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64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挂了电话,我愣在那里手无举措,脑子里快速思考着对策。迟疑了几秒,赶忙给赵家波打电话,结果连续拨打四五个都无人接听,急得我团团转。他到底去哪了?
  我立马又拨通了楚宁的电话:“喂,楚总,赵总和您在一起吗?”
  楚宁一脸疑惑道:“不在啊,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哦,那算了,先这样。”

  “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您忙。”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脑海里浮现出那三个工人惨烈的画面。容不得半点耽搁,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想了许久想到了一个人,慌忙拿起手机拨给了李旭春。
  “喂,春哥,我是徐朗,有件事……”
  我没告诉李旭春事情经过,他得知我联系不上赵家波后,异常严厉地道:“你不知道赵总的小号吗?”
  我一头雾水,赵家波从来没告诉我啊,不过这明显是我的失职。

  李旭春没有深究,停顿片刻道:“我现在给你发过去,这个号码轻易别谢露给其他人。”
  拿到手机号码后立马拨了过去,响了三声后赵家波晃晃悠悠接了起来,我沉住气小声道:“赵总,方便接电话吗?”
  “你说。”
  我以最津炼的语言简单汇报,赵家波听后没任何反应,良久淡定地道:“情况如何?”
  “马总说人在医院,等待您的指示。”
  又一阵沉默,随着拖动椅子的声音赵家波走出门外道:“这样,你现在立马回去处理,我这边还有些事暂时回不去。”
  “好的,那如何处理?”
  “和马德龙商量,控制舆论,不能在关键时刻出任何差错。”说完,挂了电话。
  听闻模棱两可的答案,我有些发懵,这到底是如何处置,根本没明确指示啊。容不得半点思考,我又打给梁若芸,得知航班时间为下午6点钟,焦急地道:“能不能改签,越快越好。”
  她难为情地道:“恐怕不行,最近航班比较紧张。”
  “那高铁呢?”
  “我立马查一下。”
  过了一会儿道:“徐总,高铁只剩下二等票,2点24分发车,6点52分抵达,可以吗?”
  我没那么娇贵,道:“可以,那你现在预订,我立马往高铁站赶。”
  本来想给楚宁打个电话让她派车送我,可想到京城的交通状况还不如坐地铁快,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下楼拦了辆出租车来到最近的地铁口,抵达西站差点误了车,在最后一秒上了车。
  动车开动后,手机再次响了起来,看到是马德龙,我起身来到列车中间接了起来。
  “徐总,联系上赵总了吗?”

  “联系上了,他要求控制态势,消除影响,我已经在回去的路上,见面后我们再商量对策。”
  “好,那我现在该做些什么?”
  我从来没经历过这些事,脑袋里完全一片空白,不过联想到锦绣花园二期销售格外火爆,在这个关键时刻若传出丑闻,势必会影响整体销售。另外,这件事还是说明安全管理存在漏洞,这要是上级追究起来,说不定会停产整顿,致使延误工期。
  站在赵家波角度,肯定不想因为此事而牵连整体,依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在最小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控制影响。短暂思考道:“通知死者家属了吗?”
  “还没。”
  “立马通知,先接过来到湖畔酒店入住,安排专人做思想工作并协商赔偿事宜。至于死者……明天之前必须火化!”
  “来得及吗?”
  “马总,处理这种事您应该比我有经验,应该了解快速反应对事态控制有多么重要。”

  马德龙连连颌首道:“好的,我立马按照您的指示办。”
  挂了电话,我靠着车窗望着急速向后倒去的景色心如乱麻,不知道如此处置会不会得到赵家波首肯,可总觉得这种事拖着时间越长对蓝天越不利,且不说媒体无限放大,要是让竞争对手趁虚而入将此事闹得天翻地覆,蓝天形象随之大跌,甚至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
  想起乔菲处理碧华园事件,采取的是公开透明模式,但此事不同,若对外公布会造成多么恶劣影响,无从得知。
  在明天天亮之前,这件事必须妥善解决。
  抵达云阳火车站,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走出出站口,一辆黑色的大奔停在门口,一小伙子快速下车打着伞跑过来,从我手中接过行李箱恭敬地道:“徐总,马总让我来接您。”
  我没有多言,乘车来到绿地地产公司,马德龙已在门厅处等候。快步走过来打开车门,我下车面无表情道:“怎么样了?”

  马德龙看看四周环境道:“上去说。”
  来到办公室,马德龙立马关上门道:“死者家属已经在路上,估计再有一个多小时就能赶到。医院方面我安排人协商,不过对方见不到家属签字不准出院。”
  “哦,那工地现场呢?”
  “已全部停工。”
  “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今天中午26号楼六班工人正进行高空作业,由于脚手架松动致使整体滑落,四名工人从23层掉下去,三名当场死亡,一名恰好挂在防尘网上,只是受了点轻伤,问题不大。”
  我听着有些火大,这种事完全可以避免,就因为安全监管不到位酿成惨剧。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道:“这件事影响有多大?”
  马德龙明白我的意思,道:“施工时间正值中午,共有三个班施工,看到的人不多,目前这部分工人已经全部安置到附近的酒店做思想工作,控制事态蔓延。”
  “那上报相关部门了吗?”
  “暂时没有。”
  我脑子乱哄哄的,总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可赵家波将此事交由我处理,不管有什么困难都得克服。另外,我虽不懂工程建设,但最起码的法律还是懂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故要是隐瞒不报,将来追究起来可不是用钱能摆平的。再者,赵家波的态度不明朗,谁知道他的想法是什么。思索片刻道:“以前这种事是如何处理的?”
  马德龙沉默片刻道:“自从我接管绿地地产后还没出现过类似的事故,去年有个工人操作不当致使一只手臂卷入搅拌机,最后协商处理,家属及本人没提出异议。”
  “那如果按照程序来呢?”
  马德龙苦笑道:“如果按照程序,因先上报安监、住建等部门,上级派人下来核实后再进行处理后事。政府部门的办事效率您是知道的,没有一个月甚至更长是办不完的。而且一旦进公事情处理起来就更为复杂了,我们很有可能面临高额的罚款和停工整顿。罚款倒是不怕,可要是延误工期……损失更为惨重。”
  我陷入了沉默。
  是该尊重死者敬畏法律,遵照规章制度正视问题,还是从公司利益出发绕过法律游走在灰色地带,一时间,我举棋不定,无法定夺。
  时间紧迫,容不得半点思考,这件事一点处置不当,后果不堪设想。我当机立断道:“这样,你负责与相关部门对接,该上报就上报,若不报到时候追究责任谁都逃不了。我负责与家属对接,Ju体协商赔偿事宜。”
  “好,那医院那边呢?”

  “暂时稳住,任何人不得靠近。”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马德龙看看我起身打开门,一个工作人员慌慌张张进来道:“马总,门口来了一堆记者,吵着嚷着要见您,您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