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8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广仁没有亲自在场,不过他也能猜到火山的所作所为。现在方士一门现任大方师孤身一人在心觉寺的和尚堆里,走的就是归不归所说的路子。可惜火山生性刚毅,打打杀杀的还好,像这样斗心眼的活还真不是他的所长。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小任叁突然好像说漏嘴了一样。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也许火山和我们一样,也是去查和尚庙下面藏着的那俩人呢?就兴你看出来破绽?他火山凭什么看不出来——你眨巴眼睛做什么?我们人参又说错什么话了?”
  “心觉寺下面藏着人……”这个时候,已经准备要走的广仁也来了兴趣。那座寺庙下面摆着阵法,广仁也并不在意。怎么说这里也算是东土寺庙当中的庭祖之地,庙前面后摆几个阵法也没有什么说的。而且看着阵法的样式就是广孝从他们方士的阵法当中变化去的,广仁想要破坏阵法也是举手之劳。就是因为太轻而易举,这位前任大方师才会觉得阵法下面的东西无足轻重。
  “大方师你别听小孩子瞎说。庙里面出了光头和尚还能有什么?”归不归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再说现在火山大方师就在心觉寺中几天了,广孝真想要藏谁的话。还能瞒得住火山那孩子的眼睛吗?”
  自从广仁下了方士一门除了火山之后,不得向着其他人称呼大方师(徐福除外)的法旨之后。也就是归不归这个老家伙敢在他的面前,左一句广仁大方师。右一句火山大方师的。广仁已经说过他多次,不过老家伙再见面依然没有改口的打算。当下广仁也算默认给了老家伙一个特例,就当听不出来他话中的毛病。
  “归师兄说的有理,寺庙里面除了和尚,还能有谁?”广仁冲着小任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和尚的事情让他们和尚解决,我是方士,不参与和尚的事情。
  说完之后,广仁看了一眼头顶上的太阳。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还要赶回宗门。就不打扰几位请修了,下次路过宗门的时候,还请你们几位进去做客……”

  “没兴趣”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上次还以为我们是友非敌,不过替你们挡住了灾祸之后才知道我一厢情愿了。大方师,下次再用我们几个傻子做苦力之前,先说明白我们到底是友还是敌。”
  看着吴勉心里对上次方士宗门的事情记仇,广仁也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干巴巴的解释道:“上次只是一场误会,大方师回援不及,事后火山大方师也很是懊悔。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他应该会向几位解释。”
  “下次?那么这次干嘛不解释?”这个时候。在草庐里面转了一圈的百无求走了出来。看着广仁继续说道:“刚才我们见过你们家火山了,也没见他解释啊。怎么?他的面皮薄不好意思当着外人的面解释?小爷叔,老家伙说你和火山见过面了,趁着我们没看见,他悄悄给你磕头赔罪了?”
  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眼睛看着广仁。嘴里向着百无求回答说道:“大方师给我这一介草民赔罪?你猜猜会吗?”
  上次火山亲来见他,竟然是想要吴勉重新回到方士门中。还许诺要将下一任的大方师留给这个白发男人,也就是吴勉心高气傲。心里压根就没有大方师这三个人。再换另外一个人,这个时候已经上跟着跟在火山身后摇尾乞怜了。
  看到吴勉和百无求二人一唱一和,广仁也知道再留在这里也无用。当下客气了一句之后,便使用了五行遁法离开这里。
  看着广仁离开之后,小任叁冲着老家伙哈哈一笑,说道:“老不死的。刚才我们人参说的怎么样?想不想说漏嘴说出来了?”
  “下次记得说完之后,别一个劲的看老人家我,一看就是咱们俩串通好的。”归不归鸡蛋里面挑骨头的说了几句之后,冲着广仁消失的位置说道:“这次也该轮到这位大方师睡不着了吧,正好剩的老人家我的麻烦了。”

  说到这里,老家伙回头看了一眼吴勉。顿了一下之后。他冲着这位白发男人继续说道:“本来这是好事,不过怎么一想到广仁他们师徒俩大闹心觉寺,我老人家就一直心慌?替广仁高兴的?”
  见到两只铁猴子并没有什么意外,当下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索性直接带着这两只铸铁的畜生回了寿春城。将这座草庐留在望天山上,因为两只铁猴子的关系,附近的山民也不敢过来窥视。
  回到了寿春城之后。鹏化殷派去盯着心觉寺的人传回来消息。迦叶摩老和尚还是是做了什么噩梦,睡醒之后便将广孝叫到了他的禅房里面。这一对师徒俩不知道说了什么,一直过了一个半时辰,广孝才从迦叶摩的房间当中走了出来。
  又过了没有多久,迦叶摩亲自拿了随身携带的一套佛经送到了火山所在的房间。不过火山大方师好像是劳累乏了,老和尚叫了几声都无人应门。最后还是迦叶摩将经文留在火山的门口。还特意的吩咐了小和尚火山大方师取走佛经之后,一定要马上告知自己。
  现在心觉寺里除了和尚和金庙烧香的善男信女之外,还有不少九江郡的官吏。迦叶摩大师是当今皇帝身边的红人,虽然没有官职,不过这位高僧在皇帝身边的威信,比起三公九卿的大人物也差不了多少。
  一直到天快擦黑的时候,这些官员和上香的百姓才算陆续的离开。就在最后一个香客走出山门之外,小和尚们在打扫寺庙,准备一会上晚课的时候。一天都没有露面的大方师火山突然从自己的厢房里面走了出来。得到了消息的老和尚马上跟了出来,对着火山笑着说道:“大方师,今晨尊师用术法给老僧托梦,说要查看基本佛经。还请你……”
  老和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脚下的大地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还没等迦叶摩反应过来,就见地面上出现来一道一道龟裂的痕迹
  就在龟裂出现的同时,已经在准备晚课的的广孝突然从佛堂里面冲了出来。门口的和尚就觉得眼前一花,自家住持已经冲出来将自己的师父迦叶摩拉倒了一边。
  就在广孝拉开迦叶摩的一瞬间,老和尚刚才所站的地面突然坍塌,出现了一个一丈有余的窟窿。随后一股罡气从坍塌的窟窿里面喷发出来,刚才簇拥着迦叶摩站在这里的小和尚被罡风扫到。这几个小和尚被罡风吹到的位置瞬间一片血肉模糊。其中一个小和尚的身体直接被罡风打的粉碎,好像血雾一样的飘散在了空气当中。

  就在众人惊恐万分的时候,从窟窿里面传出来一个人满腔怒吼的声音:“广孝!我说过重获自由之时,就是你殒命之日!你在哪里?过来引颈受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