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2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有钱的最不能接受别人说他不行。可以说是年轻气盛,也可以说兜里有点小钱就飘飘然了,我这么一说,姓严的完全爆炸,怒气冲冲便给我一拳,不能惯他毛病,我一脚飞了出去,直接把他踹飞了。
  其实我这个行为不太理智,我应该低调一些,就算要搞这个姓严的,可以选别的手段,偷偷摸摸的让他吃亏,而不是这么大张旗鼓。
  我承认情绪上我有些波动,可能是压力使然。我处在一种很急迫的状态中,有些焦虑吧,我虽然塔上了王家人,可是心里不是太踏实,我在思考,我现在的切入点是否正确,用对抗获得王承泽心中的秘密。不是很好的办法,成为他的心腹,接触他的生活,或许那样成功的几率大一些。
  可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那样做,我不想跟毕子安一样,成为王承泽的一条狗,虽然当一条狗可能得到很多的东西。可能活得比大部分都要好,可狗就是狗,不是人,习惯了低头,习惯了被驱使,就没有了脊梁。
  不过,给美女当一条狗,我会考虑考虑。
  可能工作上的不顺心,让我有点失控,怼这个姓严的,完全就是挑事情。
  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可能就是释放一下,可是我这个行为在别人的眼里,有其他的含义。
  刚刚那一番话和这一脚。为了谁?
  还能为了谁,当然是为了蓝希君。
  蓝希君这样样貌,绝对值得男人为她动手。
  解释不清楚了,马宾心里开始想以后要对蓝希君客气一点,没准这以后是老板娘。

  而这件事的主角,蓝希君似乎也误会了。
  “董总...董总他竟然为了我打人,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平时冷冰冰的,还以为很冷血呢,现在这个样子,有点霸道呢,也挺帅气的。”
  我没往后看,我怕回头看到蓝希君眼睛中的小星星。
  感情的牵扯,我不需要。
  让蓝希君误会。我很抱歉。

  不过,现在这个姓严的才是麻烦。
  姓严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气的身子直哆嗦,面目可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这小子有些苍老,可能是平时不节制。天天沉溺于女色之中,眼神有点暗淡,眼眼圈眼中,肾虚。
  “你竟然敢打我!你他妈的竟然敢打我!你是想说这句话吧。”
  我笑着说,姓严的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没错,我读了他的心。他刚刚就是这么想的,其实也不难猜,他这样有点小钱的孩子,肯定很受宠,没什么本事,天天吃喝玩乐,花家里面的钱。出事也有人摆平,所以养成这样的脾气,被打了觉得无法接受,简直是世界毁灭。
  姓严的没说话,被我这一句吓住了。
  先声夺人。
  我紧接着说:“用不用帮你报警?”
  姓严的指着我说:“报警,必须报,我跟你说。你他妈的死定了。”
  我说:“报警的话这三个人也要一起,他们干了什么事,你心里清楚吧。”

  姓严的冷笑一声,拿出了手机,“有本事你别走。”
  这是要叫人了,拼关系,我已经预料到了。这事大概只能这样解决,姓严的肯定不服,这事无法善了。
  电话很快接通了,姓严的说他被人打了,对方问他现在在哪里,姓严的告诉了对方,没说几句电话就挂了。
  姓严的对我冷笑说:“你报警吧。”
  我拿出了手机,给丨警丨察打电话,上次因为陈宾的事,跟警局的人打了交道,回头我请他们吃了两次饭,有送了一些礼物,算是有了联系,也算是称兄道弟。

  请客吃饭送礼就是为了有一天能用的上。
  我简单说了一下情况,说的明明白白,员工被人骚扰,对方是个有钱的,开什么什么车,这事要说明白,要不丨警丨察一过来,一看,对方是个有钱的主,开这么好的车,这不是挖坑吗?
  其实他们过来主要是为了调节,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先看看状况吧,看姓严的找什么人来,如果关系怼不过。再找孙坚。
  打完了电话,我走了回去,我跟蓝希君说:“要不你先回去吧,这边事情要处理一会。”

  蓝希君拼命摇头,说:“董总,这事因我而起,我不能走。”
  我又劝了几句。蓝希君执意留下来,这姑娘,还挺倔的。
  马宾倒是想走,可都在这里呢,骑虎难下,走也走不了。
  不一会,丨警丨察来了。对我点了点头,便开始处理,三个小流氓很快便撂了,看他们样子,没犯过什么大事,就是平常混混网吧,丨警丨察一吓唬他们。说送进监狱里,就说了出来,是那个姓严的指使他们这么干的。
  姓严的只是冷,一脸的不屑,人家根本没把这事当事。
  丨警丨察问他什么,他也不配合,这下难办了。因为这事说起来也不大,不好整他,尤其是个开豪车的,往大了弄丨警丨察也不肯。
  这时,一辆奥迪开了过来,停下,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下了车,看起来三十多岁,头发板寸,脸很严肃。
  姓严的叫了一声,“张哥!”

  这位点点头,走到了丨警丨察面前,说:“我是市政府的,我认识你们分局局长,我朋友挨打了,你们不赶紧处理,围在这里干什么?”
  张哥很强势,上来表明自己身份,市政府的,认识人,关系硬,其次说了,认识你们局长,你们看着办吧,事办不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最后说了,你们什么效率,快点干活,好好给我处理。
  综上所述,张哥是个傻逼,一个成熟的人,不会这样干的,尤其还是混官场的,太招摇就是早死鬼,混的好都是能忍的,这么张扬不多见。说忍不是忍这件事情,该报复报复,但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么嚣张,太不矜持了。
  张哥上来便露出王霸之气,丨警丨察们倒是没有跪舔,你说你认识局长就认识啊!话没传到下边。管你是谁呢,你说话,听,不过听多少就自己把握了。
  我判断这个人也是个家里有实力的,一直张扬惯了,可能别人也不跟他计较,看在他家里人的面子上。反正他这种,往上爬的可能性很小,家里有关系,是可以往上走,但是没那个能力,在那个位置上,不是幸运的事。
  张哥看丨警丨察没动起来,或者说没有达到他想象的那个样子,比如说露出领导来了恭敬的表情,他冷哼了一声,走到了一旁,拿起了电话,说了一会话,回来了。
  姓严的对着我冷笑。一副你死定了的样子,看他这个吊炸天的狗样,我觉得刚才给他那一脚有点轻,似乎可以往下一点,那他就有断子绝孙的可能了。
  日期:2017-01-31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