蒙座师执迷沅大师不弃,收下了我作为弟子。”
  “想不到在释门的禅房里面,却有四个曾经的方士。难怪老人家我看你眼熟,原来之前就见过。”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盯着行元僧袍里面鼓鼓囊囊的部位说道:“行元,你僧袍里面藏的是什么?拿出来让我老人家见识一下吧……”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行元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伸手向着僧袍里面摸去,几乎就在他的手伸进僧袍当中的一瞬间。行元和尚脸上的表情大变。怔了一下之后突然回身,向着大门外跑了出去。

  行元胖大的身躯直接撞碎了大门,看着这个和尚虽然肥胖,想不到确是异常的灵巧。身子几起几落之后,已经到了外面院子大门的附近。几乎就在他要冲出大门的一瞬间,就听见“嘭!”的一声响,这个胖大的和尚身子倒着向后飞了回来。在空中画了一道弧线之后,落在了这间禅房的旁边,将禅房廊下砸出来一个大坑。
  随后。从院子门口行元刚刚被砸飞的地方。白头发的吴勉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摇摇晃晃站起来的行元。白发男人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用他特有的语气说道:“你撞到我了……”
  这句话刚刚落地。还没有站稳的行元也不知道是伤重,还是被吴勉这句话气的。当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再次仰面栽倒在地。
  这个时候,大和尚执迷沅已经走出了禅房。他亲自弯腰,从行元的僧袍里面拿出来了一章画着恶鬼图像的绢帛来。将绢帛展开,看到上面的恶鬼嘴里面叼着一个胖大的和尚。这和尚画的也算传神,五官相貌和执迷沅有着六七分的相像。看着和尚嘴歪眼斜。四肢僵直的样子,就是执迷沅刚刚出事之时的状态。
  除了这个之后,胖大和尚的身上还用鲜血写着一个人的生辰八字。执迷沅看的清楚,这个正是他自己的生日。当下,执迷沅什么都明白了过来。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满嘴血沫子的行元说道:“你还真是和尚的好弟子。连圆寂这么大的事你还替和尚惦记着。说吧,是谁让你来的?”
  行元看了大和尚一眼,随后重重的叹了口气。当下闭上了双眼,任凭执迷沅怎么询问,他都是一言不发。胖和尚自己都想不明白,这块用来施法的绢帛自己明明已经扔掉,为什么又会回到自己的怀里。
  “你以为释门弟子不敢对你用刑吗?”执迷沅大吼了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的弟子们说道:“你们告诉他,释门当中谋逆师长会有什么处罚!”
  没等这些和尚说话,行元惨笑了一声,说道:“大不了再入轮回而已,和尚你不用费心了。事已如此我也没有再想苟活,师徒一场,行元对你不起。上天如何处罚我领罪就是,行元自己了断就是,不牢和尚你来动手……”
  说话的时候,行元的眼睛突然瞪了起来。随后他的身体猛的僵直了起来,片刻之后。这个胖大和尚的脑袋便无力的垂了下去。有执迷沅的弟子前来查看,片刻之后,查看的弟子回头冲着自己的师父说道:“行元已经圆寂了。”
  执迷沅自己也没有想到行元会自杀,迟疑了半晌之后,对着已经死了的行元默念了一遍往生咒。咒语念完之后,大和尚冲着行元的尸体叹了口气。随后叫过来身边的小和尚。让他们将行元的尸体交由洛阳的官府,说明缘由之后,请那些官吏来处置。
  这个时候,士戒已经洗脱了嫌疑。执迷沅安抚他几句,刚刚想让他回去休息的时候。却听见士戒说道:“师叔祖,弟子曾经身为方士多年。见过行元身上的恶鬼图,那个是方士一门用来咒杀用的咒图。行元之前便身为方士,再用方术咒杀师叔祖,看来此事方士一门脱不了干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