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6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就这样坐在地上陪着她哭,很久没流过泪心里反而好受了许多。到了最后妇女竟然安慰起我来了:“小兄弟,别哭了,没有迈不过去的坎,死去的人是你什么人?”
  我一下子愣住了,擦掉眼泪道:“我想起了我妈,她离开的时候我才十二岁,我妹妹七岁,我爸一个人把我们拉扯大,不知遭了多少罪,哎!”
  “哎!我必须要和他们讨个说法,我男人早上还和我通电话说明年打算回老家,可还不到十个小时就发生了这种事,呜呜呜……”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你睡了?”
  “管得着吗,我又不是你下属,就算是下属,现在是下班时间,难道连吃喝拉撒也要管我吗?”
  我被她逗乐了,道:“您永远是我的上司,女王陛下。”
  “滚!”
  我没时间和她闲扯了,这边此起彼伏的哭声让人心烦意乱,道:“死者的家属来了,我正在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但人手不够,你能过来帮帮忙吗?”
  她停顿片刻道:“这不是你的事吗,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白董已经让我撤出来了,我不管。”
  “好了,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情况真的急。方便的话让方姐和你过来,我一个人真的有些应付不过来。”
  她突然沉默了,良久道:“不管!”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无奈之下,我又打给梁若芸。这种事男人似乎不太合适,女人之间才更容易交流。
  半个小时后,杜磊和康奈出现了。得知情况后异常惊愕,还不等做工作,康奈先哭了起来。我有些无语,道:“你这是给我添乱来了,你哭啥啊。”

  她抽泣地道:“太可怜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好了,随后再给你解释,先进去做工作吧。不管他们提什么条件,全都答应。”
  “好。”
  杜磊想和我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刚才在走廊里躺着的妇女终于安静下来,我见时候差不多了,刚要进去时,方佳佳和乔菲也出现了。我颇为惊讶地道:“你俩简直是神速啊,坐直升飞机过来的?”
  乔菲狠狠瞪了一眼,冷冷地道:“别废话了,家属在哪?”
  我指了指前面的房间道:“你去那边,今晚务必的攻下来。”
  她没搭理我,拉着方佳佳进去了。
  乔菲脾气直嘴上硬,其实心地很善良。现在有了方佳佳的加入,至少成功了一半。
  我推门进去,只见妇女奄奄一息躺在,双眼红肿而空洞,已经哭不出眼泪了。而一侧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纪大的老伯正默默抽烟,干枯的双手不停地颤抖,不出意外应该是死者的父亲。

  我走过去坐在旁边递上烟,他侧头看了看我不接烟,我就这么举着,大概僵持了几分钟,他终于从我手中接过烟,颤颤巍巍地点燃。
  “老伯,我是蓝天集团的,您叫我小徐就成了。发生这样的事谁都不愿意看到,我承认我们公司存在管理漏洞,我代表蓝天郑重向您赔礼道歉。”
  说着,我起身直接跪在了老伯面前。
  我的举动让他吃了一惊,蠕动干瘪的嘴唇欲言又止,然后缓缓地闭上眼睛,淌下两行热泪,顺着被岁月摧残洗礼的皱纹流进了心里。良久,他伸出双手将我扶了起来,操着一口浓重的家乡话道:“不怨你,这是命。”
  我的眼眶再次湿润,看看的妇女,哽咽着道:“老伯,我知道您一时半会接,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您儿子虽然离去了,但他永远是蓝天的员工,公司会对他负责到底,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一定最大限度满足。”
  老伯叹了口气道:“人没了,再谈什么都没用了,只是可怜了翠花以及两个孩子。”

  “哦,能Ju体谈一谈吗?”
  老伯道:“翠花嫁到我们李家快二十年了,任劳任怨,从不抱怨。家里虽穷了点,但把家里家外操持着津津干干。大儿子中专毕业后在一家汽修厂当修理工,小女儿辍学在家,家里全靠虎子一个人赚钱,可转眼间……”
  的翠花呜呜哭泣起来,道:“人呢,我想见一面。”
  我不忍心揭他们的伤疤,但没有更合适的方式抚慰他们的心灵。道:“现在还在医院,待会儿我带您过去。大姐,你有什么想法尽管提出来。”
  “人都还没见着,你就在这里和我谈条件,觉得我有那个心情吗,是不是急着解决,害怕影响到你们公司?”

  她说得是实话,可我不能表露内心想法。小心翼翼道:“我知道这样不合适,但这种事拖得越久越不好,对你们对都是沉重的伤害。更希望他早点入土为安,早日超生。”
  翠花哭声越来越大,我一时半会不知该安慰她。转向老伯道:“老伯,我是这样想的。不管我和有没有血缘关系,但从这一刻起我们就是亲人了,您就是我父亲。您放心,大姐以及您以后的生活问题我都包了,包括将来为您养老送终,我来当你儿子怎么样?”
  老伯瞪大眼睛看着我,异常紧张地道:“这可使不得,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儿子就好咯。”
  “有什么使不得的,我们家也是农民出身,为尽孝是我应该做的,以后我来养着你们。”
  或许我的话打动了他们,翠花的哭声越来越小。我趁着热度继续道:“大姐,我身边正好缺个司机,你儿子会开车吗?”
  翠花张望着我点了点头。

  “那就好,你回去告诉他,随时可以过来找我。另外,你女儿的学业不能耽误了,还是让她回去上学,从现在开始,所有的费用我全包了,包括将来上大学,读研究生读博士,只要她愿意读,我会一直供到她参加工作,行吗?”
  翠花怔怔看着我,抹掉眼泪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如果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写字据。”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告诉我。”
  “我……我……我没什么要求。”
  我顿了顿道:“大姐,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直接把你心里预期说出来,不能让白白送命。”
  翠花看了看老伯,怯怯地伸出手道:“两百万。”
  我心里有了底,直接翻倍道:“这样,我给你四百万怎么样?”
  翠花傻眼了,老伯也愣在那里,估计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说实话,我也没见过那么多钱,但这是他们用命换来的,绝对不能亏待他们。
  “你……你……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认真地看着她道:“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人的价值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但的离去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只能想办法来弥补你和孩子心灵的创伤,也为你将来的生活解决后顾之忧。”
  翠花眼睛里流露出对金钱本能的贪婪,并不能说明她不爱死去的丈夫,这是人固有的自我性决定的,都是为自己活着,也许最开始几年还挂念死去的人,再过几年恐怕都记不起来了。所谓死了谁苦了谁,在面对巨大的诱惑面前估计没几个人能抵挡得住。
  翠花身姿有些僵硬,用眼神与老伯交流着。我知道他们已经动心了,起身道:“要不你们先商量一下,半个小时后我再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