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7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到门口时,侧头看到了我。停止脚步走过来,我目不转睛看着他,不能在他面前露出任何胆怯。
  本以为要发脾气,谁知语气低沉地道:“乔菲的伤怎么样了?”
  “还好,皮外伤。”
  “她现在在哪?”
  “在她住处。”
  “哦,待会过去看看她。另外,以后在处理问题上不能感情用事,而是站在全局,站在公司的利益上出发,冷静对待,慎重处理。年轻人,还需要多加历练。”说完,绝尘离去。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什么叫感情用事,难道是说我在补偿死者家属上超出预期了吗,可不用那种方式处理,死者家属能轻易解决吗?
  白佳明走后,赵家波拍拍马德龙的肩膀铮铮道:“不碍事,该干嘛干嘛,这一巴掌我会替你要回来。”
  赵家波走后,房间里只剩下我俩人。马德龙呆若木鸡站在那里,复杂的眼神传递着某种情感。我上前安慰道:“马总,你别太在意,白董也是着急上火,来,坐下抽支烟。”
  马德龙恍惚坐下,苦笑道:“徐朗,看到了吧,在他们眼里我就一任人践踏的奴隶,在原来公司那受过这种窝囊气,我想离开了。”
  我心里一惊,连忙道:“马总,您可不能意气用事啊,这话要是赵总听了该多寒心。现如今的蓝天集团,如同一艘庞大的巨型航母,尾大不掉,全都指望着绿地地产养活上千员工,所产生的经济价值占全集团的80,这一切不都是您创造的吗?”
  马德龙叹了口气摇摇头道:“绿地不过是一艘小船,那拖得动这么大的航母呢。抛去个人情愿,蓝天集团内部管理真的非常混乱。自诩现代化新型企业,而某些做法着实不敢苟同。董事会直接参与经营管理,而且任人唯亲,大有往家族式企业发展的趋势。要不是看在赵总的份上,我早就离开了。白董的这一巴掌,彻底让我下定了决心。”
  马德龙所说实情,我切身深有体会。白佳明把自家亲戚和亲信安排到重要岗位,而且特别宠幸董办,若不然也不会如此飞扬跋扈,在公司里横着走,反之对卖力的员工视而不见,更不重用。换做谁,谁心里能好受。

  人一生的成长是分很多个阶段的,最初的创业激情抱成一团倾尽全力,而在守业阶段当年的激情慢慢松懈,将注意力转向控制权上。现如今的他恨不得将赵家波一脚踢出蓝天,以便独揽大权。可赵家波不是吃素的,且能让他胡作非为。但有时候他表现出的无奈身心交瘁,毕竟对方是董事长,手里掌控着公司的大股权,想要施展拳脚只能蜷缩在盒子里。
  马德龙和我推心置腹,但我不能背后说白佳明的坏话,道:“公司的成长总要近期瓶颈期,远的不说,百业集团表面看着风光无限,实则暗流涌动,明争暗斗更加激烈。国人就喜欢斗,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一个小小的蓝天传媒每天都上上演激烈津彩的宫斗戏,何况是这么大的公司呢。”
  “绿地地产目前发展的态势非常好,惹得百业格外眼红。这不把手伸到了锦绣花园三期工程上,越是这样越不能谢气。我们每天工作图了什么,金钱是一方面,还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所在嘛。倘若你现在离开,苦心经营的锦绣花园拱手让给他人,不觉得心疼吗?如果真要走,等三期完工后再走也不迟。有了成熟的团队,自我创业绝对没问题,到时候自然有投资方青睐。”
  我的话说到马德龙心坎上,他看着我笑笑道:“别看你年轻,看问题挺有一套的,办事也干脆利落,果敢决议,前段时间听说你一下子冒出来,还有些嗤之以鼻,不过现在我的态度有所改变,很有潜力。”
  得到不同方的夸赞,我心里很欣慰,至少证明自己不是一无是处,看来还是能胜任这份工作的。比起专研业务,现在的工作更有乐趣和挑战性。

  见他心情好了许多,我立马切入正题道:“马总,刚才您说是被人陷害的,能谈谈吗?”
  马德龙无奈地摇摇头道:“这只是我的揣测,但没有任何证据。要知道,有多少人盯着绿地地产,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完全有可能。”
  不知为什么,我一下子想到了同舟建材的于东升。不出意外,马德龙所指也是他。此人看着年轻,野心很大。特别是上次与二手车行侧面了解情况后,对此人更为警觉。换句话说,他是蓝天集团的不稳定因素。
  还有童晓飞,早就听说他要出任绿地地产总经理,他也有很大可能。那么,他和于东升之间是不是有着某种联系呢?
  此话一出,现场鸦雀无声,只能听到机器轰隆隆响声和叮叮当当的锤子声,所有人都各怀心思眼睁睁地看着我。
  安静了好大一会儿,底下的人把目光不约而同集中在马德龙身上。只见他表情木然,额头渗出丝许汗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我环看几人道:“什么意思,我的话没听到吗?马总,有问题吗?”

  他支支吾吾不说话,我愈发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仿佛他们几个都知底,唯独我蒙在鼓里。
  我来到昨天发生事故的窗口探头往下看,看到脚手架果然是新旧混用。我仿佛看到了什么,没搭理他们直接走楼梯下到六层,抬头往上看,只见位于这一层的新钢管承受着巨大压力已经发生弯曲变形。看到这一幕,我目瞪口呆,惊愕不已。大胆推测,这新钢管应该是昨天发生事故的真相。
  我再也按耐不住,站在阳台上冲着上面的人大声喊道:“所有人都听着,全部放下手中的工作紧急撤离,这是命令!”
  正在作业的工人齐刷刷地寻找声音的来源最终锁定目标,但没人听我的话,愣在那里不知所然。

  马德龙气喘吁吁跑下来气急败坏道:“徐总,你这是干什么!”
  我扭头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他,愤怒地道:“干什么,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我要求你现在立即让工人全部撤离,全面停产整顿。”
  马德龙心里极其不爽,厌恶地道:“徐总,今天早上的谈话你也听到了,赵总说不得延误工期,全速加快工程进度,要赶在国庆前交付使用,若是停产整顿,所带来的损失你承担得起吗?”
  我没有失去理智,反而比任何时候都冷静,横眉冷对道:“马总,我不懂工程,但我尊重每一个生命。昨天发生的事故历历在目,地上的血渍还有残迹,你不去认真排查事故原因,更没起到警示作用,你这样把工人生命当儿戏和昧着良心赚钱的刽子手有什么区别,带血的钱你花着心安理得吗?既然我是赵总派来的,我有权责令你执行命令,所有的损失由我徐朗一人承担,行了吗?”
  日期:2018-01-26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