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7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了房间,我长舒了一口气。来到走廊尽头将烟盒里最后一支烟取出来点燃,望着窗外雨后斑斓的夜景,内心翻江倒海,不能自已。我的心不够强大,很显然不适合处理这种事。或许经历过后才明白死亡的恐惧和人的脆弱,不过是人世间的一粒尘埃,渺小的微不足道,浮华散尽后,暗香如故,尘封的记忆像中止了的音符,隔绝于世,已是绝唱。
  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我表现出少有的镇定和冷静。没人告诉我该怎么做,但从京城回来的路上已经决定了怎么做,和时间赛跑,没有输和赢,只有对与错。对于死者家属是痛苦的,对于我而言却是一次难得的证明自己的机会,姑且当作赵家波对我的考验吧。

  迫使死者家属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出决定,我知道这样做不厚道,甚至难以接受,换做我同样接受不了,但留给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目前该消息还处于封锁阶段,知道的人并不多,即便传出去也是揣测,没拿到证据谁敢一口咬定是真的,哪怕是今晚前来督查的执法人员他们所掌握的信息仅仅是听说,只要我们咬着不松口,一切都是妄自揣测。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今天可以蒙混过关,明天定会满城风雨,说不定上级相关领导也会下来督查,启动问责程序,追究责任。所以,今晚不管有再大困难都必须克服,一旦“毁尸灭迹”,话语权掌握在我们手中。
  突然,我觉得自己有些冷血,甚至在帮助他们逃脱法律,怪不得乔菲刚才用异样的眼神打量我,可现如今我的身份不同了,站在蓝天高层的角度处理问题,如果是一般民众,定会对我的处理方式嗤之以鼻,甚至会唾骂。
  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能做得是尽最大努力为他们争取更多的利益。
  这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以为是赵家波打来的,拿出来一看居然是白佳明的。我似乎意识到什么,事情发生后自始至终没向他汇报情况,太大意了。快速思考后赶忙接了起来。
  “你现在在哪?”
  听到对方的语气沉重,我提心吊胆道:“白董,我正在湖畔酒店安抚死者家属并协商赔偿事宜。”
  白佳明听闻后,语气稍微缓和,道:“处理的怎么样了?”
  “正在进行中,目前看还算顺利。”

  “什么时候可以给我结果?”
  我想了想道:“明天早上。”
  “好,明天早上七点前希望听到好的结果,我要想相关领导汇报。另外,事故调查启动了吗?”
  “还没,先解决完眼前的事会尽快启动。”
  白佳明沉默许久没说话,好大一阵子道:“以后有事要第一时间汇报。”说完,挂了电话。
  我一阵冷汗,夹在两个上司之间真他妈的难,一个是董事长,一个是总裁,我到底该对谁负责呢。
  就在这时,乔菲从另一个房间走了出来。四目相对,心情复杂,看到她红肿的眼睛不免心疼,走上去刚要开口,她回头冷冷地道:“别和我说话,不想搭理你。”
  “还生气呢。”
  “谁和你生气了,不值得。只是对你的处理方式很反感,这是裸的践踏人权,明白吗?”

  我小鸡啄米似得点头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应着,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但要是用你的方式来处理,恐怕蓝天会陷入被动,甚至会因为此事波及其他层面。”
  她不服气地道:“你懂危机公关吗?”
  “我不懂,没学过,但我觉得这件事应该这样处理。”
  她没好气地道:“你这样做很危险,而且很鲁莽愚蠢,如果事态发展轨迹偏离了你的想法,或者改变航向有人拿此事做文章,蓝天永远会背负着刽子手的罪名登上黑名单,以后谁还敢和这样的企业合作,谁还敢买你的房子,你想过吗?”
  “你也太较真了吧?”
  她一本正经道:“我不是较真,而是从商业学和社会学的角度分析此事。假如家属不同意赔偿方案,产生对抗情绪,你想过后果吗?”
  我愣怔看着她,却没有反驳的理由。

  她继续道:“刚才和我死者家属谈判了,即便我们出再多钱都不同意和解,扬言还要起诉我们,更别提别的了。你说,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我确实没考虑得如此周全,耐心道:“乔菲,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但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刚才白董还打电话询问此事,要求明天七点前给他答复。有不同意见等过后再争辩,眼下不管想什么办法必须做通他们的工作,钱不是问题。”
  乔菲冷笑道:“真以为钱是万能的吗,哼,瞧不起你。”说完,斜视着我转身进去了。
  乔菲的态度让我愈发心烦意乱,倒像是我让事故发生的。但不管她什么态度,既定的思路决不能动摇。今晚不管用什么方式,无论如何要拿下来。
  我见时间差不多了,推门进去勉强笑了笑道:“考虑得怎么样了?”
  翠花似乎还拿不定主意,怯怯地道:“你刚才说得话算数吗?”
  “当然算数,只要你们答应,现在就可以签协议,立马支付现金。”
  “我不是说这个,你刚才说要为我儿子解决工作,这事确切吗?”

  我毫不犹豫道:“我徐朗说到做到,过两天就可以让你儿子来找我。”
  “那供我女儿上学的事呢?”
  “一样,我负责到底。”
  “那你真给我们400万吗?”
  “嗯,我从来不坑害弱者,这是用生命换来的钱。”
  她一颗心落地,与老伯交换眼神道:“这个字我们签。”

  我也松了一口气,乘胜追击道:“大姐,有些话我必须说在前面,提四点意见看你能不能接受。”
  “你说。”
  “第一,这个字只要一签就产生法律效力了,也就是说我们彻底两清了,以后你以及家人不能再找蓝天,能做到吗?”
  她频频点头道:“大兄弟,你放心,我们也是老实人家,绝对不会再找麻烦,还指望着你帮我儿子解决工作呢。”
  “那就好。第二点,这个价位是我个人许诺给你的,换做别人绝对不可能这么高,你刚才提到的价位是市场预期。所以,出去以后绝对不能乱说,包括一同过来的另外两家。”

  “好的,我知道,肯定不会说,谁都不会说。”
  我停顿片刻继续道:“第三,这个钱是你们自己分还是帮你们现在分好,以便解决后顾之忧。”
  翠花看看老伯,我反而不放心了。道:“你们家几口人?”
  “五口,孩子他爸去世后剩下四口,我,我儿子,女儿,还有我爸。”
  “哦,这样吧,你们四口一人一百万,行吗?”
  翠花不停地眨着眼睛,似乎对我的分配方式不满意。吞吐许久道:“儿子转眼要结婚,要买车买房,还有彩礼,需要一大笔开支,恐怕……”
  日期:2018-01-25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