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30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抓黄皮子的时候,村里哪家哪户没参与?这黄皮子的报复就得二嘎子一个人背锅?再者说了,这黄皮子毁了庄稼是不假,但是村里人谁家没打个三二十只黄皮子?卖了皮置办成粮食,也不比地里亏多少不是?”杨更臣说的那些人哑口无言。
  杨家人本就没真的要处置二嘎子,是被外人给逼的,杨更臣这么一说,他们也感觉说的在理,就不再要求惩治二嘎子,一个光棍汉,你惩治他有什么用?
  这些人走后,杨更臣眉头紧锁,他知道现在不是跟陈家人乃至是九道河子的百姓争一个谁对谁错的问题,任凭黄皮子这么闹下去,今年的九道河子注定要绝收,那黄皮子的皮虽然值钱,可是庄稼粮食在庄稼人心中却是无价之物,那是活命的根本。
  没粮食活不下来谁都知道,但是没几个人说没黄皮子的皮活不下去的。
  若想解决此事,需要尽快,还需要从源头那边解决,但是具体怎么办,杨更臣此时是没有一点头绪,林先生不在,杨更臣是彻底的没了主心骨。但是林先生去向不明,何时归来亦无定数,若是苦等林先生,万一他回来的晚了,这事儿就糟了。

  杨更臣去了无上观,对付精怪之事还是需要仙家,但是何真人之神毕竟只是传说,并非像林先生那样的活人,杨更臣多次去拜祭,都没有得到何真人他老人家的神灵指示,他就想,就算当年何真人是在无上观得道成仙,但是距今百年过去了,谁知道他是不是还偏居一隅依然在这无上观中?依照何真人的脾气,他定然是不在的,若是在早就下界降妖来了。
  一天一天的耽误下来,外面的庄稼可是耽误不起,也多亏九道河子的百姓们晚上各个牵着猎狗打着火把昼夜巡视,这才阻止了那些黄皮子破坏庄稼的步伐,但是几天下来,村民们也是吃不消,再说这大过年的,净在村外跟黄皮子干仗这也不是个长久之计。
  虽然村民们昼夜巡视暂时延缓了这黄皮子破坏庄稼,但是怪事儿又来了,那就是在那一晚在二嘎子家里跟黄皮子干架负伤的那些人,他们身上不管是被黄皮子抓伤的还是咬伤的伤口都开始溃烂,并且往外流着臭不可闻的黑水,这些伤口又痒又疼,不仅如此,受伤的那些人还四肢乏力几乎卧床不起。村里的赤脚医生看不住,请了城里的大夫来看,大夫查验之后说这是黄皮子毒,若是处理不当可要人命,甚至会造成一场瘟疫,但是这城里的大夫开了药方抓了药,几幅吃下去非但不见好转,反而越加的严重了。

  如果毁庄稼是毁的心头肉的话,那此时这些身上有伤的村民们卧床不起那可是真的危急到人命了,这时候不仅是陈家人不干了,整个九道河子的人都不干了,陈家的那几个长辈,携着陈家的族长陈三岗在无上观这边召开了村民大会,这个大会的目的很明显,那就是不管怎么说,黄皮子精是杨家的杨二嘎杀死的,附身的是杨二嘎的亲娘,这事儿谁也不想,送去无上观除掉就算了,但是二嘎子亲手放走了那黄皮子精,这才导致了九道河子的这场大祸临头。你杨家得就这事儿给大家一个交代。

