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2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需要。”
  陈宾不敢说什么了。
  不过,我们一起走,让其他人操碎了心,不,是玻璃心碎掉了。
  “我就知道,蓝希君跟董宁有一腿。”
  “本来还想当蓝女神的护花使者呢,结果没想到鲜花早已插在牛粪上。”
  把我比作牛粪,小伙子你很有前途啊!来,咱们好好谈一谈。

  临走的时候,碰到了毕子安,他的眼睛扫过来扫过去,别有意味。笑笑,他说:“董总,这是回去啦!”
  我点点头。
  毕子安说:“这是回去好好休息啊!”
  说这话,眼睛不看着我,看着蓝希君,意思是董宁你这么早下班做什么,带着蓝希君,是不是回家在工作工作,只不过不在书桌上,在床上。

  龌蹉的心思。
  我轻笑一下,说:“毕总,你也别太辛苦了。这两天累到了吧,都有白头发了。”
  毕子安一愣,说:“是吗?”
  我笑笑,说:“不骗你,你去照照镜子。”
  毕子安赶快回了自己办公室。
  这几天,他日子不好过,用的招都被我化解了,估计在王承泽那边不好交代,我从童香那里拿了生意,让我的地位更加稳固,王承泽想坏我也没有那么大的底气。
  一直没让毕子安占便宜,我没有沾沾自喜。事实上,我一直很清楚的知道,我的对手是王承泽,而不是这个一直给我添乱的毕子安。
  下了电梯,出了办公大厦,门口有了几个人,他们看到陈宾走了过来,是陈宾找的人,其中有我上次收拾过的,不过现在老实多了,陈宾应该是把话跟他们说明白了。
  我跟蓝希君在前面走,陈宾带着人在后边跟着,离的挺远的,虽然我一直说我跟蓝希君没什么关系,可是陈宾还是顾虑,他给我和蓝希君创造独处的机会。
  这样有点尴尬了。
  我不是不知道如何说话,只是不想开口。
  蓝希君说:“董总,你好严肃啊!你平常也是这样的吗?”
  我心说。这小妹妹还真是傻白甜啊!看不出我是不想跟你过多接触吗?不过也没准是装的傻白甜,勾起男人的保护欲。
  谢天谢地,那些流氓出现了,不用我回答这个尴尬的问题。
  我看到了,蓝希君也看到了,她一下子躲到了我的身后。小声的说:“董总,就是他们。”

  “小妹妹,害羞什么啊!”
  “陪哥哥们玩玩。”
  “哥哥给你看看好东西。”
  “哈哈!”
  淫笑声阵阵,目光也肆无忌惮,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嘴里还叼着烟。

  真看不上这种人。我说:“滚!”
  “什么?”
  我说:“我说的是滚,你们没听错。”
  “草,你他妈装什么。”
  “哪来的,穿得人模狗样的。”

  “欠干!”
  我回头看了看陈宾,眼神示意了一下,陈宾带着人就过来了。把三个流氓围了起来。
  陈宾回头看了看我,那意思是请示我怎么弄。
  我说:“打,让他们涨一点记性。”
  陈宾带的人多,流氓没打先自己胆怯了,陈宾也不多废话,直接打了他们一顿。
  这个时候。一阵轰鸣声从身后传来,一辆跑车在我们面前停下,是那种超级跑车,大概几百万吧,我对车不是很了解,只是能看出来车身线条不错。

  能开得起这样车的人。家庭条件一定很好。
  一般男人,对女人和车,都有强烈的冲动,都想骑。
  我对女人还好,对车兴趣不大。
  车子跳下来一个男人,看起来二十出头。发型很怪,张扬,很典型,因为他身上有一种我就是有钱我就是大爷你能怎么办,这人跳下来便说:“干什么呢!都聚在这里。”
  陈宾这个时候让人散开,打也打的差不多了。没有必要得罪狠了。
  再者说,这台车挺唬人的。
  三个流氓屁股尿流的到了开超跑男人的面前,他们喊道:“严少!”
  说实话,这三个人被打得挺惨的,也挺狼狈的。
  被称之为严少的人脸色一下子变了,他骂道:“什么严少,我不认识你们,你们谁啊!”
  三个流氓心里炸开了花。
  “草,这孙子,找我们来骚扰美女,好让他英雄救美,虽然给了几个臭钱,不过那是辛苦钱,现在我们哥几个挨了打,他竟然过河拆桥,说不认识我们,这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
  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英雄救美这套,找二三个流氓,就能显示出自己的英雄气概?未必啊!

  还不如现金来的实惠。
  说起来,追女人要有心意,要认真,开超跑这个一看就是贪恋蓝希君美色,想要玩玩。
  马宾走到我身边,小声的说:“董总,你看这事怎么办?”
  几个小混混,马宾能对付,他敢拍着胸脯说老子谁也不怕,为什么,身后有兄弟。上边有奎哥,打架有一起上的,出事有人摆平,马斌还能得了面子,心里满足,何乐而不为。

  面对开豪车的严少,马宾不敢轻举妄动,混社会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长眼的早就被人砍死了。
  能开几百万的车,那人是能随便动的吗?你找了麻烦,人家回头来个哥哥叔叔的,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马宾过来看似问我的意见,其实还有别的意思。
  现在只要是个人就能看出来,这几个流氓,是这姓严的找来的,这姓严的想要泡蓝希君,可是他搞砸了,那这下就尴尬了,他的目的没达到,他不能走,况且我也不会让他走,走了这事没解决,这姓严的天天没脸没皮要来纠缠蓝希君怎么办,这种有点小钱的,狂的没边了,当自己做什么都可以,蓝希君不同意。这姓严的就敢用强的。
  这事,必须解决。

  马宾呢,我能感觉出来,他现在有点缩了,但他不敢跟我提,他不能说董总这事就算了吧,那他就得罪我了,并且还勾起我的火,必须跟这个开豪车的怼,这样马宾遭殃了,他不能明说,只能旁敲侧击,他先看看我什么意思,然后再做决定。
  我不怪他,趋吉避凶,人之本性。
  我走了过去,看了一眼姓严的,这姓严的双眼一直盯着蓝希君,看了看脸蛋,又看了看胸,眼珠子不停,看向了大长腿,看个不停,这家伙,再多看看口水快淌成河了,看的蓝希君都不好意思了,往后面多,眉头还有一丝恼怒。
  过去我的身子正好挡住了视线,妨碍姓严的继续欣赏。
  姓严的不愿意了,拿眼珠子瞪我。
  我笑笑,说:“这里没你什么事吧。”

  姓严的说:“你管得着吗?”
  我说:“小兄弟,劝你一句,别玩火,把这几个烂人带走,看管好了。你干的那点龌蹉事谁都明白,念你是初犯,我不跟你计较,如果下次再让我发现你骚扰我们公司的员工,相信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什么叫火上浇油,我现在就是火上浇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