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9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话的时候,一个身穿破烂麻衣,头戴饿鬼面具的男人从窟窿里面窜了出来。也不知道这个人被关了多久,他出来的时候身上散发出来一阵恶臭,连距离他较远的小和尚都闻到了。
  刚才就在广孝拉开迦叶摩的同时,大方师火山也发觉到脚下的异动。他已经先一步的退出来几丈远。看到了地下窜出来这人的样子之后,大方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广孝,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身子突然腾空而起,轻飘飘的落在了寺庙的屋顶塔尖上,冷眼看着下面的一举一动。
  从地下出现的这人正是那位带着面具的楼主,他和另外一个自己已经被广孝囚禁在这里几年。另外一个楼主因为失去了术法,只是被一根铁链锁着,不过好歹也有一定范围的自由。
  而这位带着面具的楼主被广孝用禁锢术法的法器捆绑着。为了防止他凝聚术法,这法器的一头直接扣在楼主的心脉上。只要他稍有凝聚术法的意图,法器就会一把扯断楼主的心脉。

  饶是这位面具楼主是长生不死之身,心脉扯断之后还可以迅速恢复,这样时不时就来一下的巨大痛苦还是让他生不如死。最惨的是修道之士有时凝聚术法是身体的自然反应,根本就无法控制。经常是前一刻两位楼主还在苦中作乐的说笑几句,下一刻这位楼主便已经口吐鲜血、命悬一线了。
  就在片刻之前,这位楼主的身体周期性的开始凝聚术法。刚刚感觉的时候,他已经在咬牙等着死一次了。没有想到的是这位面具楼主发现术法凝结之后竟然没有再受那生不如死的痛苦,这时候他才发现那件法器扣在自己心脉上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年深日久的缘故。已经断成两节。
  当下,楼主将法器从自己的身体里面抽离了出来。随后便感觉到自己的术法好像江河入海一样的慢慢充盈起来,面具楼主本来就是术法大家。知道如何快速充盈术法的技巧。只是片刻的功夫,他的术法便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
  面具楼主先是拧断了另外一个自己身上的锁链,将他藏好之后。这位楼主使用术法瞬间将头顶上牢笼轰出啦一个大洞。这才从下面窜了上来,一心一意的要找广孝报复。
  很快,这位楼主便在人群当中发现了广孝,当下他仰天长啸一声,随后电闪一般的向着广孝扑了过来。
  百忙当中,广孝将自己的和尚师父一把推给了身边的小和尚。吩咐小和尚带着迦叶摩大师逃离这里的同时,他的手心里面喷出来一柄长剑,迎着冲过来的面具楼主劈了过去。
  楼主现在几乎全身赤裸,手上也没有法器。虽然术法要强过广孝。奈何被囚禁的日子太长。时不时就要在生死之间走一趟身心具疲,但就是这样两个人还是打了一个平手。只不过在周围的和尚眼里,两个人已经化作两个人影,在雷鸣闪电当中时不时就要冲撞一下。至于二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没有几个人知道。
  二人争斗的过程极短,只是外人几个呼吸的功夫,两个人接触的位置便爆发出来一声巨响。随后就见两个满身是血的人影倒着向后飞了出去,其中一个将整间佛堂都撞塌的人正是这里的住持和尚——广孝。另外一个将心觉寺外墙撞塌的就是那位带着面具的楼主姬牢了。
  两个人都是身受重伤,广孝手中的长剑剑身已经寸断。就这样他还是死死的握着只有几寸剑刃的剑柄,挣扎着先要爬起来,只是刚刚爬到一半的时候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就见他心口的位置已经出现了一个哗哗冒血的窟窿。顺着这个窟窿能看到里面正在跳动的心脏。看来刚才他的动作只要有一点点停顿,这心脏便已经被楼主挖出来了。鲜血喷出来之后,广孝的身子好像棉花一样的再次摔倒在地上。

  另外那位面具楼主比他也好不了多少,由于常年在游走生死之间,他的身体已经极度的虚弱,晕倒在地之后便没有再醒过来。这个时候。站在屋顶塔尖上面的火山轻飘飘的落了下来。冲着两个人冷笑了一声之后,两只手同时动作,对着晕倒在地的两个人各自虚抓了一把。
  就见两个昏迷不醒的人竟然双脚离地的飘了起来。随后飘到了一起。如果不是两个人翻着白眼的样子,谁看着都不像是已经昏迷不醒的人。
  将两个人固定住之后,火山又慢悠悠的走到了窟窿旁边,低头看了一眼下面的景象之后。这位大方师对着下面的人说道:“是楼主在下面吗?是你自己上来,还是我到下面去请?”
  窟窿里面沉默了片刻之后,那位已经失去了术法楼主的声音便传了上来:“下面没有楼梯。大方师也没有给我绳索,还是劳驾你使用术法将我带出去吧……”
  火山回头看了一眼两个晕倒的人没有苏醒的迹象之后,他对着窟窿里面虚抓了一把,随后做了一个伸手向上提拉的动作。随着大方师的手向上抬起,就见那位楼主从窟窿飘了出来。见到楼主的双脚出离洞口之后,火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将他放置到了自己的身边。
  看着两个楼主和广孝都已经是自己的囊中物之后,火山的眉毛反而皱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道:“为什么和我想的不一样……”
  这个时候,迦叶摩挣脱了身边的小和尚,快步走到了火山的身前,说道:“大方师想要怎样处置广孝?他现在是释门弟子。并非还是以前的方士广孝。大方师来处置释门弟子,怕是有些不妥当吧?”
  火山回头看了老和尚一眼,怪异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大和尚,你们释门弟子都在寺庙下面关押囚犯吗?虽然现今皇帝崇信佛法,不过火山可没有听说什么时候下过圣旨。和尚也开始兼做大牢的牢头。心觉寺关押囚徒,那么你的白马寺下面又关押着谁呢?”
  放在几年前的火山可说不出来这样的话,他那个时候和吴勉一个作派。直接将三个人带走就好,有本事就拦住他,没本事只能看着他将人带走。现在做了大方师多年,言谈举止当中已经多少有了些城府。
  就在老和尚继续想要将广孝留下的时候,一个白衣白法的人影突然凭空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身边。这人不久之前老和尚刚刚在睡梦当中见过,正是那位前任大方师广仁。这位现任大方师出现之后,先是冲着迦叶摩微微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对着自己的大方师弟子说道:“方士广仁劝谏,大方师还是将释门弟子广孝留下吧……”

  广仁的出现虽然火山并不意外,毕竟两位楼主已经现身了。不过自己师尊嘴里说的话,大方师去有些迟疑。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状态的广孝之后,火山还想要争辩几句。不过他虽然是大方师的身份,不过在广仁的面前,火山的大方师总是没有什么底气。
  日期:2017-02-26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