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7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德龙斜视着我,冷笑道:“你怎么承担损失,这不是一句话的事。另外,赵总派你下来是处理昨天的事故了,现在处理完了,你可以离开了。”
  我对他的态度失望至极,上前一把抓住他拉到阳台上指着道:“你自己看。”
  马德龙瞟了一眼道:“徐总,你也太小题大做了,钢管压弯是正常的,金属的属性本身就有张力和韧性的,就和你掰勺子把一样,可以掰弯,你能掰断吗?希望你还是多学习下工程方面的知识再来指手画脚。”
  我被他噎得说不上来,尽量控制着情绪道:“如果你执意如此,我只好请示赵总了。”
  他摊了摊手道:“请便。”说完,转身离去了。
  我连续拨打了三四个电话,都被赵家波挂断了,才想起他去了市委,说不定正和熊市长谈工作。可安全问题无小事,要是再出一档子事就彻底把蓝天的形象毁了。可除了赵家波似乎没人可节制马德龙,请示白佳明吗,这种越级请示让赵家波知道了会产生反感。
  就在我左右为难时,看到墙上有应急警报器,走上去毫不犹豫按响了。警报声如同乌鸦般发出剌耳的惨叫,在空旷的楼宇间回荡。工人们不知所以,按照平时的演练很快开始撤离,任凭项目经理大呼小叫,在遇到紧急情况时首先顾及自己的生命。

  几分钟后,马德龙返回来满头大汗道:“徐总,你到底要干什么,应急警报器是在关键时刻紧急使用,而且与公丨安丨系统网是并联的,还需要报备,程序很繁杂,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按下的。”
  我冷笑道:“那现在不是紧急时刻吗?”
  马德龙对我无可奈何,咬牙切齿道:“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个可塑人才,没想到如此不可理喻,别把自己看得太高,容易摔得很惨。简直是无理取闹。”
  “等等!”
  见他要走,我上前拦着道:“同舟建材这几批供货为什么不进行质检,难道是因为兄弟公司就可以免检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质检的,每一批次都符合国家质量标准,如果没有敢轻易使用吗?”
  “好,这话是你说的,我现在不和你争辩,用事实来说话。”说完,扛起一根钢管又抓了一把水泥准备下楼,临走时指着他道:“马总,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执意继续施工的话,也许你真就要离开了,不是自己离开,而是公司开除。”
  “哼!”

  马德龙和我杠上了,立马拿起手中的对讲机吼道:“通知各组,全部返回工作岗位,谁敢缺席,立马开除!”
  我对马德龙的印象本来挺好的,敬重他是地产业的优质职业经理人,敬重他为蓝天立下汗马功劳,创下巨额财富,但对昨晚事故的不积极和今天的对抗,无形中产生厌恶。听不去别人意见,刚愎自用,好像我是陷害他似的。
  我没搭理他,径直下了楼,看到工人们陆陆续续返回岗位,无比心寒。拖着一位工友好心劝说道:“一定要注意安全。”
  那位工友看着我滑稽的模样嘿嘿一笑道:“您这是要去西天取经?”
  “哈哈……”
  一阵大笑潇洒离去,显然没把我的话当回事,难道是我的固执错了?不,事情远比想象得要更为复杂。
  我扛着钢管走出施工现场,才现在自己没有车。拦了好几辆出租车都没停,还以为我是农民工或打劫的。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看到一辆红色的奥迪车驶了过去。没错,是王熙雨的。我伸手想要拦已经来不及,对方已是绝尘而去。准备掏出手机打电话,倒霉的是没电关机。老天爷是成心捉弄我。

  乔菲的住所就在不远处,走路2公里左右就到了。我正打算走回去先休息一下,红色奥迪神奇般地停在我面前。
  王熙雨摇下车窗探着脑袋笑道:“孙猴子,您扛着棒子干什么,在玩行为艺术?”
  我仔细打量一番,自己的样子确实挺滑稽的,苦中作乐调侃道:“我这棒子能长能短能细能粗,要不试试?”
  她听出了隐晦的内涵,瞪了一眼道:“你这是要去哪?”

  “能捎我一程吗?”
  “可以啊,上车。”
  “那这棒子怎么办?”
  “啊?这个你也要带走啊。”
  “废话,出租车拦不着,差点就爬上拉货车了。”
  王熙雨淡然一笑,下车手叉着腰打量着车考虑如何放这么长的家伙,我直接从副驾驶室斜穿到后座,恰好能挤进去。不好意思地道:“这么好的车,拉这破玩意儿,不嫌弃吧?”
  她看着我嘟嘴道:“嫌弃,呵呵。对了,你的车呢?”
  我支支吾吾不说话,撒谎道:“朋友借去了。”
  “哪个朋友?”
  “你不认识。”
  “哦,是不是卖了?”
  我诧异地看着她,半天没说话。
  她的眼神从我身上移开,系上安全带点火前行。过了许久道:“去哪?”
  我倒忘了正事了,道:“你知道哪里有检测钢管的吗?”
  “啥意思?”
  “哎呀,算了,说了你也不清楚,我还是手机查吧。”
  她似乎明白我的意思,道:“我知道50公里以外的昆阳市有家中冶集团的建筑建材研究院,不妨去那里试试看?”
  我对刮目相看,惊呼道:“简直是万事通啊,你怎么知道的?”
  她泯然一笑道:“不要忘了,我是规划设计院的,常年与这些机构打交道。”

  “那还等什么,出发!”
  行驶在路上,王熙雨有意无意问道:“徐朗,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没有啊,好着呢。”
  “那你借钱干嘛?”
  “呃……确实遇到点小麻烦。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还上你的。”
  “我是那个意思吗,暂时不需要。钱对我而言没什么用,放在有用之处还能发挥它的作用,不是吗?”
  我笑着道:“这个理论很奇特,还头一次听说对钱不感兴趣的。不瞒你说,我现在最缺的就是钱。所以,一时半会恐怕换不上,能宽限几天吗?”
  “成,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我不急。”
  我感慨道:“有钱就是好啊,以前基本上是月光族,发工资就花了,从来没想着攒钱,回头看来,才知道自己一无所有,马上要到结婚的年纪,到现在连房子都没买上,还不如磊子,他都在金沙湾买房了,呵呵。”
  可能是我的话信息量太大,对其有所触动。王熙雨好大一阵子道:“别急,将来什么都会有的。”
  我点了点头,靠在座椅上看着窗外的风景。也就在短暂的几秒钟,我居然闭上眼睡着了,等睁开眼后已经到海东省的另一座城市昆阳市。
  昆阳市是老牌工业城市,重工业比较发达,其中制造业在全国都享有盛誉。不过近年来发展后劲不足,被云阳市远远地甩在背后。进入该市,能够明显感觉到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上个世纪,破旧的城市道路,落后的基础公共设施,高矮不一的城市容貌,似乎提前迈入了耋之年,老气横秋,没有一丝生机。

  相反,云阳市更像是充满朝气活力,年富力强的津壮少年,正以独有的姿态向世人展示多姿多彩的容颜和实力。如同他的名字一样,云端阳光,每天迎着朝阳眺望远方,寻找着人生航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