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8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广孝说这话的时候,老和尚彼岸觉得有一股吸力将他向草庐外面吸过去。就在迦叶摩的身体出离草庐的一瞬间,他猛地一睁眼睛,就见自己依旧躺在禅房当中。刚才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想起来没有把身边的佛经交到广仁的手上,老和尚连叫可惜……
  老和尚虽然醒了过来。不过刚才的梦境却还没有结束。迦叶摩被吸出草庐之后,广仁也跟着几步走了出去。就在这位前任大方师走出草庐的一瞬间,他周围的景象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见本来还是望天山上草庐外面的景象。突然变成了方士宗门里面的道场。里面坐着一百几十个方士,正在聆听当中大方师火山给他们讲授经法。看到自己的师尊进来,火山急急忙忙站了起来。躬身对着广仁说道:“有劳师尊奔波。不过不知道那和尚听进去师尊的劝导了没有?”
  “也是难为大方师了,梦境当中还在教导门人。”广仁冲着自己的弟子微微笑了一下,看着还木然坐在周围的方士弟子。说道:“尽人事而已,该做的都做了,就算天意不可违,也总算无愧于心。”

  听了广仁的话,火山的神色便暗淡了下来。看了自己弟子的模样,广仁反而冲着他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上次你用了占祖之后。还没有说看到什么了。本来你是大方师,我一个小方士不应该多言的。不过我的好奇心最近越来越重,大方师,有我能知道的事情吗?”
  火山犹豫了半晌之后,还是摇了摇头。随后对着广仁跪在地上,说道:“请师尊见谅,此次方士一门如果遇到灭顶之灾,皆是火山身为大方师的一人之责。弟子不敢牵连到师尊……”
  “现在你是大方师,大方师跪在地上真是让我为难。”说话的时候,广仁也对着火山跪了下去。随后冲着脸色诚惶诚恐的大方师继续说道:“那么我不问你看到什么了,大方师只需回答这次大祸有解还是无解就好。这个总是可以的吧?”
  看到广仁冲着自己双膝跪倒,火山脸色已经吓得煞白。当下他急忙将自己的师尊搀扶了起来,不过他还是沉默了半晌。最后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广仁说出来两个字:“无解…..”
  “明白了”广仁拍了拍火山的肩膀,柔声说道:“看来不是一个广孝兴风作雨那么简单,既然这样,那就更没有什么了。大方师累了,回去休息吧……”
  广仁的话说完之后,火山身后的道场大门突然打开。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将大方师吸了出去,火山被吸走的一瞬间,道场里面跪着的中方士也同时消失的干干净净。诺大的道场当中只剩下广仁孤零零的一个人,看着刚刚火山坐着的位置,广仁微微的叹了口气,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无解?我错过了一次,希望你不要再错第二次……”
  火山睁眼醒过来之后,看着自己所在的厢房发呆,好像好没有从梦境当中缓过来。半晌之后,听到外面和尚来回走动的声音,这才收回了思绪,喃喃自语说道:“有解无解又能怎么样?结局还不是一样嘛?”

  站在道场里面半晌。广仁这才将自己的术法卸掉。道场转眼间又变回到了望天山上的草庐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这座草庐,这位前任大方师喃喃自语的说道:“能在这里隐居,也是不错……”
  “你还没有从梦里出来吗?还是这么不要脸的才是你心里话?”没等前任大方师说完,就见吴勉、归不归正从山坡上面走过来。刚才那句话正是从白发男人的嘴里说出来的。
  看了他们几个人一眼之后,广仁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还以为在这里不会见到熟人了,本来打算要走的,想不到最后还是见到你们几位。不在寿春城中拜佛,这么早就回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还不是怕有人趁着老人家我们几个不在家,过来偷东西嘛”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对正在帮吴勉瞪着广仁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去看看家里的东西少了什么没有……”
  他们几个人本来打算,趁着火山、迦叶摩都在心觉寺的时候,搞点事情然后趁乱将广孝藏在庙下的两个人挖出来的。和广仁、火山师徒比起来,广孝才算是真正的对头。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还没有了结,不管他这次打的什么主意,吴勉、归不归都不会让他称心如意。
  想来想去,还是让两只铁猴子去捣乱的好。就算火山、迦叶摩事后找后帐,也可以将屎盆子扣在大术士席应真的头上。这个分别就是大术士弟子炼制出来的法器,和吴勉、归不归他们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个时候,归不归突然发现和两只铁猴子失去了联络。按着当初百里熙教授的操控之法。竟然丝毫感觉不到沙弥和比丘的存在。一开始老家伙还以为这是百里熙到了,或者收走了两支铁猴子。不过想着怎么多年也没有再得罪过那位炼器第一人,怎么他也不会收回两只铁猴子都对他们说一声吧。

  既然不是百里熙做的,那么就是有一位术法通玄,或者精通法器的人到了他们的草庐。老家伙第一个想到的是好久都没有露面的大术士席应真,不过真的是那位老术士到了的话,应该第一时间就冲进寿春城找小任叁亲热了。既然不是百里熙的话,那么有那个本事还没在海上钓鱼的,那差不多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打发走了百无求之后,归不归冲着广仁笑了一身,看了他身后大开的房门之后,说道:“看来广仁大方师你还真的看上老人家我的这座府邸了,既然这样的话,我老人家也不是不能割爱。这样,听说徐福给你带了什么东西会来,什么东西让老人家我看三天。这间府邸便割让给大方师,怎么样,这可是明摆着便宜广仁你的。”
  归不归一口一个府邸的,没见过他这几间草房子还真以为他这大宅子和皇宫和查不了多少。当下广仁哑然失笑,顿了一下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归师兄,你要的东西已经被徐福大方师收回。听说你们已经去过东海,见过了徐福大方师。想要的话。还要劳烦归师兄你再走一趟,亲自向徐福大方师讨要吧。”
  回想起来那次的东海之行,归不归便没有兴趣在走第二遍。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冲着广仁说道:“那还是算了吧,估计徐福老家伙也不想看见老人家我。不过广仁大方师你是稀客,好不容易来一趟,进来喝杯……开水再走嘛。”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重新指使两只铁猴子。见到两只铁猴子收了他的指令出来转了一圈之后,老家伙的心这才算放下。随后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对了。广仁大方师你既然到了寿春,那么说来应该已经见到火山那孩子了吧?不是老人家我说他,火山这孩子怎么说也是大方师了。还是没有什么城府,也不知道他这么多年都跟着大方师你学什么了。好好一个挑拨离间、借刀杀人的计策弄的瞎子都能看出来,不是老人家我说他,火山这孩子连大方师你一半的城府都没有学出来。”

  日期:2017-02-26 09: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