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61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京城的夏天是的,尽管开着空凋都觉得炎热无比。月光从天井般大小的院子来,淡淡地倾泻在,白色的库单泛起贝壳般的光润。我瞪着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屏住呼吸试图聆听她的呼吸。这是我和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她就像一只卸下盔甲的穿山甲,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把她征服。
  而躺在的乔菲同样异常紧张,眼睛微闭用耳朵聆听着周边的一切。所谓的约法四章只是句话,并没有法律般的强制执行意义。如果我在此时爬上了库,她不会反抗。
  我俩就这样各怀心思躺着,没有任何交流。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她突然开口道:“你睡了吗?”
  我一点睡意都没有,道:“没呢,你怎么还没睡,明天不有事吗?”
  乔菲翻了个身道:“我睡不着。”
  “为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换了地方吧,也可能是因为你在。”

  “我在和你睡觉有什么关系,放心吧,绝对不会碰你。”
  她躲在被子里偷笑,尽管声音很小,我还是听到了。探头道:“你是想碰我吧?”
  “滚!”
  “切!”

  我翻了个身背对着她,加重语气道:“睡觉!”
  过了一会儿,她又道:“你睡了?”
  “恩,已经睡着了。”
  “你不会打呼噜吧?”
  “打,声音特大。”
  “那你滚出去。”
  “要滚你滚,我困了。”

  又了过了片刻,她一惊一乍地道:“徐朗,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我怎么好像听到了老鼠的声音。”
  我迷迷糊糊道:“那是我在磨牙。”
  她坐起来狠狠踹了我一脚,我一脸茫然看着她道:“你到底要干嘛,疯了吧。”
  她咬着嘴唇躺了下去,瞪着大眼睛声音很小道:“你上来吧。”
  我以为听错了,坐起来道:“什么?”
  “我的话只说一遍,没听见拉倒。”
  我心里乐开了花,把被子和枕头往一扔,屁颠屁颠爬了上去。还不等躺下,她警觉地道:“我让你上来是因为我害怕,绝对没别的意思。”说着,用手在库中间划了一条线道:“这是警戒线,不能越过,哪怕是脚趾头过来了直接咔嚓。”

  “我去,那我还是下去吧。”
  “你敢!”
  “那孤男寡女的躺在一个,我怕我把持不住。”
  “把你龌蹉的思想收回去,陪我聊会天。”
  “你不睡了?”
  “睡不着。”
  我缓缓躺了下去,鼻尖嗅到淡淡的芬芳。双手撑着头道:“陪聊是要收费的,一小时一百。”
  她没搭理我,若有所思道:“徐朗,你想你母亲吗?”
  提及这个沉重的话题,我的心情一下子低谷。淡淡地道:“好好提这个事干嘛。”
  “我想我妈了。”
  我明白了,沉默片刻道:“想她为什么不去找她?”
  她的眼睛里出现了晶莹剔透的液体,哽咽着道:“我没有勇气找她,既想见到她又害怕见她。”
  “那你知道她在哪吗?”
  “嗯。”
  “在云阳吗?”
  她摇了摇头。
  “难道是在京城?”

  她依然摇头,道:“我听说她在国外,至于哪个国家不知道。”
  “哦,那她找过你吗?”
  “不知道,我对她的记忆依然停留在唯一的一张照片里。她特别漂亮,当年是京剧团的一名演员,当时在云阳小有名气,据说很多人都在追求她。”
  我倍感好奇,道:“她这么好的条件怎么嫁给了你爸?”话刚出,我有些后悔了,连忙纠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知道他们认识的。”
  她叹了口气道:“听我爸说,他救过我母亲。至于是为什么,他没说,不过后来就结婚了,放弃工作跟着我父亲在煤矿上上班。再到后来,她走了,嫁给了别人,我爸说她不愿意过清苦日子,嫁给了有钱人。为此,他选择了带着我离开了云阳。”
  我听着这里面话里有话,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一个京剧名媛嫁给了煤矿工人,类似的传奇故事听多了,可发生在身边的少之又少。苦笑道:“那你恨你妈吗?”
  “恨,怎么不恨。既然不打算和我爸过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从小别人就叫我野种,说我是我妈和别人生的孩子……每次问我爸,他都很严厉的批评我。离开云阳,一方面是因为生存,一方面是为了我妈,最主要的是因为我,他想给我创造好的生活环境,于是他拼命干活,条件终于好了,而他却……”
  提及父亲,乔菲泣不成声。我不知该如何宽慰她,思索许久抬起手轻轻地放到她肩膀上,见她没反对,顺势揽入怀中,用下巴摸索着头道:“你爸在那边过得一定很幸福的。如果相信我,我愿意做你的守护神,尽管替代不了父爱,但我要坚强的肩膀让你依靠。”
  女人总是多愁善感的,再强大的女人都有脆弱的一面。渴望在受委屈后有宽大的肩膀依靠,期盼在情绪低落时有温暖溺爱的避风港,乔菲像一只受伤的小兔子般依偎在我怀里低吟浅诉,而外面的夜墨染般的黑,寂寥空旷的夜空披上了仲夏难得的晓风。
  房间里的温度保持在23度左右,我和她共同躺在一张库上,却各盖着各的被子。如同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又似轻薄如翼的薄纱,只要我愿意完全可以钻进她的被窝,直接压在她身上攻克心理防线,而我却没勇气。还不等我浮想联翩,乔菲已经悬崖勒马,推开我闷头钻进被窝里。

  我的心如狂妄热巢在凄凉晚风中渐渐消退,缓缓地躺了下去。正在我惆怅失落时,一只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摸索到我的手臂,然后十指紧扣握在手心。
  乔菲慢慢移开被子,如同日出般露出一汪清澈而深邃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以及那微微翘起的唇尖。月光洒在她脸上反射出凝脂般的瓷白,愈发美丽动人。有的人卸妆见光死,而她卸妆后又是另一种美,宁静而纯情,温婉而恬静,宛如出现在镜头里的日本女大学生,甩发回眸一笑,仿佛定格在二丁目的秋日恋歌。
  乔菲虽不是日本人,但长期在日本生活潜移默化融入了本土文化的肌理,淡如菊的含蓄修养,美如樱的优雅气韵,如论是言行举止还是一笑一颦,都展现了日本女性的婉约美。倔强的性格只是掩饰,内在的柔弱更渴望寻觅下一路口的遇见。
  她紧紧握着我的手,指尖在手心转圈滑过,似乎在勾勒心中的图腾传递此时此刻的倾述。鼻翼微微翕动,吹气如兰,轻启朱唇道:“就这样可以吗?”
  我淡然笑了笑,侧头道:“随你。”
  她眼珠子一转,很认真地道:“你们男人是不是见了女人就有龌蹉的思想?”
  “那要看什么女人,要是五大三粗比我还结实当然没兴趣。别和我说你还没碰过男人。”
  她撅着嘴唇摇了摇头。
  我颇为意外,不可思议道:“这么说,难道你还是处……”
  “你很在乎吗?”
  “那倒没有,而是有些意外,像你这样的女人简直凤毛麟角。你和长谷川枫……”
  她脸色一变,迅速抽回手气呼呼地道:“你再这样我可真生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