  大家都以为这次杨更臣断然不敢参会,谁知道就在群情激愤的时候,杨更臣来了,他这么一来,刚才来议论纷纷的众人们也都不敢再说了,毕竟他杨更臣也是九道河子响当当的人物。
  杨更臣上了台子上,看着陈家乃至台子下面的村民们道:“这事儿怪杨家,更怪我,理是理法是法,该咋办,杨家不会逃避责任,杨更臣更不会。”
  “杨更臣,不是我们要为难你,而是黄皮子不给我们活路!”陈家人道。
  “这事儿我知道,您是陈家的四叔吧?您老人家平日里最为足智多谋,这时候您给小辈儿我出个主意?”杨更臣问道。
  这陈家四叔道:“既然是妖邪作祟,那就请个得道真人来除妖。”
  “四叔说的对,杨更臣自有此意,此事就交给四叔,您去寻一仙家来,这次除妖不管花费多少银两,都算在杨更臣的头上,您说如何?”杨更臣道。
  陈四叔脸一沉道:“我不认识这类人!”
  “既然四叔不认识,那杨更臣就托在场诸位乡邻,谁有认识的哪怕是听闻的先生可平此事,尽管请来,所有花销皆由杨更臣负责。”杨更臣对乡亲们摆手道。
  杨更臣都这么说了,谁还有话说?村民们都四散而去寻找高人,但是这十里八村的巫婆神汉一听说是九道河子的事儿,都避之不及,用他们的话来说,九道河子这一次是惹了大麻烦在劫难逃了。
  平日里的巫婆神汉们没人敢插手此事,城里的大夫无法医治那些被黄皮子咬伤之人,眼见着那些身上带伤的人都要不行了,杨更臣其实比任何人都要心急如焚,他已经愁的几天都吃不下饭。

  这一天,杨更臣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整理妥当,嘱托李二丫包了一大锅饺子吃下,吃完之后他对李二丫说道:“这件事儿不能再托下去了,现在还没出人命,一旦出了人命,那就真的谁都拦不住了。”
  “我说你也是吃饱了撑的,这事儿从哪算都不是你的事儿,你头伸出去给人抽谁不想抽两巴掌?你就把二嘎子抽出去,他们还真敢杀了他不成?”李二丫抱怨道。
  “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我乃一族之长!二嘎子有事找我,是我没办妥当才有此劫难,我不管谁管?再说了,此时我要把二嘎子推出去而我置身事外,以后你让我如何服众?”杨更臣道。
  “行行行,你说的在理,那你说吧,你准备咋办?”李二丫道。

  “我准备找那个黄皮子精谈谈,我总感觉,这些黄皮子并不像是报复村民那么简单,要真是报复,那些被咬了的村民们早就丢了命了,这是很显然想威胁呢。”杨更臣道。
  李二丫一听,吓的脸都白了,眼泪哗了一声流了下来道:“那妖精恨你入骨,你去找他不是羊入虎口?你若是死了,丢下我们孤儿寡母怎么办?我定是不会让你去的。”
  “我虽然肉体凡胎,但是我杨家之人,还不惧它一只小小的黄皮子!我的命,是留给我儿开泰的,谁也拿不走。”杨更臣道。
  李二丫看拦不住他,赶紧找母亲赵氏来劝,杨更臣给赵氏下跪道:“母亲,更臣并非不畏死之人,因为畏死我此前多有烦恼,但是真的到这时候,更臣才知道这身上流的是杨家人的血,咱杨家的男人,可以缺阳,可以短命,但是唯独不缺骨气。这事儿我要是避开了,咱们杨家这仁义传承四字儿,在你儿我这就算是断了,我能做那让列祖列宗丢脸之事?”
  日期:2017-01-31 06:38:00
  赵氏听了杨更臣的话,热泪盈眶道:“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与那林先生亲近,娘并不是说那林先生是个恶人,而是杨家从祖上开始就受那风水师的诅咒至今不可解,所以并不能与那风水之人,特别是聪明人走的太近,杨家表面上只是一个山村农户,但是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值得那些人算计的太多了,祖上有奇女百灵曾留下话来说求人不如求己,杨家至今我们虽无大本事,却凡事都要靠自己,杨家列祖列宗虽然短命,但是一生皆求一个问心无愧四字,你能有此想法,娘就算是走了,也能死而瞑目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