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27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26 18:04:00
  林先生的这一幅药一个月只给杨更臣一副,一副也就顶一晚上,杨更臣对此没有什么不满,并且这夫妻之间因为这个药而变的更加和谐了,为啥?你想想,以前是老夫老妻都要没兴趣的事情了,只是因为杨更臣忽然的失阳而让杨更臣让这事儿更在乎,现在有了林先生的药,每个月就那么一天行,而且异常的生猛。而且说句不太雅致的话,这点事儿,次数不重要,质量才重要不是?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等这个月杨更臣兴致冲冲的找林先生拿药的时候,林先生那边有来看病的人,就一直没搭理杨更臣,不打理咱可以等不是?但是终于等到看病的人走看完之后林先生把杨更臣给叫到了里屋里说道:“更臣,这个药不能吃了。”
  “为啥?药材不好找?”杨更臣问道。
  “不是药材不好找,而是那药药性太过刚猛,太伤身体了,这样吧,你歇几个月,等这个年头翻过去了明年再说。”林先生说道。
  林先生都这么说了,杨更臣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总不能说你给我开药吧,为了那事儿就算伤身体也忍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
  这时候林先生说道:“更臣,我得离开一段时间,去办点私事儿,要是早的话年前就能回来,最晚的话也在正月十五之前回来,该过年了,陈杨两家要是有什么事儿了,该忍忍就忍忍。”

  杨更臣点了点头,至于林先生要去办什么私事儿,他不说杨更臣也不方便问,再说了,林先生来九道河子这几年之后从未离开过,走一段时间也算正常。
  就这样,林先生的药杨更臣也就吃了三四个月就给停了,但是这次停跟上次失阳不一样,林先生也说了,等翻过了这个年就还可以,那忍几个月也无妨,为了分散注意力不想这个事儿,杨更臣忙碌于田地里跟那些长工们一起劳作,每天都把自己体力透支了回去吃罢饭倒头就睡,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间就入了冬,这时候田地里的小麦涨势旺盛,也是一年以来农民们最为清闲的时节,交了冬之后天儿一天一天的变冷了去,农村嘛也没别的娱乐活动,大娘嫂子们忙着扭秧歌之类的活动,男人们则开始准备春节祭祖的事宜。
  那时候的农村农户跟猎户的身份可以自由的转换,只不过是洛阳地处平原没有大山大林,所以打猎的活动就少,但是交了冬之后地里事儿几乎没有,那些青壮小伙儿开始三五成群的打野鸡打野兔,不说可以带到城里去换点银钱,起码的也可以给打打牙祭,除了打这些野味之外,在平原地带的冬天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经济型猎物那就是黄鼠狼了,黄鼠狼的肉也能吃,但是因为这家伙的屁臭,很多人都说它的肉都带着腥臊味儿所以不吃,其实真正吃过的人都感觉这黄鼠狼的肉只要处理好了也是极为细腻,黄鼠狼最为金贵的莫过于它们的皮。

  黄鼠狼的这个皮是分季节的,夏秋的不值钱,春冬的才金贵,按照那些走街串坊收皮货的人的说法,霜打之后,黄鼠狼换上冬毛,这时候的皮毛稠密,最为重要的是不掉毛,等天一暖和,黄鼠狼就换上了另外一层毛,那时候的毛就不值钱了。
  所以黄鼠狼这东西一交冬打的人就多了起来,打这些东西方法极为简单,有手巧的人用竹篾什么的编个夹子,有的人干脆就下个套儿,总之就是小陷阱之类的,上面摆上一层落叶,落叶上再放一个烧过的麻雀这陷阱就算完成了。如果逮到黄鼠狼,那一张皮可以换两斤后臀肉,换成腰窝的五花肉的话,能换三斤半,所以有些地方叫黄鼠狼黄皮子,除了它浑身泛黄以外,还有他的皮最为值钱的原因。

  这黄皮子的皮这么金贵,物以稀为贵,那就说明在平原地带,这玩意儿数量并不多,而且不好捉。
  但是今年的九道河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黄皮子忽然就多了起来,多到什么地步?一晚上下十个套子,起码能捉个三五只,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多出这么多黄皮子出来,白天并不多见,只是似乎一到晚上整个洛阳的黄皮子都跑到了九道河子来一般。
  对此村民们都是乐的嘴巴都笑开了花,不说别的,就冲这个黄皮子的皮,今年就能过个丰盛年,在九道河子燃起了一个捉黄皮子的热潮,男女老少上阵都去抓黄皮子,因为这个没少闹矛盾,为啥?大家下的满地都是套子,白天的时候总会收混了去,本家人还好,陈杨两家人碰上那就格外的火大,因此也爆发了几场大仗,好在杨更臣和陈三岗都想息事宁人,加上马上过年了村民们也不想搞的太难看这才作罢。

  因为九道河子这边黄皮子的数量剧增,导致了黄皮子皮都降了价,就算如此也有不少皮货商人直接来九道河子来收货,所以这个冬天的九道河子格外的热闹。
  也就是有一天,杨二嘎抓到了一只大黄皮子,这黄皮子的个头可是比一般的黄皮子大出两只来,不仅如此,这黄皮子的脑袋上还有一缕白毛,大家都说这黄皮子跟人一样,上了年纪的毛也会变白,就看那一缕白毛和个头就说明这个黄皮子有些年月了,就这么一只黄皮子,让那些皮毛贩子们把二嘎子家都给围了,一个个都要出高价来买这个黄皮子的皮,这可让村民们羡慕的不得了。
  二嘎子自然笑的嘴巴都歪了,他逢人就说自己的侥幸事迹,他说他那个套子下了没多久就感觉要出货,为了不让别人捡了漏,他刚走到家里就赶紧回去,恰巧看到这只上了套的黄皮子,这黄皮子都已经快把套子给咬破了,如果不是他恰巧回去看到赶忙冲过去一棒子把这黄皮子的脑壳子都给敲碎了,估计这东西就已经跑了。
  最后二嘎子的这个皮货三两银子成交,这可是一笔巨款,但是说来也奇怪,就从这二嘎子抓到那个老黄皮子开始,九道河子就再也没有人抓到黄皮子了。似乎黄皮子一夜之间全部消失的干干净净了一般。

  你要说是因为大家都抓给抓完了,那事先可是一点征兆都没有,再说也不可能一夜之间一个都没了,很快村里老人们就发了话了,说这黄皮子跟人一样也有领头的啥的,二嘎子抓到的那只是黄皮子的族长,是成了气候的,这首领都死了,那些小黄皮子都惊了,这才四散逃去。
  老人们的说法得到了村民们的一致认同,所以从一开始的羡慕二嘎子变成了对二嘎子的讨伐,要不是他把那老黄皮子给抓到惊走了黄皮子群,大家伙还能发不少横财,对此二嘎子就一句话,那就是:放你姥姥的屁。
  当然,这个说法大家虽然认同,但也只是给黄皮子忽然的消失找到借口一般,没谁真信那黄皮子还有首领族长一说。逮住二嘎子开几句玩笑还可以,谁真的因为这个去找二嘎子的麻烦,那真的是吃饱了撑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