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6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转向韩秀鹃,说:“驻京办的工作不好开展,你一定要和各部委搞好关系,为我们江洲市的发展探探口风。”
  韩秀鹃一阵娇笑,说:“市长,谁不知道您是京里的大干部,要说关系,您的关系肯定比我多。我想有些消息我这个驻京办主任还没听到,你已经知道好几天了吧?”
  张清扬陪着笑,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很会说话的女人。虽然长得并不是很漂亮,但却给人一种容易接触、可以随意开玩笑的感觉。
  韩秀鹃从包里拿出一些文件,一张张摆在张清扬面前,向他汇报着工作。张清扬很有耐心地听着,不时瞄向她身边的黄振声,心中暗笑,一个这么会说话的女人怎么会嫁给一位不爱说话的男人啊,这两口子还真是有趣。
  研究完工作,张清扬转向黄振声,说:“振声,财处务的工作和政研究室不同,你一定要拿起来,知道吧?”

  黄振声点点头,吱吱唔唔的说请市长放心。瞧他那副样子,张清扬有些后悔地想,安排这么一个人上任财务处,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难道平安对他的评价是假的?可是那些材料上应该不会假啊。
  见张清扬提到了黄振声的工作,韩秀鹃笑了笑,说道:“市长放心吧,振声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工作起来一丝不苟,当年要不是因为在财政局得罪了赵副局长,也不会被埋在政研室这么多年,当年和他一快发迹起来的干部,现在早就是副厅了1
  听着韩秀鹃的唠叨,张清扬也不以为意,必竟这是一个女人,要以宽荣的心态看他。
  到是黄振声一脸的不满,对韩秀鹃说:“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当年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有些矛盾也很正常。再说我在政研室也没有闲着,这些年的政府工作汇报,我都是主笔。”
  张清扬赞许地点点头,一个老实人在自己面前不卑不亢,可见他还是有着一些抱负的。他心中想着刚才韩秀鹃说的话,好像财政局只有一位姓赵的副局长,那就是方少刚的爱人。难道说黄振声被打压与方少刚有关系?
  韩秀鹃望向张清扬,不好意思地笑道:“张市长,我没什么见识,您别怪我。”
  张清扬摆手道:“我可不相信这话,如果没什么见识,可是不合适坐在驻京办的位子上!”
  韩秀鹃脸有些红,叹气道:“市长,怎么说呢,我在驻京办这几年可是兢兢业业,可是一些人看我不顺眼,背地里总说我的坏话。本来我还以为干上两年就能调回来呢,却没想到就要在京城养老了1
  张清扬心想,看来韩秀鹃是想抱住自己这棵大树了,要不然就不会说这些。听这意思,她是想调回江洲了。张清扬像是没听明白似的说:“这种说法不对,无论在哪个部门工作都一样,一定要好好干,发光发熱。”

  黄振声点头道:“还是市长说得对。”
  韩秀鹃拍马屁道:“市长是什么人,有学问有经验,我这个家庭妇女自然比不了!呵呵……”
  张清扬陪笑着,气氛很温和。
  见张清扬高兴,韩秀鹃又说:“市长,今后我和振声就是您手下的兵了,只要您有需要,我们一定替您完成。我这个人水平低,说话直,您别怪我。”

  张清扬含笑点头,心想韩秀鹃以这种方式表忠心,还真是有些新鲜。有些本不应该摆在明面上的话从她嘴里讲出来,反而听起来舒服多了。
  又聊了一会儿,韩秀鹃拉着黄振起来,说:“市长,我们不打扰您休息了,先走了。”
  张清扬送到门口,指了指门边的礼品袋,板着脸说:“听我的,拿回去。”
  “市长,这是我们两口子的一点意思,您看这……”
  黄振声却是拉了一把韩秀鹃,不好意思地对张清扬说:“我就知道市长不是这种人,可秀鹃非要带这些东西。我说这样反而会惹您不高兴,她就是不信1

  黄振声说完,拎着东西拉着韩秀鹃就出门了。张清扬站在门口,望着黄振声的背影,心想此人还真是与众不同,难怪平安会欣赏他了。如果利用好了,老实人也会发挥大作用。
  送走黄振声夫妻,陈雅也从卧室走出来,坐在张清扬的身边。白灵和舒吉塔也从厨房走出来,轻手轻脚地想溜回她们的房间。这几天,她们两个一直住在一起,到是相处得很和谐。
  张清扬望了一眼舒吉塔,突然开口问道:“舒吉塔,这几天学得怎么样了?”
  舒吉塔没料到张清扬突然发声,吓得一抖,差点摔在地上。她扭回身,不好意思地说:“我……我有点笨……”
  张清扬笑了笑,挥挥手。
  这时候白灵却是一脸笑意地说:“市长,您别听舒吉塔说,这丫头可聪明了呢!今天晚上的凉菜就是她拌的1
  张清扬望向白灵,这个女人穿的衣服有意显示出身材。他说:“小白,过去没受到市委培训时,你在哪个部门工作?”
  白灵陪着笑,眨着眼睛说:“我在民政局,就是个办事员。”
  民政局可不是什么好单位,张清扬心想也许这些保姆都是从这些单位中选出来的。他点点头,说:“你们去休息吧,没事了。”
  白灵娇羞地嗯了一声,扭转回身体看得张清扬就有些意动,伸手把陈雅拉入怀中,轻声道:“我们去睡觉吧。”
  陈雅答应一声,两人拉着手走进卧室,刚到床边,张清扬就放肆地吻着她。陈雅像只幸福的小棉羊,缩在他的身下没有动。
  办公室里,郑蓬勃进来送上报纸,张清扬想起一事,便很随意地问道:“蓬勃,你知道黄振声曾经在财政局工作过的事情吗?”
  郑蓬勃点头道:“我知道。”
  “那他为什么后来调到了政研室?”
  郑蓬勃迟疑了一会儿,老实回答:“听说几年前,他和别人争一个处长的位子,结果失败了,就被调到了政研室。”
  张清扬点点头:“是不是就是与现在的赵副局长?”

  “嗯,当年他们都是副处长,后来……”郑蓬勃话说半句。
  “好,我知道了,你忙去吧。”
  望着郑蓬勃离开,张清扬终于明白那天的碰会头上,为什么当自己提到黄振声时,方少刚会皱眉头了,原来还有这样的插曲。也许在方少刚看来,自己力排众议提拔黄振声,是有意给他脸色看吧?他摇摇头,还真没想到事情有些复杂。现在黄振声成为了财务处的处长,在很多人眼中,一定以为是自己向方少刚发出了挑战的信号。
  而他呢,好像一直沉默着,一言不发,真不知道这个对手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陈静再次见到张清扬时,心情的激动可想而知。她万万没有想到,张清扬远走江洲以后,还能想到自己。此次工作调动,任谁都清楚,陈静的脸上已经印下了“刘系”两个字。

  陈静背景不深,能坐到东北司副司长的位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她本来已经不再抱有上升的希望,却没想到张清扬又给了她这次机会。其实在东北司的几位副司长之中,张清扬对陈静的印象最深,记得她当初曾经想试探自己的权威,可是在敲打了以后,她便坚定不移地跟在了自己身后。张清扬向来喜欢聪明的干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