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6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我的做法有失公允,甚至在对抗法律。隐瞒事故不报,违反规定自行决断,肆意处置,将来一旦追查下来,我首当其冲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我不能把身处困境,内患外忧中的蓝天往火坑里推,如果追查起来,我一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半路上,我仔细分析后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拿起手机打给马德龙:“记者会召开了吗?”
  “还没,马上召开。”
  “都有哪些媒体?”
  “我看了下大部分是一些不知名的小报记者,主流媒体还没见到一家。”
  “哦,他们没提要求吗?”
  “暂时没有。”
  我立马道:“取消记者会,把公司大楼全部封锁,任何人不得进出。你亲自和他们的头目谈判,只要条件在我们承受范围内,满足他们。”
  “好,若是他们不答应呢?”
  “没关系,要是不妥协,直接无视他们。不要忘了,蓝天传媒手中掌握着省内大量传媒资源,我们是他们的战略合作伙伴,还不敢公然对抗。”

  “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冷静下来再去认真思考,会发现此事愈发蹊跷。以马德龙的能力想要封锁消息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可为什么突然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记者,肯定有人走漏了风声。另外,都是一些不知名的小媒体记者,而主流媒体一家还没出现,目的昭然若揭。
  国人的赚钱方式无所不能,其聪明才智都放到了钻空子上。我常年与媒体打交道,很清楚社会上活跃着这么一群所谓的记者,他们往往成群结队,抱团发展,像贼一样死死盯着一些大企业,并安排线人里外应和,一旦发生责任事故蜂拥而至,利用企业不敢声张的弱点要挟媒体曝光,用手中的摄像机作为敲诈工Ju漫天要价。而企业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自然会选择妥协,拿到丰厚的回报拍拍屁股走人。

  这群人像苍蝇一般存活着,恶心至极。反过来说,如果企业没有违规操作,他们敢如此做吗?
  现在还不是追查责任的时候,当下先解决死者再说。
  “去第五人民医院。”
  雨依然在下着,医院似乎不受天气影响,依旧像往常一样热闹非凡,进进出出,熙熙攘攘,堪比春运。

  第五人民医院以前很普通,不过有了冯雪琴的加入逐渐打响了骨科品牌,成为全市乃至全省的知名骨科医院。我不知道马德龙为什么会把死者送到这里,但对于我而言是十分有利的。
  步入大厅,我径直来到十七层办公区,正准备寻找冯雪琴只见她关门打算下班。看到我异常惊讶地道:“徐朗,是找我吗?”
  我咧嘴一笑,迎上前道:“冯姨,这是要下班吗?”
  “嗯呐,这么晚了有事吗?”
  “呃……”

  冯雪琴明白我的意思,重新打开门进去,主动为我拍打着身上的雨水,看到我手臂上的牙印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
  我连忙抽回手笑着道:“同事和我开玩笑不小心弄的,不碍事的。”
  冯雪琴半信半疑,立马从柜子里拿出消毒水坐在跟前道:“拿过来,给你消消毒。”
  “哎呦,真的没事的,您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过来吧你。”
  她一把拉过手臂小心翼翼地擦拭起来。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不由得想起了我妈。

  说实话,我真心觉得她和我爸挺般配的,为人热情大方,性格开朗,温柔贤惠,长得又漂亮,关键是喜欢我爸,这么多年了始终如一,从未变过心。以她的姿色和能力身后追求者一大堆,别看着年纪大了,风韵犹存,打扮时尚,一点都不显老,配徐汉东绰绰有余。可我家老头始终不开窍,又有什么办法。
  “你爸最近在忙什么呢?”
  “哦,他在古城区新开了一家工作室,最近生意还不错。”我刚说出口立马又后悔了,因为我爸不让告诉她。
  她停止擦拭抬头看着我道:“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呢。”
  “呃……刚开了不久,可能还没来得及告诉您吧。”
  “哦。我早和他说了,要与时俱进,变通思路,人打扮着挺时髦的,思想顽固不化,这下总算开窍了。在原来的地方根本赚不到钱,去古城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都那么大年纪了,享清福才对。”
  我陪着笑脸道:“他可有雄心壮志了,一点都不服老,呵呵。”
  冯雪琴语重心长道:“会享受生活是好事,总比那些闲得没事做天天在街头下棋跳舞的老头强。﹎不像我,忙得啥都顾不上,就连照顾雯雯都没时间,甭提享受生活了,改天有时间我去看看你爸,肯定又是扔着一堆脏衣服,家里脏的不能看。”

  我嘿嘿笑道:“还是您疼我爸。”
  “哎!”
  冯雪琴叹了口气道:“光一头热有什么用,某些人的脑袋就是不开窍。”
  “哈哈,回去我好好说说他。”
  她眯着眼睛一笑,收起工Ju道:“说也没用,这老家伙一根筋,得,随他去吧。”
  我饶有兴趣道:“对了,冯姨,不是说您马上要当副市长吗,到底有没有把握啊,我还等着沾您的光呢。”
  我和她平时很熟,比叶雯雯还随意,有什么说什么,绝不藏着掖着。她将东西放回去淡然一笑道:“组织部门已经找过我谈话了,候选人之一,因为政府组成成员必须有一名女性,我无论从学历还是资历都符合条件,不过与我条件类似的还有几个。”
  “哦,那您不争取一下吗?”
  “争取什么,我对此事看得很淡,选上就选上,选不上就继续的工作,反正再过七八年都退休了,争那些干什么,淡泊名利,顺其自然吧。”
  我连忙竖起大拇指啧啧道:“不愧是冯大教授,觉悟就是高,以后我跟您混怎么样?”

  冯雪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踮脚摸了摸我的头道:“就会说好听的,不过我喜欢。”
  我顺势搂着她的肩膀靠着道:“谁让你是我干妈呢,嘿嘿。”
  她抚摸着我的脸颊若有所思道:“什么时候这个干字能去掉呢。”
  猛然间,我想到了方佳佳,头嗡嗡直响。这老头,一大把年纪比我还会玩,不过这种事我又做不了主,还得他自己做决定。很明显的是,老头和方佳佳待在一起明显开心了许多,这点是冯姨不Ju备的。
  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方佳佳的存在。要是知道了,又会做何感想呢。不行,得提醒老头防着点。
  我尴尬笑了笑道:“我倒是乐意叫您妈,可我爸不干啊,您应该主动点,加油!”

  她瞪了一眼,轻描淡写道:“不管他,你和雯雯结婚了不照样叫我妈吗,一样的。”
  我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不知该如何回答。
  冯姨并没有让我太尴尬,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找我啥事?”
  我这才记起此行目的,隔着窗户瞅了瞅,压低声音道:“冯姨,我想求您件事……”
  冯雪琴听我讲完,她一脸茫然道:“还有这事?我下午才来上班,没人和我说此事啊。你别急,我立马打听情况。”说完,从包里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她挂了电话忧心忡忡道:“打听清楚了,确有其事,目前在太平间停放着,等候家属来认领。你的意思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