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68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一会儿,一个长相猥琐的眼镜男雄赳赳气昂昂走了进来,目空一切四平八稳来到沙发前坐下,摇头晃脑地道:“马总,不用再费口舌了,这么大的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连这点钱都舍不得出,明天就等着见各大媒体吧,哦不,今天晚上我们就能发出去。”
  马德龙苦口婆心道:“南总编,不是我们不舍得花钱,而是你们胃口太大了,每个人20万,30多号人,即便我想给,账上也没那么多钱啊。”

  “既然没钱还谈什么,那我们走了。”
  说着,火冒三丈起身要离去。我斜视着他慢慢悠悠掐灭烟头道:“等等,我和你谈一谈。”
  眼镜男停止脚步,回头诧异地看着我道:“你是谁?”
  “不用管我是谁,今天的事我可以做主。”
  眼镜男看看马德龙再看看我,返回来坐到我对面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道:“好啊,既然你能做主,咱就谈一谈。”
  我靠在椅子上看着他,半天道:“你刚才说要多少来着?”

  “不说了嘛,每个人20万。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好,可以给你。请问你是哪个媒体的?”
  眼镜男听到我答应了,脸上顿时乐开了花,笑眯眯地道:“还是您爽快,我是《海东晚新闻》频道的记者。”
  “哦,这是个什么样的媒体?”
  “我们隶属于海东省广播电视台,是其中的一个栏目频道。而且我们还有自己的网站,日均流量达到几百万,很火的一个频道,您应该看过吧。”

  “海东晚新闻?”我念念有词道,“你们的台长是于海荣吧。”
  “对对对,你也认识?”
  “何止认识,我和他是好朋友,我们蓝天传媒也是贵台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南总编不会没听过吧?”
  眼镜男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似乎意识到什么,瞬间变脸道:“我说咱能别扯那么远吗,现在不是谈合作的时候,爽快点,成就成,不成我们走人,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我笑了笑道:“急什么,我也没吃饭呢,待会请大家伙吃大餐,怎么样?”
  眼镜男不耐烦地道:“别扯没用的,爽快点,那么多人还等着呢。”
  “哦,成,劳烦南总编把记者证拿出来我看看。”
  他显然有些不耐烦了,毕竟磨了一下午了,蹭地站起来道:“既然你没诚意,就别我们不客气了。”
  “等等!”

  “还有什么事?”
  我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打开录音回放,眼镜男听着眼睛都绿了,结结巴巴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黑着脸道:“这句话我应该问你吧,你们是什么意思?”
  眼镜男冷笑道:“你们工地死了人,我们作为媒体的应该有知情权吧,更应该拿起媒体武器将此事公布天下,而不能让你们挣着黑心钱为所欲为。”
  “好一个为所欲为!”我慢悠悠站起来走到跟前道,“你说我们死了人,证据呢,谁告诉你的?”
  眼镜男一下子傻眼了,半天道:“证据还还不好说,只要我们按图索骥摸下去总能找到线索。既然你们这样做,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我没给他好脸色,咬牙切齿道:“从你们下午过来就没打算深究此事,而是直接奔着钱来的。想要钱没问题,我可以满足你,但你胃口太大,怕你吃了消化不了。据我所知,海东省根本没有什么《海东晚新闻》,即便有也是依附在广告平台下的小媒体。如果我要深究,立马可以给你们于台长电话核实。另外,你的记者身份有待进一步核实,换句话说,你们这群人里有几个真正持有正规记者证的,我想应该没有吧。”

  “不管我们蓝天有没有出事,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该公开的自然会把媒体请进来,不该公开的却想要窥探隐私,比起那些娱乐狗仔队你们更可恶。要是我把刚才的谈话内容公布出来,不知民众对你们这些记者又有何看法?多关注点民生问题,别想着通过这种敲诈渠道发财,门都没有。”
  眼镜男被我说得面红耳赤,气急败坏指着我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没打算得罪这群小人,直截了当道:“给你们20万就当辛苦费,我把录音删除,看着办吧。”
  眼镜男犹豫片刻道:“好,成交。”

  我当着他的面删除的录音,回头对马德龙道:“给他们钱。”
  马德龙立马安排专人落实,眼镜男临走时伸出手道:“还没问你叫什么?”
  “无名小卒徐朗。”
  眼镜男双手抱拳道:“果然是狠角色,佩服你,可以做个朋友吗?”
  我歪嘴一笑,道:“我愿意结交五湖四海朋友,不过我奉劝兄弟转行,这行业毕竟风险太大。今天你是遇到了我,要是换做别人可能你连这个门都走不出去。”
  眼镜男颌首道:“谢谢小兄弟提醒,后会有期。”
  等到财务人员将一袋子钱交给眼镜男后,各路记者陆陆续续离去,办公楼里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我靠着椅子大口喘气,悬着的心最终落地。刚才,我也是在博弈,鬼知道他们是真假记者,要是降不住对方极有可能失败,甚至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好在解决了,而我感觉像蜕了一层皮。
  马德龙上楼赞不绝口道:“徐总,我和他们磨了一下午嘴皮子了,不见成效,而你三下五除二就给打发了,果然有一套。”

  我有气无力地看着他,苦笑道:“马总,您就别寒碜我了,有没有,我先垫巴垫巴。”
  “您还没吃饭啊,要不安排餐厅准备夜宵?”
  我摆手道:“不必了,没心情。对了,火葬场那边联系好了没?”
  “联系好了,只要人到随时可以火化。”

  我听着一阵瘆人,不仅是对死亡的敬畏,更是对亡者的叹惋。
  拿上来后,我等不及泡轮急忙吃了起来。还不等吃几口,那边传来消息说死者家属已经抵达湖畔酒店,我立马放下起身道:“马总,这边你继续盯着,我去那边处理。”
  马德龙见状,心疼地道:“再怎么样也先吃点啊,那边我已经安排人了,让他们去处理吧。”
  “那不行,我要亲自处理,派车送我过去。”
  来到湖畔酒店,进入门厅就听到楼上传来凄惨悲痛的哭泣声,我心如刀绞,异常难受。感觉步伐都有些艰难,不愿意去面对生离死别,因为我经历过后深知失去亲人的痛苦。可再不愿意面对也得正视,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伐上了楼。

  一出电梯,凄惨的哭声直穿心耳。只见一位衣着褴褛的妇女披头散发趴在走廊里撼地恸哭,旁边的工作人员站在那里手无举措,不知该如何宽慰。
  我闭上眼睛冷静片刻,快步走上前蹲在地上扶起妇女,低声道:“大姐,别在地上躺着,小心着凉,进屋聊。”
  她停止哭声抬头面无狰狞瞪着大眼睛盯着我,眼神里的绝望和悲痛让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还不等扶起来,她突然发起疯来,张牙舞爪疯狂地在我身上抓扯着。工作人员见状要上前制止,我伸手拦着道:“你们都退下去,我来。”
  我不嫌弃地一把将妇女搂入怀中陪着落下了眼泪,哽噎道:“大姐,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他在那边一定会过的很幸福的。”
  妇女的哭声更凄惨了,而其他房间也传来了哭声。走廊里的服务员低头悄悄抹眼泪,很显然被场面所感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