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5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早就明白他是为这个给自己打来电话的,也许换做自己也要打这个电话吧?自己让陈静过来而没有请赵宾,可能让他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张清扬微微一笑,说:“嗯,你听到的消息很准确,老赵啊,这边需要一位像陈姐这样的女干部。至于东北司的工作还需要你啊,如果我把你调过来,将来的东北司可就没有人能挑大梁了,所以于公于私,你都要挑起担子!”

  赵宾听后一喜,连连点头道:“我明白,多谢老领导的信任。”
  “老赵,我需要你的日子还在后面,你不要让我失望。”张清扬也没有拐弯,直接说道。
  赵宾颤颤微微地挂了电话,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张清扬捏着手机,心想这个赵宾还真是老实人,他只是个将才,却不能当元帅。相比之下,姜少强就比他勇猛多了。当然,对于这些靠近自己干部的将来,张清扬都会为他们充分考虑。
  望着手中的手机,张清扬突然想到,应该还会有一个人给自己打电话吧?今天下午,在那些走进自己办公室表忠心的干部中,可是没有他的影子。张清扬以为他会私下里打电话联系自己,可是他连电话也没打,难道他真的像传言中那般迂腐不懂上进,只懂得闷头工作?
  这么一想,张清扬自嘲地笑了笑,心说自己什么时候也开始官僚主义了!难道提拔几个人,就必须要他们来向自己感谢吗?他摇了摇头,看来此人的确有些个性。
  郑蓬勃把张清扬送回家以后,便又回到自己在市政府旁边的家中。本来张清扬是不想让他送的,可秘书送领导回家,这已经成为了不成文的规定。如果自己做得太那个,外人也许就会觉得自己对郑蓬勃有想法,所以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手机传来短信的提示音。郑蓬勃拿出来一瞧,只见上面显示:晚上过来。
  “没空。”郑蓬勃回复道,眼里闪过一丝阴霾。
  随后手机又响了起来,郑蓬勃只好无奈地接听,现在的他真不知道如何摆脱这个痴情的老女人。
  “萍姐……”
  “蓬勃,你今天来吧,姐心情不好,需要你!”女人声音很低落,又透露着渴望。

  “不行,我已经到家了。”
  “蓬勃,你难道不听姐的话了吗?”对方的声音严厉起来。
  “萍姐,我现在真的不方便,明天吧……明天我再抽时间。”
  对方明显不悦,但缓和了一会儿,还是问道:“在那小子身边,别老闲着,发现重要情况就要告诉我。”

  “萍姐,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那就这样。”对方挂上了电话,看得出来对郑蓬勃没有接受她的邀请,女人有些不满。
  “妈的,不要脸!”郑蓬勃恶狠狠地骂道。
  刚要走进自家的小区,就听身后响起了车笛。郑蓬勃听到这熟悉的气笛声,无奈地回头,看也没看直接钻进车中。驾驶位上坐着一位漂亮的少丨妇丨,一身翠绿色的水墨长裙罩在身上,雍容华贵。等郑蓬勃上车以后,少丨妇丨又发动起车子,缓缓行驶在车流中。
  “你怎么找到这来了?多危险!”郑蓬勃抽出一支烟,不满地问道。
  女人不屑地说:“路过看见你了,就想问问你。”
  “问我什么?”郑蓬勃话中透露着小心,对于身边的这个女人,他可是又爱又恨,同时又有些恐惧。
  “他老婆来江洲了?”

  “对,来江洲了。”郑蓬勃回答。
  少丨妇丨点点头,默不出声,安静地开着车。大约过了五分钟,郑蓬勃这才小心地说:“在路边停车,放我下去吧。”
  少丨妇丨突然问道:“刚才看见你在打电话,和谁?”
  “你的萍姐吧?”少丨妇丨嘴角一撇。
  郑蓬勃点点头,脸上有些不自然,无论怎么样,让别人知道自己伦为了一个年过五十岁的老女人的小白脸,都有些丢面子。
  少丨妇丨好像明白他的心思,微微一笑,说:“老女人,是不是很骚?”
  郑蓬勃免强忍住自己的愤怒,扭头不理少丨妇丨的挑衅。他见到车渐渐驶离了市区,路两边出现了熟悉的风景,山是越来越近了,看来她今天又要自己的服侍了。
  少丨妇丨在盘山道上打着方向盘,自言自语道:“你的萍姐对你很好吧?”
  “她是真的爱我……”

  “真的爱你?哈哈……”少丨妇丨大笑,“你说是眼下吧,我想以后她就不会爱你,而是像我一样恨你!姓郑的,想当初我也是真的爱你,可是结果呢?”
  郑蓬勃注意到少丨妇丨上中的怒火,不敢接话,转移话题道:“你们为什么都让我盯着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你别管,总之我要得到他的所有情况!”
  “你到底在为谁工作?为什么对我的领导这么有兴趣?”郑蓬勃反问道。

  “你少管,你只能听我的,别的事情少问!”少丨妇丨一踩刹车,把车停在山腰上茂盛的森林后面,随后钻到后座脱掉裤子,拍了拍郑蓬勃,“傻愣着干什么,快过来!”
  郑蓬勃强忍着恶心,钻到后座,望了一眼她,愤怒地说:“下次……你能不能洗完澡再来找我!”
  “哈哈……怎么了,你也知道恶心了?我就是想让你知道……你自己到底有多么的恶心,你连一条狗都不如!”少丨妇丨脸上的表情十分可怕,仿佛与夜暮融为了一体。
  郑蓬勃不敢再说,乖乖弯腰低下头,良久后抬起湿露露的嘴,眼中满是愤怒的火焰,他说:“你比萍姐骚多了……”
  少丨妇丨抽出纸巾擦干净身体,这才问道:“这两天,他有什么动作?”
  “从东北司调人过来了。”郑蓬勃回答,随后又问道:“我一直不明白,你们是想他倒下,还是想他继续高升!”
  少丨妇丨想了想,说:“你心里一定要明白,我们的目的是他能够永远高升,升得越高越好,而你一定要得到他的信任。今后……才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郑蓬勃摇摇头:“眼下别说高升了,就说他能否在江洲立住脚,都是一件难事。”
  少丨妇丨一边穿裤子一边说:“所以,这才是我们让你靠近他的原因,你要从侧面帮助他,暗示他。让他明白敌人都是谁,对手都有什么动作!”

  郑蓬勃扫了一眼,他说:“我怎么知道他的对手有什么动作!”
  “还有我呢!”少丨妇丨轻微地笑了笑。
  “我没钱了,给我点钱!”郑蓬勃伸出手来。
  “呵呵……”少丨妇丨笑了,“蓬勃,你知道吗,你在向我要钱的时候最可爱!”她伸手抽出一叠百元大钞,随后冷声道:“你先下车。”

  郑蓬勃不明白她要干什么,擦干嘴角,乖乖地走下车。少丨妇丨爬到驾驶位,随后踩下油门,拉开车窗道:“你自己慢慢走吧,我今天不想看见你了!”
  “你……”郑蓬勃想追上去,可是两条腿的人怎么会有四只轮子的汽车快,眼看着少丨妇丨驾车离开,郑蓬勃暴跳如雷,真没想到她用这种方式折磨自己。
  郑蓬勃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抽出手机打电话,妈的,只能联系一辆车过来接自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