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6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据可靠消息称,金角特区武装的残余份子是很想制造些什么事情给蒙凡脸上抹黑的,可如果恐怖事情发生在我国境内,那就不是给蒙凡脸上抹黑了,而是影响到了我国的国际声誉。
  此次会面,对两国来说都十分重要,同时又很敏感。缅南政府虽然与我国正式建交二十几年了,可是这二十多年来,两国的来往并不密切,只能称得上泛泛之交。缅南政府一直由军方实际控制,虽然缅南国内的政党一直呼吁民主政治,但是其议会并没有真实的权利。
  蒙凡大将可以说是缅南唯一的领导人,又是军方的统帅。过去,他对我国并不是很友好。可是通过金角事件之后,也许是他的幕僚团队意识到要想控制国内政党的反对,压制恐怖袭击,那就只有发展国内的经济,让缅南的人民过生好日子。可是如果要想发展经济,被丨毒丨品侵蚀多年的缅南国内自身是没有这个能力的,他只能依靠我国的力量。对于这点,两国都很清楚。
  而缅南又是我国面向东南亚的门户,搞好与缅南的关系,这对压制某大国在中东的扩张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如果我们军方与缅南采取了合作,某大国就会改变它在中东、东南亚压制我国的部分政策。可以说,我国与缅南的交往,是互利互助的行为。因此在两国领导干部会面以前,两国的媒体早就大肆宣扬了。

  唯一令缅南政府略微不满的是,与蒙凡大将会面的不是一号大首长。但他们国家的实力以及政治体制必竟与我们不同,上头派出人大常委会委员最高长官率领我国多位领导干部,以及民主党派、工商界等人士与他会晤,是进行多方考虑的结果。怎么说我们也是东方大国,而他们缅南只有我们一个省那么大,派出一位决策层的委员与其会面,已经是很给面子的事情了。再说,双方多年以来第一次的高层会晤,能谈成什么样都难说,大首长自不好出面。

  更何况,双方会谈的地点是在我国与缅南接壤的南海省而不是首都京城,可见两国都比较保守。当然,这些都是上面高层、决策层领导人在外交战线上的考虑。而对于南海省委和江洲市本身来说,只要做好接待以及安全工作,就等于是打了场胜仗。保证两国领导人的会面不出现意外,是江洲市的任务。要说此次会面对江洲市的影响,那就是将来经济方面的。一但两国建立了经济合作的基础,首先受益的就是江洲市。

  散会以后,张清扬与平安、习思远共同走出了会议室。自从黄振声被提拔以后,平安就与张清扬保持着很好的朋友关系,虽然还不是盟友,但双方都很温和。至于说习思远,他也是在当初处理缅南难民时对张清扬刮目相看的。另外习思远深知他爱人陈雅的背景,也就有意向他靠近。现在的市委常委中,可以说习思远是张清扬真正的支持者。既使他不支持张清扬,也不会向他使绊子。只是习思远必竟只代表着军方,他的支持力量有限。

  通过前期的调查,以及这几次会议的观察,张清扬已经发现,市委常委中除了平安、习思远,还有紀委書記史振湘外,几乎都靠向了方少刚。也许这些人不一定全是方少刚的支持者,但是在自己这个外来户与方少刚的竞争中,他们无疑会倒向方少刚。
  对于这一点,张清扬很清楚,也很理解他们。自己立足未稳,这些常委们才不会轻易地表现出支持自己。而那些现在靠近自己的干部,都是前期受到方少刚打压的。这便是政治,敌友关系是随着能力和利益的变动而转换的。
  “平書記,压力大吧?”张清扬笑着望向平安。
  平安点头道:“是啊,万一出了点小差错,我的乌纱帽可就要丢喽!丢了官帽子我不怕,我是怕孟委员长和蒙凡大将的安全。假如真有意外,这可是影响到了我们的国威!是国际影响1
  张清扬点点头,平安说得对,一丁点的错误都有可能影响两国关系。他望向习思远,轻声问道:“军方的侦察早就开始了吧?”
  习思远叹息道:“最担心的就是金角特区的残余力量捣乱,其它的问题不大。”
  张清扬摆手说:“我相信我们军方、公丨安丨的能力,要想在我国搞恐怖袭击,是有些难度的!”
  说完以后,张清扬望向前方,是市委副書記伍丽萍正站在陶書記的身边说着什么。伍丽萍有说有笑的,好像心情很好的模样。

  散会以后,伍丽萍紧跟着陶書記走出会议室,此刻她回头望了一眼张清扬和平安,笑道:“陶書記,最近平書記可是和张市长走得挺近啊……”
  听着她语气里的嘲讽,陶英杰不满地皱了下眉头,众所周知,平安是他提起来的。而伍丽萍这么说,用意很明显。陶英杰当然不会因她的话就改变对平安的看法,他是对伍丽萍不满。伍丽萍这个女人,是江洲甚至是整个南海省政坛的毒妇。
  听不到陶書記的回答,伍丽萍又笑道:“陶書記,前些天张市长可是走访了不少基层的困难单位,要我看啊,我们年轻的市长已经在为人代会走关系了!”
  陶英杰停下脚步,语重心长地说:“丽萍,话不能这么说。市长刚到任上,对下面不了解,了解一下基层工作很正常,也很重要。这种话,以后不要让我听到了。”
  伍丽萍虽然心中不满,但脸上挂着笑,说:“陶書記,我心直口快,您别往心里去啊!我现在就等着市长能够让我们江洲经济腾飞呢,呵呵……”
  陶英杰微微颦眉,摇头离开。伍丽萍站在原地冷笑,心说姓张的,你别想在江洲过得安稳!
  张清扬刚走回办公室,就见到郑蓬勃正在和一个女人谈着什么。只听那个女人说:“郑秘书,你一定要帮帮忙,我有重要的事情和市长谈。”

  郑蓬勃摇头道:“李总,不是我不帮忙,我昨天在电话里就向您传达了市长的指示,他的意思那块地要正常拍卖。在拍卖之前,最好不要与你们这些企业的老总会面,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郑秘书,话不能这么说,我想用那块地上个大项目,因此想和市长面谈。我……”女人头一扭,瞧见了张清扬,一时间收住了话。
  郑蓬勃也望到了张清扬,忙自责地说:“张市长,对不起,是我没把话和李总讲清楚。”
  张清扬摆摆手,上下打量着那位华丽的女人。女人四十岁上下,长得算不上多么的漂亮,却很有亲和力,一脸的微笑,眉清目秀的,一看就是干事业的样子。听她们刚才的谈话,张清扬已经分析出,这应该是江洲最大的地产公司金盛集团的老板李明秀。

  张清扬早就听说李明秀是浙东某大老板的遗孀,丈夫死后,她继承了其全部遗产,并且高调入股金盛集团,不但投入了巨资,而且占有了金盛集团百分之九十的股份,可以说这是一次股权收购,金盛集团成为了她一个人的公司。
  日期:2017-02-02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